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喊也没有用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4章 喊也没有用

牛红旗要了两瓶高档的白酒,又要了十几瓶啤酒。秦俊鸟虽然很少喝酒,但是他知道白酒和啤酒这两种酒是不能混在一起喝的,这两种单独喝哪一种酒都问题不大,但是这两种酒要是掺和在一起喝的话,可是非常容易醉人的。这个牛红旗摆明了就没安什么好心。 牛红旗笑着说:“七巧啊,我们们难得能在一起吃饭,今天我们们可要尽兴啊。” 丁七巧大方地冲着牛红旗也笑了一下,说:“牛主任,你放心,我是不会扫你的兴的。” 牛红旗不怀好意地盯着丁七巧高耸的胸脯,咽了一大口唾沫,说:“好,爽快,有你这句话,七巧,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丁七巧说:“能跟你牛主任成为朋友,这可是我的荣幸啊。” 牛红旗摆了摆手,说:“啥荣幸不荣幸的。七巧,你要是真把我当朋友的话,就别跟我说这些客套话了。” 丁七巧笑着说:“中,我听牛主任你的,我就不跟你客套了。” 牛红旗说:“这就对了吗,在饭桌上没啥主任不主任的,我们们都是一样平等的人。” 这时雅间的门一开,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秦俊鸟坐在那里始终一声不吭,阴沉着脸看着牛红旗,秦俊鸟对牛红旗这种人没一点儿好感,从心里往外讨厌。 牛红旗也看出来秦俊鸟对他非常反感,他冲着秦俊鸟笑了一下,问:“七巧,我们们说了半天的话,跟你一起来的这个小兄弟是谁啊?我看着他挺面熟的。” 丁七巧说:“牛主任,他叫秦俊鸟,是我的弟弟,你上次见过他的,就在这个饭店。当时梨子也在,你咋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秦俊鸟这时看了丁七巧一眼,虽然他不知道丁七巧为啥说自己是她的弟弟,不过她这么说也对,按秦俊鸟的年纪的确像她的弟弟。 牛红旗一拍自己的脑门,恍然说:“哦,我想起来了,我们们是见过面,你看我这记性,真是老了,脑子不中用了。” 丁七巧马上拍马屁说:“牛主任,你咋能说自己老呢,我看你的面相啊就像那三十几岁的人,一点也不显老。” 牛红旗被丁七巧夸得咧嘴大笑说:“七巧啊,你可真会说话,嘴比那抹了蜜还甜。” 丁七巧这时给秦俊鸟使了个眼色说:“俊鸟,还不快给牛主任问好。” 秦俊鸟会意地站起身来,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牛主任,你好。” 牛红旗也站起身来,伸出右手,打量着秦俊鸟说:“你好。” 秦俊鸟也伸出手来,用力地握了一下牛红旗的手,牛红旗的手被秦俊鸟握得“咯吱”直响,痛得他龇牙咧嘴的,一张脸都快要扭成一团了。 两个人握完手后,牛红旗皱着眉头甩了几下手,有些畏惧地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七巧啊,你这个弟弟的手劲可真大,差点没把我的手给捏碎了。”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牛主任,你可别见外啊,我弟弟是个种地的农民,没见过啥世面,就是身子骨好,有把子力气,干啥事情都没轻没重的。” 牛红旗干笑了几声,说:“没关系,我原来也是农民,要不是当了这个信用社的主任,说不定我现在也在老家种地呢。” 这个时候菜已经上齐了,牛红旗让服务员把酒瓶打开,然后拿起一瓶白酒,先给丁七巧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最后给他自己也倒了一杯。 牛红旗举起酒杯,在两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说:“我敬你们两个人一杯。” 丁七巧端起酒杯急忙说:“牛主任,咋能让你先敬我们们酒呢,应该让我们们先敬你才对啊。” 牛红旗说:“我说过了,这是在饭桌上,没啥主任不主任的,谁先敬谁都一样。” 牛红旗说完,一扬脖,就把满满的一杯白酒给喝干了。 喝完后,牛红旗还把杯子倒了过来,杯子口朝下,向秦俊鸟和丁七巧示意了一下他把酒喝得一滴不剩。 秦俊鸟和丁七巧互相看了一眼,也只能把酒全都喝了。 牛红旗看着两个人把酒都喝干了,笑着说:“好样的,这么喝酒才痛快吗。” 秦俊鸟冷冷地看了牛红旗一眼,在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恨不得一酒瓶子把他的脑袋给砸开花了。 牛红旗接下来频频地给秦俊鸟和丁七巧敬酒,喝完了白酒就喝啤酒。虽然秦俊鸟知道牛红旗就是想灌他和丁七巧,可是为了能顺利地拿到贷款,他也只能忍气吞声装孙子了。 没过多久,秦俊鸟的脑袋就开始发沉,上下眼皮也开始不停地打架,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说:“七巧姐,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儿就回来。” 