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想当阔太太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44章 想当阔太太

苏秋月正‘色’说:“俊鸟,我不知道你都听说了些啥,不过我跟任国富之间是清白的,我只是任国富公司里的一名普通的员工,除此以外我跟他没有任何特殊的关系。。:。” 秦俊鸟说:“听说那个任国富想娶你,而且为你茶不思饭不想的,差点儿没得了相思病。” 苏秋月说:“任总是跟我说过想娶我,不过我跟她说我已经结婚了,我是不可能跟他结婚的。” 秦俊鸟说:“既然你已经跟任国富把话说清楚了,那你为啥还要留在他的身边,你就不怕任国富他跟你来硬的吗。” 苏秋月说:“任总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他说过他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情的。” 秦俊鸟说:“你咋知道他不是那种人,这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嘴上说的好听,谁知道他心里是咋想的。” 苏秋月说:“俊鸟,我在任总身边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他对我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从来没做过出格的事情,他要是真不怀啥好意的话,他以前有的是机会下手,根本用不着等到现在。”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既然你不愿意离开那个任国富,那你就在这里伺候那个任国富好了,看你一口一个任总的叫着,叫得多亲热啊,我走了。” 苏秋月说:“俊鸟,我还想求你一件事情。” 秦俊鸟说:“你说吧。” 苏秋月说:“你千万别把我住在这里的事情告诉我哥和我爸妈,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住在这里,他们肯定会找上‘门’来硬拉着我回家的。”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我真不知道这里有啥好的,你为了留在这个地方,连自己的亲爹娘都瞒着,要是让他们二老知道了,该多寒心啊。” 苏秋月说:“俊鸟,不管你说啥,我都不怪你,其实我天天都想能早点儿回家去,可我现在有我的难处。” 秦俊鸟说:“那好,我答应你,我不会把你住在这个地方事情告诉别人的,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秦俊鸟说完气哼哼地走了,不够他没有走多远就停了下来,虽然他心里很生气,可他舍不得就这样离开了苏秋月。 秦俊鸟转回身向院‘门’口看去,苏秋月这时已经把大‘门’关上了,望着冷冰冰的大‘门’,他的心里觉得非常失落。 离开了苏秋月住的地方,秦俊鸟在路边找了一家小饭馆,他点了两个菜,又要了一瓶酒,一个人独自喝起闷酒来。 自从见了苏秋月之后,秦俊鸟的心情一直不好,他实在想不明白为啥苏秋月不愿意跟他回家去,他的心里非常痛苦,他就想把自己给灌醉了,这样也能减轻一下他心里的痛苦。 就在秦俊鸟快把一瓶喝光的时候,两个人先后走进了小饭馆里,这两个人秦俊鸟全都认识,她们一个是任国富的秘书袁芳,一个是任国富的得力助手周魁。不过两个人并不认识秦俊鸟。 袁芳和任国富在离秦俊鸟比较近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两个人点了几个菜,又要了几瓶啤酒。等菜上齐后,两个人都没有动筷子。 袁芳这时拿起酒瓶给任国富倒了一杯酒,倒完酒后,她说:“周魁,你别再赌了,你这些年都输了多少钱了,你再这样输下去,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周魁冷冷地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输的是我自己的钱,我又没输你的钱。” 袁芳有些生气地说:“你以为我爱管你的事情啊,咱们要不是这么多年的同事,我才懒得跟你说这些话呢,你可别不识好人心。” 周魁冷哼一声,说:“袁芳,你少在我的面前装好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跟在任总身边这么多年,挖空心思讨好他,不就是想当有钱的阔太太吗。” 袁芳说:“我承认我喜欢任总,任总他没娶媳‘妇’,我也没嫁人,我喜欢他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周魁冷笑了两声,说:“你说的好听,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任总,你喜欢的是他的钱。” 袁芳用力地一拍桌子,恼火地说:“周魁,你太过分了,你咋能这样说我呢,这种话可不是‘乱’说的,你得拿出证据来。” 周魁说:“我说的都是事实,别人不了解你,我可了解你,当初你为啥要跟我分手,还不是因为任总是大老板,腰包里有的是钱吗。” 袁芳说:“我当初之所以跟你分开,那是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跟任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根本不是我想要嫁的那种男人。” 周魁说:“你别就找借口了,你还不如干脆说因为我没钱,所以你才不愿意跟我好了,如果我要是像任总那么有钱的话,你肯定不会跟我分手的。” 袁芳说:“周魁,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把这些年我压在心底的话全都说出来,我当初要跟你分手,并不是因为你没钱,而是因为你不思进取,一天到晚就知道赌钱,我跟你在一起看不到任何希望,我是个‘女’人,我想过安稳的生活,可你给不了我这些,所以我只能下定决心跟你分开。” 周魁用带有嘲‘弄’的口气说:“难道任总就能给你安稳的生活吗,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不还是一个秘书吗,现在他喜欢上了那个姓苏的‘女’人,你就更没有希望了,我看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袁芳不以为然地说:“就算任总喜欢上了那个姓苏的‘女’人也没关系,那个姓苏的‘女’人已经结过婚了,她是不会嫁给任总的,任总现在是鬼‘迷’心窍了,总有一天他会清醒过来的。” 周魁说:“袁芳,我劝你还是别做当阔太太的美梦了,任总他是不会喜欢你的,你这辈子就是个当秘书的命。” 袁芳说:“周魁,我知道你说这些话是啥意思,你无非就是想让我对任总死心,就算任总看不上我,我也不会回到你的身边的,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跟一个赌鬼过一辈子的,除非她的脑子进水了。” 周魁气恼地说:“我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不都是让你害的吗。”

下一篇   第745章 难忘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