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召集 兄弟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42章 召集 兄弟

关久鹏就住在乡中心小学斜对面早已经停产的粮食加工厂,秦俊鸟听关久鹏说他已经把这个粮食加工厂给租了下来,这里就是他的住处,这些年他一直住在这个地方,这里也可以说是他的家了。 粮食加工厂的东北角有两间宽敞明亮的瓦房,秦俊鸟以前来过这里,这两间瓦房就是关久鹏住的地方。 这两间瓦房是里外间,原本这里是粮食加工厂的办公室,现在被关久鹏改成了卧室和客厅,外边的一间是客厅,里边的一间是卧室。卧室里有一张单人‘床’,关久鹏又在客厅里搭了一张行军‘床’。 关久鹏把行军‘床’铺好了,笑着说:“秦老板,今晚你就在我的房间里睡,我在客厅里睡。”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关老板,这里是你家,咋能让你睡行军‘床’呢,还是我睡行军‘床’吧。” 关久鹏说:“秦老板,你跟我就别客气了,谁睡行军‘床’还不都一样吗,你还是早点儿歇着吧。” 秦俊鸟点头说:“那好吧,我听你的。” 关久鹏帮秦俊鸟打来了一盆热水,秦俊鸟把脸和脚洗干净了,然后上‘床’躺下了。 这天晚上秦俊鸟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未睡,只要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苏秋月那张‘迷’人的俏脸,他和苏秋月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也会涌上心头,让他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苏秋月的再次‘露’面,让秦俊鸟那颗本已绝望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刚才要不是关久鹏在旁边,他真想冲过去抱住苏秋月,跟她好好地倾诉一下这两年来他有多痛苦。这两年多以后,秦俊鸟可以说是度日如年,苏秋月离家出走,让他受了很大的打击,虽然他的身边有很多‘女’人围绕着,可在他心里谁也比不上苏秋月。 这一晚,秦俊鸟是在煎熬中度过的,他的心早就飞到了苏秋月住的那个小院里。 到了第二天早晨天亮的时候,秦俊鸟才‘迷’‘迷’糊糊地打了一个盹儿,就在他将睡未睡的时候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秦俊鸟从‘床’上爬起来,打算下地去开‘门’,这时关久鹏从里间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秦俊鸟,说:“秦老板,你躺着吧,我来开‘门’。” 秦俊鸟这时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说:“天都亮了,我也该起来了,不能再躺着了。” 关久鹏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一个个子中等,身体健壮的红脸男人走了进来,男人看了秦俊鸟一眼,说:“大哥,我给你送吃的东西来了,东西我都放在厨房了。” 关久鹏说:“钩子,你来的正好,一会儿你回去把兄弟们都召集过来,我有事情要让兄弟们去办。” 叫“钩子”的男人说:“大哥,咋了,你是不是遇到啥麻烦了?” 关久鹏说:“钩子,咱们都是多年的兄弟了,我也不瞒你了,昨天我让人给算计了,幸亏有人忙帮,不然的话咱们兄弟恐怕连面都见不到了。” 叫“钩子”的男人瞪起眼睛,恼火地说:“是谁敢跟你大哥你过不去,我看他是不想活了,我这就回去召集弟兄们,非把那个狗杂种给千刀万剐了不可。” 关久鹏说:“钩子,等兄弟们都来了,咱们好好地商量一下,该咋样对付那个狗日的。” 叫“钩子”的男人点头,说:“那好,大哥,我走了。” 秦俊鸟看到叫“钩子”的男人走了,说:“关老板,你还真打算找人收拾周建涛那个‘混’账东西啊?” 关久鹏恨恨地说:“当然了,我到棋盘乡这么多年,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周建涛这小子敢设圈套算计我,我咋能轻易放过他呢,我要让他知道招惹我会是啥下场。” 秦俊鸟说:“关老板,这我可得给你打个预防针,你想教训周建涛一下可以,不过千万别‘弄’出人命来,周建涛虽然啥都不是,不过他家里人可是非常有背景的,听说他家里有好多亲戚都是县里市里的领导,要是把事情闹大了,恐怕会对你不利。” 关久鹏说:“这个我有分寸,我就是想让周建涛吃点儿苦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老子的头上动土。” 这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走了进来,这个老头姓肖,他就住在粮食加工厂的‘门’房里。老肖头原本是粮食加工厂的更夫,后来粮食加工厂停产,他也失业了,后来关久鹏租下了粮食加工厂,他看到老肖头孤身一个人,没媳‘妇’没孩子也没啥亲人,‘挺’可怜的,就让老肖头留了下来,继续住在‘门’房里,平时帮他看家做饭,再干些琐碎的家务活。 老肖头说:“久鹏,早饭我已经做好了,你和你的朋友快来吃饭吧。” 关久鹏说:“知道了,等我们洗完脸就去吃饭。” 老肖头说:“那好,我等你们来一起吃。” 老肖头说完回‘门’房去了。 秦俊鸟和关久鹏穿好衣服,然后洗了把脸,来到‘门’房跟老肖头一起吃了早饭。 吃完早饭后,老肖头说:“久鹏,有个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 关久鹏说:“肖叔,你想跟我说啥啊?” 老肖头说:“久鹏,这几天总有一些生人在粮食加工厂的周围转悠,我怕这些人没安啥好心,‘弄’不好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关久鹏说:“他们有多人?” 老肖头说:“可能有三四个吧,你也知道我年纪大了,看人有些眼‘花’,不过最少得有三个人。” 关久鹏说:“我知道了,就这几个人没啥好怕的,他们掀不起多大的‘浪’来。” 老肖头说:“久鹏,我知道你手底下的兄弟多,可你也不能太大意了,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就怕这些人在背后下黑手。” 关久鹏说:“肖叔,我会小心的,你也要小心一些,平时最好少出‘门’。” 老肖头说:“你不用担心我,我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已经活够本了,就算马上死了也没啥可惜的。” 关久鹏说:“肖叔,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没人敢把你咋样的,要是有人敢动你一下,我不会放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