丁七巧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不过她却一点儿醉意都没有,两只眼睛反而越喝越亮,她说:“你去吧,别走远了。” 秦俊鸟说:“我知道,我一会儿就回来。” 秦俊鸟看了牛红旗一眼,牛红旗也有几分醉意了,他虽然打算把秦俊鸟和丁七巧都给灌醉,可是他低估了丁七巧的酒量,丁七巧的酒量比牛红旗和秦俊鸟的都要好。其实这也难怪,丁七巧既然懂得酿酒,当然也懂得喝酒了,牛红旗想把她灌醉是打错了算盘。 秦俊鸟走出雅间后,看到隔壁的雅间门开着,而且里面也没啥人,就走了进去,坐到沙发上打起瞌睡来。 雅间里只剩下了牛红旗和丁七巧,牛红旗走到门口把雅间的门关好,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走到丁七巧的面前,打了一个酒嗝,笑着说:“七巧,这里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们两个人,我们们喝个交杯酒怎么样啊?” 丁七巧看了牛红旗一眼,脸色微微一变,说:“牛主任,你喝多了吧,我咋能跟你喝交杯酒呢。” 牛红旗说:“你咋不能跟我喝交杯酒,你不是想要贷款吗,只要你跟我喝了这杯交杯酒,你想贷多少钱我都给你贷。” 丁七巧说:“牛主任,你把我当成啥人了,这酒我可以跟你喝,但就是不能喝交杯酒。” 牛红旗有些不高兴地说:“七巧,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了。” 丁七巧说:“牛主任,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是你提的要求太过分了。” 牛红旗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丁七巧,说:“七巧,不就是喝个交杯酒吗,这有啥难的,你又不会缺啥少啥的。再说你又不是啥黄花大闺女,你有啥可害臊的。” 丁七巧这时站起身来,没好气地说:“牛主任,你要是再说这些不咸不淡的话,我可要走了。” 牛红旗一把拉住丁七巧的手,说:“七巧,你别走啊,你要是走了,我可咋办啊。” 丁七巧把脸一沉,冷冷地说:“牛主任,请你把我的手放开。” 牛红旗嘿嘿笑了几声,说:“七巧,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让我好好地摸你几下吧。” 丁七巧生气地说:“牛主任,我可不是那种让男人随便欺负的女人,你最好马上放开我。” 牛红旗不仅没有放手,反而一把抱住了丁七巧,他借着酒劲儿说:“七巧,你长得可真好看,你知道吗,看着你这张迷人的脸蛋,我这心里就痒痒的,我就忍不住想抱着你。” 丁七巧挣扎了几下,尖声说:“牛红旗,你快放开我。” 牛红旗把嘴凑到丁七巧的嘴边,伸出舌头来要舔她的嘴唇,丁七巧吓得急忙伸出手把他的嘴给挡住了。 牛红旗在丁七巧的手上像狗一样的嗅了嗅,一脸陶醉地说:“香,真香,我就喜欢有香味的女人。” 丁七巧急忙把手缩了回来,这时牛红旗猛地将丁七巧按在了桌子上,用身子死死地把丁七巧的身子压住,眼睛死死地盯着丁七巧的两个肉峰,喘着粗气说:“七巧,今天只要你跟了我,别说是十五万,就是一百万我也给你贷。” 丁七巧双腿乱蹬,奋力地反抗着,大声地说:“牛红旗,你想干啥呀,快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可就要喊人了。” 牛红旗大笑了几声说:“这个雅间都是用隔音材料装修的,你就算喊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听见的。我看你还是乖乖地配合我吧,这样我舒服了,你也享受到了。我们们两个谁也不损失啥。” 丁七巧一看情况危急,吓得大声呼喊了起来:“来人啊,救命啊。” 牛红旗一看丁七巧叫了起来,一低头把嘴堵在了丁七巧的嘴上,丁七巧马上就叫不出声音来了。与此同时,牛红旗的一双手也伸向丁七巧的一对肉峰上,隔着衣服乱摸起来。 丁七巧只能不停地扭动着身子不让他得逞,可丁七巧的体力有限,她反抗了一会儿,体力就有些渐渐不支了。 牛红旗瞅准机会,把丁七巧的外衣扒掉,又把她的毛衣和衬衣一撩,她那一对被胸罩紧紧包裹着的肉峰就呈现在了牛红旗的眼前,牛红旗舔了舔嘴唇,看着那两个半露在外雪白的肉峰,呼吸马上变得急促起来。 丁七巧已经有些绝望了,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叫喊着:“俊鸟,你快来啊,快来救我。” 牛红旗一低头,伸出舌头在丁七巧那露在外边的肉峰上胡乱地舔了起来。去分享

上一篇   第73章 下定决心

下一篇   第75章 先报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