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先报个名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5章 先报个名

这个时候,秦俊鸟被一泡尿给憋醒了,他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雅间外走去想上厕所。 当秦俊鸟走到牛红旗和丁七巧所在的雅间门口时,他忽然想起来丁七巧一个人在雅间里应付着牛红旗,那个牛红旗看她的眼神一直都是色迷迷的,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丁七巧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想到这里,秦俊鸟的酒顿时醒了一半,他急忙去敲雅间的门,可是敲了好几下,都没有人给他开门。 秦俊鸟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他抬脚对着雅间的门狠狠地踢了几下,雅间的门比他想象的要结实,他竟然没有踢开,秦俊鸟有些急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向雅间的门撞去,“砰”的一声雅间的门被他给撞开了。 秦俊鸟冲进雅间里时,看到牛红旗把丁七巧压在身底下正在撕扯她的胸罩。 秦俊鸟见此情景勃然大怒,他跑过去一把揪着牛红旗的衣领,把他从丁七巧的身上拎了起来。 牛红旗一看秦俊鸟闯了进来,吓得脸色大变,声音颤抖着问:“你想干什么?” 秦俊鸟怒声说:“你说我想干什么,你这个畜生,我今天打死你。” 秦俊鸟挥起拳头就向牛红旗的脸上打了过去,牛红旗惊慌失色地想躲闪,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秦俊鸟这一拳头重重地砸在了牛红旗的鼻子上,牛红旗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捂着鼻子仰面倒了下去,鲜血一下子就从他的鼻孔里面窜了出来。 牛红旗倒地后,秦俊鸟还嫌不解恨,他抬腿又在牛红旗的肚子上踢了几脚,痛得牛红旗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丁七巧这时站了起来,把衣服拉下来,把外衣穿好,怒视着牛红旗,厉声说:“牛红旗,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你咋啥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你不得好死。” 秦俊鸟走到牛红旗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在他的脸上“啪”“啪”地拍了几下,冷冷地说:“姓牛的,要是我现在就去派出所告你的话,保准让你这个信用社的主任当不成,你信不信?” 牛红旗用手擦了擦鼻子里流出来的血,哀求着说:“小兄弟,只要你能放过我这一回,咱们什么事情都好说。” 秦俊鸟说:“那好,我问你,七巧姐的贷款你什么时候给办?” 牛红旗痛苦地呻吟了几声,说:“只要你不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我马上就给七巧办贷款,我说话算话。” 就在这个时候饭店的几个服务员闻讯跑进了雅间,他们一看牛红旗躺在地上,鼻子还流着血,脸色一变,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儿的女服务员问:“你们这是咋了?出啥事儿了?” 秦俊鸟伸手做出一副要扶牛红旗的模样,笑着说:“没咋,我这位老哥喝多了,不小心跌了一跤,鼻子撞到椅子上,受了点儿轻伤,没啥大事儿。” 几个服务员半信半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牛红旗,牛红旗来过这里多次了,所以她们都认识牛红旗。 牛红旗怕这件事闹大了,当然不可能把真相告诉这几个服务员,他强忍着疼痛说:“这没你们什么事儿了,你们走吧,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几个服务员一听牛红旗也这么说,面面相觑地互相看了一眼,先后离开了雅间。 秦俊鸟看服务员们都走远了,说:“姓牛的,别忘了你刚才说过的话,我们们今天就要拿到贷款,不然的话,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牛红旗说:“其实七巧的贷款早就办下来了,你们只要跟我去信用社签个字,马上就能拿到钱。” 秦俊鸟说:“那就麻烦牛主任你带我们们去办贷款吧。” 牛红旗说:“没问题,我就带你们去。” 牛红旗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子歪歪斜斜地走到一把椅子前坐下,他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拿过几张餐巾纸把鼻子下边的血擦干净了。 秦俊鸟有些等得不耐烦了,一瞪眼睛说:“姓牛的,你还磨蹭什么,快点带我们们去信用社。” 牛红旗装出一副可怜相,说:“我要是这个样子回信用社,让那些我手底下的人看到了,我这人可就丢大了,你让我去洗手间把血干净了吧。” 