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被车撞飞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55章 被车撞飞了

钩子点头说:“是,大哥,我这就去安排。,:。” 关久鹏叮嘱说:“钩子,你让兄弟们都藏好了,千万别惊动了周建涛那小子。” 钩子说:“大哥,你放心吧,兄弟们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周建涛那小子就是长了翅膀也别想从这个院子里飞出去。” 关久鹏说:“钩子,周建涛那小子比猴都‘精’,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可不能马虎大意了。” 钩子说:“大哥,这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我钩子这个绰号可不是白叫的,只要我出手,保证能把周建涛那小子给钩住。” 关久鹏说:“那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钩子让那二十几个人都分散开,两三个人一伙躲藏在隐蔽的地方,只要周建涛一‘露’面,这些人就会一哄而上,给周建涛来一个瓮中捉鳖。 关久鹏这时观察了一下吕建平家周围的环境,他看到吕建平家的斜对面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房子的后窗户正好对着吕建平家的大‘门’,要是站在这户人家的屋子里,一旦有人出入吕建平家的大‘门’,通过屋子的后窗户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关久鹏这时指了指这户人家的后窗户,对秦俊鸟说:“秦老板,我看咱们进到那户人家的屋子里去吧,从那户人家的后窗户能看到周建平家的大‘门’,无论有啥人出入吕建平家,都逃不过咱们的眼睛。” 秦俊鸟说:“关老板,咱们跟这家人又不认识,人家能让咱们进屋去吗。” 关久鹏笑了笑,说:“就算咱们跟这家人不认识也没关系,这年月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了的事情。” 钩子这时说:“大哥,我这就去敲‘门’。” 钩子先秦俊鸟和关久鹏一步来到了这户人家的大‘门’口,他抬手敲响了这户人家的大‘门’,很快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大‘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黑脸男人站在大‘门’口,一脸警惕地看着钩子,问:“你找谁啊?” 钩子笑呵呵地说:“我就找你。” 男人愣了一下,他仔细打量了钩子几眼,说:“找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关久鹏和秦俊鸟这时也走到了大‘门’口,没等钩子说话,关久鹏接话说:“我们是不认识,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到你家屋子里坐一会儿,不过我们不会白坐的。” 男人面‘露’为难之‘色’,说:“这不太好吧,咱们又不认识,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都不知道,再说了这家里就我有一个人,你们这多人……” 关久鹏没等男人把话说完,他从衣兜掏出一沓钱,从里‘抽’出来几张塞到了男人的手里,说:“大哥,这几百块钱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拿去买几包烟‘抽’吧。” 男人看着手里的钱,脸上都快乐开‘花’了,他急忙把钱收好,说:“几位兄弟,快进屋吧,你们就当我这里是自己家好了,想咋样都成。” 男人恭恭敬敬地把秦俊鸟他们三个人让进了屋子里,又是给三个人倒水又是点烟的,生怕怠慢了三个人。 关久鹏走到后窗户前,伸手指了指吕建平家的大‘门’,问男人:“大哥,这是吕建平副乡长的家吧?” 男人点头说:“没错,这就是吕建平的家。” 关久鹏说:“他平时回家来住吗?” 男人说:“有时回来有时不会来,不过最近这几天他到时经常回来,而且前几天他家里还住进来了一个男人。” 关久鹏说:“那个住进吕建平家里的男人现在走了没有?” 男人说:“应该还没走,那个住进吕建平家的男人‘挺’奇怪的,他每天天不亮就出‘门’,白天的时候并不在吕建平家里呆着,只有晚上的时候才回到吕建平家睡觉。” 关久鹏说:“这些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男人笑了笑,指了指窗户,说:“我也是透过这个窗户看到的。” 关久鹏说:“那你知道他晚上一般都是几点回来吗?” 男人说:“他一般都是天快黑的时候回来,不过有时候会提前回来。” 关久鹏和秦俊鸟对视了一眼,男人提供的这些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关久鹏说:“秦老板,我看咱们还是到外边去等周建涛吧。” 秦俊鸟会意地点了点头,说:“好吧,咱们到外边去等他。” 三个人出了男人家的大‘门’,径直来到了吕建平家东边的一个路口,这个路口是周建涛回周建平家的必经之路,只要在这个路口守着,就一定能等到周建涛。 说来也巧,三个人在路口处只等了十几分钟,周建涛就回来了,他的手里拎着不少吃的东西,他正优哉游哉地向路口走过来,嘴里边还哼着小曲。 秦俊鸟最先看到了周建涛,他用手一指,大声地说:“周建涛!” 周建涛这时也看到了秦俊鸟他们几个人,他吓得脸‘色’大变,急忙扔掉了手里的东西,转身就跑。 秦俊鸟急忙追了过去,关久鹏和钩子也紧随在秦俊鸟的身后去追周建涛。 关久鹏一边跑一边大叫:“周建涛,你这个王八蛋,有种的别跑。” 周建涛知道要是被秦俊鸟他们给抓住了,没他的好果子吃,所以他跑得更加拼命了,几乎都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就在这时一辆解放牌的大卡车突然从周建涛左边的一个路口处疾驰而来,等到周建涛看到驶来的大卡车想躲时已经来不及了,大卡车“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在了周建涛的身上,这一下把周建涛撞得飞出去了十几米远,等他的身子落地之后,又在地上滚出了五六米才停下来。 大卡车把周建涛撞倒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加快速度开走了。 秦俊鸟他们看到周建涛被车撞倒了,急忙跑到他的身前,只见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脸上身上全都是血,看样子是凶多吉少。 秦俊鸟这时蹲下身子,伸手试了一下周建涛的鼻息,说:“他还有气。” 关久鹏看到周建涛被撞成这个样子,动了恻隐之心,说:“周建涛这小子虽然不是东西,可也罪不至死。” 秦俊鸟说:“是啊,关老板,咱们不能见死不救,周建涛这小子虽然干了不少坏事儿,可算不上是罪大恶极。”

上一篇   第754章 不能硬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