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喜欢挑战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48章 喜欢挑战

秦俊鸟只好从麻素格的身上下来,他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麻素格拒绝了他,他的心里边自然有些不太舒服,可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麻素格这时坐起身来,她用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然后起身下了‘床’,蹲在地上低头洗着被秦俊鸟扔在水盆里的‘毛’巾。 秦俊鸟低头看了麻素格一眼,说:“素格,我出去买点儿吃的,你想吃啥东西?” 麻素格依然低头洗着‘毛’巾,说了一句:“我吃啥都成,你看着买吧。” 秦俊鸟推‘门’出了房间,走到旅店外边去买吃的东西去了。 麻素格趁着秦俊鸟不在的这个时候把身子擦干净了,然后把衣服穿好,坐在‘床’上等着秦俊鸟回来。 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秦俊鸟回来了,他卖了二斤包子和两个炒菜,两个人吃完饭后就睡下了。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把麻素格和宝宝送回了二分厂。 秦俊鸟只在二分厂住了一晚上就又回到了乡里,他心里还是放不下苏秋月,虽然苏秋月已经把他的心伤透了,可两个人毕竟夫妻一场,这份情意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秦俊鸟再次来到了苏秋月的住处,只见大‘门’紧闭着,院子里也静悄悄的,也不知道苏秋月在不在屋子里。 就在这时秦俊鸟看到袁芳和一个高个子男人向大‘门’口走了过来,他急忙走到大‘门’斜对面的一条狭窄的胡同里。 袁芳虽然看到秦俊鸟了,不过她没太在意,还以为是他个过路的。 袁芳和男人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袁芳伸手指了指大‘门’,说:“那个‘女’人就住在这个院子里。” 男人看着大‘门’,点头说:“我知道了。” 秦俊鸟趁着袁芳和男人说话的时候,一闪身,把身子躲藏了一堵砖墙的后边,他竖起耳朵,屏气凝神地听着两个人说话。 袁芳这时说:“她现在不在家,吃晚饭前能回来,今天晚上七点到九点这段时间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你带人在这个时间里动手,记住动作一定要麻利。” 男人说:“你就放心吧,我东子做事情从来没失手过,别说她是个‘女’人,就是个身强体壮的汉子我也能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袁芳说:“东子,你可别把牛皮吹破了,到时候你要是把事情办砸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 男人拍着‘胸’脯说:“你就瞧好吧,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东子出手,绝对不会有闪失的。” 袁芳说:“那好,咱们走吧,今天晚上我等你的好消息。” 袁芳和男人没有在大‘门’口停留太久,两个人很快就走远了。 虽然两个人没有把话说的很明白,不过秦俊鸟听得出来,袁芳找这个男人来是想对苏秋月下手,幸好他听到了两个人说的话,不然的话苏秋月可就危险了。 秦俊鸟这时从砖墙后走了出来,他走到大‘门’口想等苏秋月回来,他必须得把这个消息告诉苏秋月,让她有所防备,绝对不能让那个叫“东子”的男人得手了。 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一辆小轿车从远方向大‘门’口开了过来,秦俊鸟认得这辆小轿车,小轿车是任国富的。 秦俊鸟再次躲进了大‘门’斜对面的胡同里,可没等他藏好,小轿车就在大‘门’口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任国富先从小轿车的驾驶的位置下了车,紧接着苏秋月从副驾驶的位置下了车,她的两只手上还拎了很多东西,都是服装鞋子一类的名牌货。 任国富这时走过来帮苏秋月把车‘门’关好,笑着说:“秋月,这几件衣服可是今天的最新款,你喜欢吗?” 苏秋月看了一下手里的东西,秀眉微蹙,说:“任总,你以后还是别给我买衣服了,我的衣服够多的了,你以前给我买的那些衣服有的我还没穿完呢。” 任国富笑着说:“秋月,我不就是给你买几件衣服吗,又不是啥好东西,再说了这‘女’人就应该穿得漂漂亮亮的,你看城里的那些‘女’人,就恨自己的衣服少,到了商场哪个不是拼命的买。” 苏秋月说:“任总,衣服这东西有几件够穿就好了,我可不敢城里的‘女’人比。” 任国富说:“秋月,你知道你为啥喜欢你吗?” 苏秋月摇摇头,说:“不知道。” 任国富说:“因为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别的‘女’人只喜欢我的钱,可你不一样,你不喜欢钱,这个世界上喜欢钱的‘女’人很好找,可不喜欢钱的‘女’人就难找了,还好老天有眼让我遇到了你。” 苏秋月说:“任总,其实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任国富说:“不,你比我说的还要好,至少在我心里边你是我见过所有的‘女’人中最好的一个。” 苏秋月说:“任总,你的心思我懂,可你知道感情这种事情是强求不得的,而且我还是个结过婚的‘女’人,你在我身上‘花’费这么多心思不值得。” 任国富说:“秋月,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我对你好只是我单方面的付出,我不求你有什么回报,我这个人不喜欢别人强迫我,也不喜欢强迫别人,咱们两个人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苏秋月说:“任总,你对我这么好,我实在是心里有愧,可我不想耽误你,我对你根本没有啥非分之想。” 任国富说:“秋月,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个人的‘性’格你应该多少了解一些,我就喜欢做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越是有难度我就越不放弃,而且我还要把它做成了。” 苏秋月说:“任总,可我是个结过婚的‘女’人,我家里有男人,我是不可能跟我男人离婚的。” 任国富说:“我还是那句话,你可以比喜欢我,甚至可以拒绝我,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 苏秋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任总,你让我说啥好呢,你越是这样,我这心里越不好受。” 任国富说:“秋月,你不用想太多,我说过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就当我是在学雷锋做好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