第762章 嘴巴是啥味道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62章 嘴巴是啥味道

关久鹏说完装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伸出手去要‘摸’袁芳的脸蛋。。 袁芳吓得把身子向后一缩,表情惊慌地说:“你别碰我,把你的脏手拿开。” 关久鹏把两只手在袁芳的眼前晃了晃,说:“我的手一点儿也不脏,我刚才已经洗过了,你要是觉得我的手还不够干净,那我再去洗一遍。” 袁芳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她流着眼泪说:“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还是把我放了吧。” 关久鹏说:“你想让我放过你也行,不过你得乖乖地听我的话。” 袁芳说:“我一定听你的话,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关久鹏说:“那好,现在我问你啥,你就回答啥,而且必须得跟我说实话,不能说假话。” 袁芳说:“只要是我知道的事情,我一定全都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说假话的。” 关久鹏说:“你要是敢跟我说假话,那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到时候会有啥后果,你心里应该清楚。” 袁芳说:“我知道,都这个时候了,我说假话那是自寻死路。” 关久鹏说:“你知道就好,我喜欢聪明的‘女’人,可惜啊,咱们认识晚了,要不然我就把你娶回家去做媳‘妇’了。” 袁芳说:“我要是把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了,你可要说话算话,一定得放我走。” 关久鹏说:“那是当然了,我留着你又没啥用,还得供你饭吃。” 袁芳说:“你想问啥事情就问吧。” 关久鹏说:“任国富这次到棋盘乡来有啥目的?” 袁芳这时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任国富这次来棋盘乡主要就是为了对付秦俊鸟。” 关久鹏说:“任国富他打算咋样对付秦俊鸟?” 袁芳说:“任国富设了一个骗局,他找来了一个姓朱的骗子,他让那个姓朱的骗子假装成商人,以谈生意为名去接近秦俊鸟,在取得秦俊鸟的信任后,再想办法‘诱’使秦俊鸟上当。” 关久鹏说:“这个任国富可真够‘阴’损的,竟然想出这么一个缺德的办法,他就不怕坏事儿做多了,将来生个儿子没屁眼啊。” 袁芳说:“不过任总有些不太信任那个姓朱的骗子,如果那个姓朱的骗子不能得手的话,任国富还有别的办法对付秦俊鸟。” 袁芳的话音刚落,这时老肖头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他气喘吁吁地说:“久鹏,派出所的人来了。” 关久鹏说:“派出所的人来干啥?” 老肖头说:“派出所的人说想找你调查一件事情。” 关久鹏说:“那好,你先回去,告诉派出所的人我一会儿就过去。” “那你快一些。”老肖头说完走了出去。 关久鹏说:“俊鸟兄弟,你留在这里,我和钩子去应付那些警察,我想派出所的人肯定是为了周建涛被车撞的事情来的。” 秦俊鸟有些担忧地说:“关大哥,那些派出所的人不会是来抓你的吧?” 关久鹏说:“应该不会,派出所的人要是想抓我的话,就不会这么客气了,我想他们是来调查周建涛被车撞的事情的。” 秦俊鸟说:“关大哥,你可千万要小心,要是有啥事情就招呼我一声。” 关久鹏说:“我又没干啥没法犯罪的事情,那些派出所的人不敢把我咋样。” 关久鹏带着钩子走了出去,屋子里就剩下了秦俊鸟和袁芳两个人。 袁芳看着秦俊鸟,气哼哼地说:“秦俊鸟,你现在最好把我放了,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 秦俊鸟冷笑着说:“袁芳,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那一巴掌打的太轻了,还想再挨一巴掌啊。” 袁芳这时站起身来,说:“秦俊鸟,你可别忘了,你媳‘妇’苏秋月现在还在任总的身边,要是我从这里出去了,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任总,到时候你媳‘妇’苏秋月可就惨了。” 秦俊鸟说:“袁芳,我警告你,最好别去招惹秋月,对你没啥好处,你有啥仇怨冲着我来,这是咱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跟秋月没有关系。” 袁芳说:“谁让你她是你媳‘妇’呢,你打来我一巴掌可不能白打,我要让她加倍偿还。” 虽说秦俊鸟刚才一巴掌把袁芳打晕了,可她一点儿也不怕秦俊鸟,根本就没法把秦俊鸟放在眼里。秦俊鸟非常恼火,心里寻思着必须得想个办法好好地捉‘摸’她一下,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张狂,这时他想起刚才关久鹏那副‘色’‘迷’‘迷’的样子,心里边顿时有了主意。 秦俊鸟的目光这时落到了袁芳的‘胸’脯上,他眯缝着眼睛,笑着说:“我现在才发现,你长得还‘挺’招男人喜欢的,有你这么一个勾人的‘女’人在身边,那个任国富竟然一点儿也不动心,他可真是有眼无珠啊。” 袁芳看到秦俊鸟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脸‘色’一变,说:“秦俊鸟,你想干什么?” 秦俊鸟咽了几大口唾沫,一脸坏笑地说:“你说我想干什么,你也知道我媳‘妇’都好长时间不回家了,这些日子我都是一个人独守空房,身边连个暖被窝的‘女’人都没有,可把我憋坏了,现在有你这么一个‘女’人在我眼前,我当然要好好地解解馋了。” 袁芳说:“秦俊鸟,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是不会放过你和苏秋月的。” 秦俊鸟嬉皮笑脸地说:“我不会把你咋样的,我就是想亲你一口,尝尝你的嘴巴是啥味道。” 袁芳说:“秦俊鸟,你这个臭流氓,你要是敢亲我,我就把你舌头咬掉。” 秦俊鸟说:“好啊,我就喜欢‘女’人咬我,你可一定要多咬几口,你咬的越厉害我就越高兴。” 秦俊鸟说完走到了袁芳的面前,把嘴巴凑过去,就要去亲袁芳。 袁芳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说:“秦俊鸟,把你的臭嘴拿开,我就是一头撞死也不会让你亲我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秦俊鸟说:“你别不好意思吗,我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是过来人了,让我亲一口也没啥可难为情的,这男人亲‘女’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袁芳说:“秦俊鸟,你难道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媳‘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