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知道的太多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60章 知道的太多

秦俊鸟说:“这样也好,有任国富和他的那个‘女’秘书住在你这里,袁芳就是想在背后算计你也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苏秋月说:“俊鸟,你以后也要小心一些,你现在跟你以前可不一样了,你要是出了啥意外,那酒厂可咋办啊。” 苏秋月这几句话说得秦俊鸟心里暖融融的,虽说两个人已经分开两年多了,可苏秋月还是‘挺’关心他的,这让秦俊鸟的心里多少也能好受一些,这两年来他也算没白等苏秋月。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你放心好了,酒厂里有很多人在帮我,厂里现在就算没有我,也能正常运转,一天都不会耽搁的。” 苏秋月说:“现在酒厂的情况还好吧?” 秦俊鸟说:“酒厂现在‘挺’好的,而且我在麻家村又开了一个分厂。” 苏秋月说:“你开分厂的事情我早就听说了,听说那个酒厂原来是蒋新龙的,后来被你给兼并了。” 秦俊鸟一脸得意地说:“蒋新龙那小子开饭馆还凑合,开酒厂他可就是外行了,他想跟唱对台戏还嫩了点儿,别说他开了一个酒厂,他就是开十个酒厂,也早就被我吃进肚子里了。” 苏秋月语重心长地说:“俊鸟,你以后做生意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尤其要提防一些来路不明的人,你最好不要跟那些不知根底的人做生意。” 秦俊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说:“秋月,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我咋听着你话里有话呢?” 苏秋月说:“我没别的意思,其实我就是想提醒你一下,你兼并了蒋新龙的酒厂,他吃了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就怕他在背后算计你,挖好了陷阱等你往下跳,这种事情可是防不胜防的。” 秦俊鸟不以为然地说:“蒋新龙也就会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凭他那个榆木脑袋根本算计不了我,他要是再敢跟我叫板,我让他连饭馆都开不成。” 苏秋月说:“俊鸟,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得往心里去,你可不能太大意了,蒋新龙是啥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你别看他现在‘挺’老实的,可那都是装出来的,说不上啥时候他就狠狠地咬你一口。” 秦俊鸟说:“我知道,蒋新龙那小子是个笑面虎,表面上跟你嘻嘻哈哈,心里边恨不得把你给吃了,像他这种人我见多了。” 苏秋月这时向她住的地方看了一眼,说:“俊鸟,我得回去了,任总就要回来了,你要是没啥事情的话,也赶快回家去吧。” 秦俊鸟说:“那好,你快回去吧。”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渐渐地走远了,直到她走进了院子里,秦俊鸟才转身要离开煤场,就在这时他看到袁芳从煤场旁边的一个红砖房里走了出来,而且红砖房离他和苏秋月说话的地方只有不到五十米远。 袁芳快步向秦俊鸟走了过来,一脸兴奋的表情,就好像有啥重大发现一样。 看到袁芳走过来,秦俊鸟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事情明摆着,他刚才和苏秋月说的那些话,袁芳在红砖房里肯定都听到了。 袁芳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停下了脚步,他把秦俊鸟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人?” 秦俊鸟不客气地说:“我们好像不认识吧,我是什么人,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吧。” 袁芳说:“咱们是不认识,可我认识苏秋月,我想你跟苏秋月应该是老熟人了吧。” 秦俊鸟说:“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些啥鬼话,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磨牙。” 虽然袁芳听到了秦俊鸟和苏秋月的谈话,可她现在还不敢确定秦俊鸟和苏秋月的关系,所以秦俊鸟不想跟她多说话,以免那句话说错了,泄‘露’了他和苏秋月的关系。 袁芳冷笑了几声,说:“你还是别在我的面前演戏了,刚才你和苏秋月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而且是一字不漏。” 秦俊鸟说:“就算你听到了又能咋样?” 袁芳笑笑,说:“我听到了是不能咋样,不过要是让任总知道了她偷偷跑出来跟你见面,还跟你说了那些话,我想任总肯定不会高兴的。” 秦俊鸟说:“秋月本来就是在棋盘乡长大的,她在这里熟人多是很正常的事情,难道她跟熟人说几句话还犯法了不成。” 袁芳说:“看你一口一个秋月的叫着,叫得多亲热啊,看来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啊。” 秦俊鸟有些慌了神,说:“你可别‘乱’说,我跟秋月就是普通的老乡,我们啥关系都没有。” 袁芳冷哼一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应该是苏秋月的男人秦俊鸟吧。”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说:“你咋知道我是苏秋月的男人?” 袁芳说:“这有啥难的,我已经调查过了,这棋盘乡一共有三个‘女’人的名字叫苏秋月,其实一个已经七十多岁了,眼看着就要入土了,还有一个四十多岁,她的男人叫严凤根,还有一个二十多岁,而且还是一个全乡闻名的大破鞋,听说她嫁的男人就叫秦俊鸟,我刚才听苏秋月叫你俊鸟,我想你肯定就是她的男人了。” 秦俊鸟说:“这么说任国富也知道苏秋月的男人是谁了?” 袁芳说:“任总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的,因为我现在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了,我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的。” 秦俊鸟说:“除了前边你说的那些,你还知道些啥?” 袁芳得意忘形地说:“我还知道你是个开酒厂的,任总这次来棋盘乡就是为了对付你的,要是任总让知道天天都在他身边的苏秋月竟然就是你的‘女’人,那苏秋月可就要倒大霉了,听说你搞了任总的表弟的媳‘妇’,我想任总要是知道了苏秋月的真实身份,‘弄’不好会让他的表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你的媳‘妇’也给搞了。” 秦俊鸟恼火地说:“亏你还是个‘女’人,连这种话你都能说得出来,你还知道不知道羞耻。” 袁芳撇了撇嘴,说:“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媳‘妇’是个有‘妇’之夫,却天天缠着任总,你应该问问她,还知道不知道羞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