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58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朱老板生怕事情败‘露’了,他一脸焦虑地说:“秦老板,绝对不能让任国富知道我跟你暗中联系的事情,‘弄’不好不会出人命的,我到棋盘乡就是求财来了,我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老朱,我看不如这样吧,你要是有啥重要的事情就给我写信,到时候让老张头把信转‘交’给我,这样就安全多了。” 朱老板点头说:“现在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秦俊鸟这时向窗外看了一眼,说:“就是不知道这个老张头可靠不可靠。” 朱老板说:“反正老张头也不认识任国富,就算他不可靠也没关系。” 秦俊鸟说:“那好吧,既然老张头不认识任国富,你把信‘交’给他应该不会走漏风声的。” 朱老板说:“老张头这个人眼里就认钱,只要给他钱,他是不会‘乱’说话的。” 秦俊鸟虽然不太信任这个老张头,可是如今又找不到比老张头更好的人选,毕竟这个老张头也喜欢赌钱,朱老板也是个烂赌鬼,两个人算是臭味相投,就算任国富知道朱老板和老张头来往也不会怀疑的。 秦俊鸟跟朱老板商定好之后就离开了学校,他没有回粮食加工厂,而是去了苏秋月住的地方。 早晨苏秋月从小旅店走后,秦俊鸟一直都在替她担心,他早就想去看她,可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关久鹏,所才拖延到了现在。 秦俊鸟来到了苏秋月住的地方,他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院子里有两个‘女’人在大声地争吵,其中一个是苏秋月的声音,另一个是袁芳的声音。 秦俊鸟看到大‘门’虚掩着,两扇‘门’之间有一个很小的缝隙,他悄悄地走到大‘门’前,透过大‘门’的缝隙向院子里看去,只见苏秋月和袁芳正站在院子中央,两个人面对着面,脸‘色’都非常难看。 袁芳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说:“苏秋月,我问你,你都跟任总说了些啥,为啥任总不让我在这里住了,你肯定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了。” 苏秋月冷冷地说:“既然你问我了,那我也没啥好隐瞒的,我没说你的坏话,我只是跟任总说你住在这里不合适,我想让他换一个人来陪我。” 袁芳恼火地说:“你为啥不让我住在这里,这里又不是你家,你没这个权利。” 苏秋月说:“我是没有这个权利,可任总有这个权利,这个地方是任总‘花’钱租的。” 袁芳说:“苏秋月,你别以为任总喜欢你,对你千依百顺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想骑在我的头上拉屎,没‘门’儿。” 苏秋月说:“袁芳,你今天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以前你对我就像是亲姐妹一样都是装出来的吧,你的戏演的可真好啊,我真是瞎了眼了,没能早一点儿把你给看透,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袁芳说:“我没必要在你的面前演戏,更没必要跟你拉关系套近乎,那些都是任总安排的,是他让我跟你搞好关系,劝你答应跟他好,要不然我才懒得搭理你这个山里‘女’人呢。” 苏秋月说:“姓袁的,你别把啥事情都往任总的身上扯,你在背后都干了些啥不光彩的事情,你心里边很清楚,我想就不用我说出来了吧,免得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袁芳嘴硬说:“苏秋月,你别往我身上‘乱’泼脏水,我啥事情都没干。” 苏秋月冷哼一声,说:“你还好意思说你啥都没干,真是撒谎都不带脸红的,难道还要我把你干的那些事情都说出来吗。” 袁芳说:“苏秋月,你最好别‘乱’说话,凡事都得讲证据,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那就是诬赖好人。” 苏秋月强压着满腔的怒火,说:“昨天晚上你找来的人扑空了吧,幸好昨晚我不在家里,要不然就让你给算计了。” 袁芳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她恼羞成怒地说:“苏秋月,你敢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 袁芳说完扬起手来就要打苏秋月,苏秋月把她做的那些事情和盘托出,她已经理屈词穷了,所以只能跟苏秋月来横的了。 苏秋月手疾,她一把抓住了袁芳的手腕,冷笑着说:“咋了,我把你做的丑事儿全都抖落出来了,你想死不认账,还要动手打人,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袁芳挣扎了几下,想把苏秋月的手甩开,可苏秋月的手抓得牢牢的,她根本甩不掉。 袁芳累得面红耳赤的,她急败坏地说:“苏秋月,你快放开我,这都是你‘逼’我动手的。” 苏秋月说:“袁芳,我已经很给你留面子了,你别给脸不要脸,想跟我动手,我可不是好欺负的,我们山里‘女’人别的没有,可还有把子力气,对付你绰绰有余,你在我面子最好老实点儿,不然对你没好处。” 袁芳说:“苏秋月,算你狠,这次我认栽了,不过你可别高兴的太早,我是不会跟你善罢甘休的。” 苏秋月说:“袁芳,你这个人也太不知道好歹了,我对你已经是很客气了,要是我把你干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任总的话,你以后就别想在任总的公司干了。” 袁芳哼了一声,很不屑地说:“苏秋月,你别以为任总喜欢你,你就忘乎所以了,你以为任总会相信你说的话吗,我在任总公司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想把我挤兑走没那么容易。” 苏秋月说:“袁芳,既然咱们已经撕破脸了,那我也就跟你把话挑明了,如果你再敢算计我,想找人来害我,到时候我会同样的方法来对付你,而且我会把的所作所为全都告诉任总,让你在任总的公司无立足之地。” 袁芳嘿嘿笑了几声,说:“你说这话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就凭你一个人也想对付我,你信不信,现在我只要打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从任总的身边彻底消失。” 苏秋月说:“袁芳,你别忘了,这里可是棋盘乡,我就是在棋盘乡长大的,如果我想对付你的话,比捏死一个臭虫还容易。”

上一篇   第757章 被监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