秦俊鸟冷哼了一声,说:“像你这种狗东西还知道丢人,你要是怕丢人的话,就别干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牛红旗看了丁七巧一眼,假装很后悔的样子说:“我刚才是酒喝多了,一时鬼迷心窍,才干出这种事情来,我该打,你们要是还不解气的话,可以再打我几下。” 秦俊鸟抬起手做出一个要打人的姿势,笑着说:“好啊,我从小长这么大,还没有跟我提出过这样的要求,今天我就满足你。” 牛红旗吓得把脑袋一低,双手抱住脑袋,摆出一副准备挨打的架势。 这个时候,丁七巧走过来拦住秦俊鸟,说:“俊鸟,算了,别跟他计较了,只要他给我们们办了贷款,这件事儿就全当没有发生过。” 秦俊鸟把手放了下来,点头说:“好吧,七巧姐,我听你的,这次就便宜了这个王八蛋,谁让我们们有求于他呢。” 牛红旗走到洗手间里把身上的血洗干净了,又把有些凌乱的头发重新梳了一下,牛红旗这么一收拾完后,要不是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他刚刚挨过打。 秦俊鸟和丁七巧跟着牛红旗去了信用社,这次牛红旗可不敢再推托了,他找来负责贷款的信贷员,并嘱咐了信贷员几句,就让秦俊鸟和丁七巧跟着信贷员去办贷款了。 秦俊鸟和丁七巧拿到了贷款后,两个人又来到了牛红旗的办公室,牛红旗一看两个人走进来,马上站起来,陪着笑脸说:“你们的贷款拿到了吧?” 秦俊鸟说:“拿到了。” 牛红旗说:“拿到就好,你们还有啥事儿吗?” 秦俊鸟笑着说:“我们们也没有啥事儿,就是来谢谢你牛主任,我们们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得着你牛主任的地方,到时候可得请你牛大主任关照我们们啊。” 牛红旗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下笑意,说:“好说,好说,只要兄弟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心尽力。” 秦俊鸟说:“你牛主任的工作忙,我们们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牛红旗干笑了几声说:“我都是瞎忙,瞎忙。” 丁七巧说:“牛主任,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这笔贷款对我来说很重要。” 牛红旗说:“你不用谢我,其实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宽宏大量放我一马,我这个主任的位置估计就得让人了。” 这时牛红旗办公室的电话忽然响了,牛红旗接起来了电话。 秦俊鸟和丁七巧已经拿到了贷款,也就没有必要再待在牛红旗的办公室了,两个人一起出了信用社,拿着十五万的贷款回到了村子里。 开酒厂的资金已经够了,这几天秦俊鸟跟丁七巧一直商量着酒厂的事情。 丁七巧首先提出来的就是清理那口古井的事情,开酒厂必须得有水,没有水的话这酒厂根本开不下去。她让秦俊鸟找些村子里的人,趁着现在是农闲的时候村子里有劳力把古井里的泥沙和石头清理出来。 秦俊鸟找了几个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人,几个人拿着铁锹箩筐等工具来到了古井旁。这些人中跟秦俊鸟关系最好的是三胜子,三胜子跟秦俊鸟是小学同学,当时秦俊鸟在学校的时候经常被人欺负,每次都是三胜子帮他对付那些欺负他的人。 三胜子走到井边趴在井口向井里看了几眼,笑着问:“俊鸟,你跟那个丁七巧是啥关系啊?咋她让干啥你就干啥呢?” 秦俊鸟说:“我跟她是朋友关系,咋啦?” 三胜子翻过身来,坐到井边,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你说咋啦?你可是有媳妇的人,我听说那个丁七巧离了婚,还带着个吃奶的孩子,你可别跟她走得太近了,你要是真给那个丁七巧弄出啥事儿出来,对你,对你媳妇都不好。” 秦俊鸟说:“你说这些我知道,你放心,我跟她开这个酒厂就是为了挣钱,没啥别的想法。” 三胜子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这时锤子走了过来,锤子是村子里的有名的财迷和小抠,平时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他笑了一下,说:“俊鸟啊,你这酒厂要是开工了,肯定得招工人吧?” 秦俊鸟说:“当然得招工人了,没工人咋酿酒啊。” 锤子说:“那你看我行不?” 秦俊鸟说:“当然行了,你这身板比牛还壮实,一个人能干两个人的活,你要来我还省钱了呢。” 锤子说:“那我先在你这里报个名,等到酒厂开工了,我就去上工。” 秦俊鸟说:“就这么说定了,等酒厂开工了,你一定要来啊。” 锤子这一报名不要紧,那几个人也嚷嚷着要报名,三胜子一看大家伙乱哄哄的,扯开嗓门喊了一句:“大家都干活吧,这酒厂还没开呢,八字还没一撇呢,等酒厂开了再报名也不晚。” 几个人一听三胜子说的也有道理,各自拿起工具开始干起活儿来。几个人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把古井里的泥沙和石头给清理干净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74章 喊也没有用

下一篇   第76章 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