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熟悉的香气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49章 熟悉的香气

苏秋月和任国富只顾着说话了,根本没注意到站在斜对面胡同里的秦俊鸟,秦俊鸟这时悄悄地走到了那堵砖墙的后边,心想这个任国富可真不要脸,他把自己说成是雷锋也太抬高自己了,他连雷锋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其实他这是无利不起早,他根本不是在做好事儿,他这么做就是想打动苏秋月,他那点儿‘花’‘花’肠子瞒得了别人瞒不了秦俊鸟。。:。 苏秋月这时走到大‘门’前,说:“任总,眼看着就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一会儿炒几个菜,你就留下来吃饭吧。” 任国富高兴地说:“秋月,我就喜欢吃你做的菜,看来今天我有口福了。” “任总,你帮我拿一下东西。”苏秋月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任国富,然后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把大‘门’打开了。 任国富看了苏秋月一眼,笑着说:“秋月,今天晚上我要见几个重要的朋友,吃完饭我就得走,等九点以后我再过来看你。” 苏秋月说:“任总,你要是有重要的事情,就不用来看我了,有袁秘书跟我一起住,我不会出啥事情的。” 任国富说:“那可不成,别的事情还好说,可唯独看你的事情不能马虎,这些天我都已经习惯了,要是不跟你说上几句话,我晚上回去睡不踏实,还有今晚袁秘书得帮我接待这几个朋友,她不回来吃饭了,等晚上跟我一起回来,一会儿我走了,你得一个人在家里,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了。” 苏秋月点头说:“那好吧,我会小心的。” 苏秋月推开了大‘门’,然后从任国富的手里接过东西,快步走进了院子里。任国富像个跟屁虫一样,紧跟在苏秋月的身后也进了院子。 秦俊鸟看到两个人这个样子,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醋意,暗骂任国富别有用心,是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到了六点半的时候,任国富哼着小曲从院子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苏秋月跟在任国富的身后一直把他送到了大‘门’口。 看来任国富这顿饭吃的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唱着走出来,秦俊鸟生着闷气,却又无可奈何。 眼看着任国富上了小轿车,然后开着小轿车一溜烟走远了,这时秦俊鸟才从胡同里走了出来。 此时苏秋月已经进到屋子里把大‘门’关上了。 秦俊鸟走到大‘门’前,抬手敲了几下大‘门’,很快院子里传来了苏秋月的脚步声,同时也响起了她的声音:“谁啊?” 秦俊鸟故意提高嗓‘门’说:“是我。” 苏秋月没有再说话,但明显加快了脚步,显然她已经听出了秦俊鸟的声音。 大‘门’“吱呀”一声开了,苏秋月从里边走了出来,她向秦俊鸟的两旁看了看,说:“俊鸟,这么晚你咋来了?” 秦俊鸟板着脸,冷冷地说:“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我不是那种没皮没脸的人,我来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等说完话我就走。” 苏秋月有些委屈地说:“俊鸟,谁说我不愿意见你了,我要是不愿意见你的话,就不会给你开‘门’了。” 秦俊鸟说:“我来就是想高诉你那个袁秘书不是啥好人,她要找人对付你,从七点到九点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了,袁秘书找那个人会在这个时间里动手。” 苏秋月好奇地问:“俊鸟,这些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我长得耳朵呢,当然是听来的。” 苏秋月知道秦俊鸟还在为她不回家的事情生气,她笑了笑,好脾气地说:“俊鸟,正好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你进来坐一会儿吧。” 秦俊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苏秋月会让他进去坐,他的语气缓和了下来,话里夹枪带‘棒’地说:“你这里‘门’槛高,像我这样的人可不敢进来。” 苏秋月说:“啥‘门’槛高‘门’槛低的,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就别说那些怪话了。” 秦俊鸟哼了一声,说:“你还知道咱们是一家人,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呢。” “反正大‘门’开着,你愿意进来就进来,不愿意进来就算了,我这里又没有老虎,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苏秋月说完转身进到院子里,不再搭理秦俊鸟。 秦俊鸟‘挺’直了腰杆,理直气壮地说:“进来就进来,你这里又不是阎王殿,我有啥不敢进的。” 秦俊鸟说完一溜小跑进到了院子里,跟在苏秋月的身后进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可是说是一尘不染,而且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秦俊鸟很熟悉,苏秋月以前在家里住的时候,屋子里就有这种香气。闻到这种香气,秦俊鸟想起了他和苏秋月在一起生活的件件往事,那些事情都历历在目,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一样。 苏秋月说:“俊鸟,你快坐,我去给倒茶。” 秦俊鸟摆摆手,说:“不用了,你知道我没那么多讲究。” 苏秋月说:“俊鸟,你吃饭了没有?” 秦俊鸟说:“吃过了。” 秦俊鸟的话音刚落,他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其实他早就饿了,自从知道那个袁芳找人要对付苏秋月,他就一直在胡同里等着,急切地想把这件事情告诉苏秋月,生怕她会吃亏。 苏秋月“扑哧”一笑,说“你呀,还是老样子,呆头呆脑的,连撒谎都不会撒。” 秦俊鸟走到炕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气呼呼地说:“我是呆,要不然也不会在家里傻等了你这么长时间,我就是个‘棒’槌。” 苏秋月微笑着说:“你可不是‘棒’槌,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我这就给做饭去,你吃了饭就别生我的气了。”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你指望用一顿饭就让我消气,没那么容易。” 苏秋月说:“俊鸟,那你想让我咋做,你才会消气啊?” 秦俊鸟说:“该咋说你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出来了吧。” 苏秋月知道秦俊鸟说这话的意思还是想让她回家,可她现在不能还不能回家,她只好岔开话题说:“俊鸟,你想吃啥东西?跟我说说,我给你做去。”

上一篇   第748章 喜欢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