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手上的感觉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59章 手上的感觉

袁芳说:“苏秋月,以前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隐藏的也‘挺’深的,在任总面前装出一副清纯高傲的样子,原来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苏秋月说:“这还不都是被你‘逼’的,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我一个大活人了,想欺负我,你打错了算盘。” 袁芳说:“那咱们就走着瞧,你别以为在这里认识的人多我就不敢把你咋样,我偏就不信那个邪。” 苏秋月说:“袁芳,不管咋说咱们也相识一场,我还是想劝你几句,你要是真喜欢任总,就应该向任总表明你的心意,让他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不该冲着我来。” 袁芳气哼哼地说:“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说不定我现在已经跟任总结婚了,可是现在呢,任总都不拿正眼看我,他的眼里只有你,要是没有你在他身边我还有一丝希望,可是现在我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苏秋月说:“袁芳,你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要是任总不喜欢你,就算没有我的出现,他也不可能跟你结婚的,要是任总喜欢你的话,就算我在任总的身边,也不影响他对你的感情,你不该把这件事情怪在我的头上,感情这种事情得两厢情愿才行。” 袁芳说:“苏秋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这点儿小把戏也就能骗骗任总,你越是对任总爱答不理的,任总就越喜欢你,男人都是一个贱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想得到,他要是很容易就能得到的东西,反倒不在乎了。” 苏秋月说:“随便你咋样想好了,任总喜欢谁那是他的事情,我又没让他喜欢我,反正我问心无愧。” 袁芳说:“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任总现在被你‘迷’得晕头转向的,你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反正不论你说啥都有道理。” 苏秋月这时把袁芳的胳膊放开了,她面无表情地说:“袁芳,一会儿任总就要来了,你还是走吧,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袁芳说:“苏秋月,我今天也跟你‘交’个底,我是不会放弃任总的,不管用啥办法,我一定要把任总抢到手。” 苏秋月说:“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跟你抢任总的,不过你要是再敢找人来害我,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袁芳没有再说话,转身向大‘门’走来。 秦俊鸟怕被袁芳看到,急忙躲进了大‘门’斜对面的胡同里。 等到袁芳走远了,秦俊鸟才从胡同里走了出来,他走到大‘门’口,看到苏秋月正在院子里晾衣服。 秦俊鸟走进了院子里,说:“秋月。” 苏秋月看到秦俊鸟走进来,一脸意外地说:“俊鸟,你咋来了?” 秦俊鸟说:“你走之后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 苏秋月向大‘门’口看了看,说:“俊鸟,这个时候你不该来。” 秦俊鸟向屋子里看了一眼,有些不解地说:“这院子里只有你一个人在,又没有别人,我这个时候来不是正好吗。” 苏秋月说:“你不知道,任总一会儿就回来了,要是让他看到你在这里,那可就糟糕了。” 秦俊鸟说:“那有啥糟糕的,要是让他看到了,就把咱们的关系告诉他,反正这种事情他早晚都得知道,咱们是合法夫妻,没啥好隐瞒的。” 苏秋月说:“可现在还不是时候,眼下绝对不能让任总知道咱们两个人的关系。” 秦俊鸟冷笑了一声,说:“咋了,你是不是觉得让任国富知道你嫁给了我这样一个男人是很丢脸的事情,所以不愿意让他知道咱们两个人的关系。” 苏秋月一脸无奈地说:“俊鸟,你说话能不能不这样酸溜溜的,咱们结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 秦俊鸟哼了一声,说:“要换成你是我,你的媳‘妇’有家不回,非要住在别的男人的家里,而且那个男人还打你媳‘妇’的主意,你说话肯定比我还得酸。” 苏秋月说:“俊鸟,你不能在这里耽搁太长时间,一会儿任总就回来了,咱们还是到外边去说话吧。” 秦俊鸟有些不高兴地说:“我这才来几分钟啊,你就着急往外赶我,我不走。” 苏秋月这时也不管秦俊鸟乐意不乐意,硬拉着他出了院子。 秦俊鸟本来不想走,可是当苏秋月那绵软的‘玉’手握住他的手腕,苏秋月手上那种特有的滑润细腻的感觉让他有些情‘迷’意‘乱’,他只好乖乖地听苏秋月摆布。 就在苏秋月住的地方旁边不到一百米处有一个废弃的煤场,这里比较僻静,说话也比较方便。 苏秋月说:“俊鸟,最近这些天你最好不要到我这里来。” 秦俊鸟气哼哼地说:“你放心好了,今天我是最后一次来,以后你就是求我来,我都不会来的。” 苏秋月说:“俊鸟,你别生气,我不让你到这里来是有原因的,最近这几天任国富要和他的一个秘书住在我这里……” 秦俊鸟打断苏秋月的话,板起脸说:“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了。” 苏秋月说:“俊鸟,如果我想见你了,我会去找你的。” 秦俊鸟的眼睛一亮,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苏秋月说:“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其实我早就不想在这里住了,等过些日子,我就会回家去的。” 秦俊鸟说:“秋月,那个袁芳没把你咋样吧?” 苏秋月说:“袁芳没把我咋样,其实她就是嫉妒心太强了,我让任总把她调走了,她明天就回南方去了,任总会让他的另一个‘女’秘书陪我住在这里。” 秦俊鸟说:“你刚才不是说任国富也要住在你这里吗?” 苏秋月点头说:“是的,我昨晚一晚上没回来,今天一回来就让任总把袁芳调走,任总问我为啥要把袁芳调走,不过我没说原因,任总好像看出些我昨晚没回来是跟袁芳有关系,他有些不放心,怕出啥事情,所以想住在我这里几天,这样也好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