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早有打算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36章 早有打算

吕建平说:“秦俊鸟,你到底想咋样?你不会想拿这件事情来敲诈我吧。。:。” 秦俊鸟笑了笑,说:“其实我也不想咋样,你把佟顺亮害得那么惨,应该还佟顺亮一个公道。” 吕建平说:“我最后再说一遍,佟顺亮的事情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别含血喷人,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没工夫跟你在这里胡扯。” 吕建平说完一甩胳膊急匆匆地走了,他本来是打算去赌场的,现在却掉头向大厅的方向走去。 关久鹏看着吕建平的背景,问了一句:“秦老板,这个人就是麻乡长的‘女’婿吕建平吧?” 秦俊鸟说:“没错,他就是麻有良的‘女’婿,现在是乡里的副乡长,这个狗日的可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以说是恶贯满盈了。” 关久鹏说:“关于这个吕建平的事情我也有些耳闻,不过我一直没有机会跟他见上一面,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上了。” 秦俊鸟说:“像他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不见也罢,他和他的老丈人麻有良都是咱们棋盘乡的祸害,乡里的人对他们两个人都恨得牙痒痒。” 关久鹏说:“我听说最近任国富跟这个吕建平走得‘挺’近,两个人没少在一起吃喝玩乐,我想任国富肯定没安啥好心,‘弄’不好他是想利用吕建平来对付你。”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任国富想利用吕建平来对付我那是打错了算盘,吕建平那小子有把柄攥在我的手里,谅他也不敢把我咋样。” 关久鹏好奇地说:“那个吕建平到底有啥把柄在你的手里攥着啊?能跟我说说吗。” 秦俊鸟说:“等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再跟你细说。” 秦俊鸟和关久鹏来到了餐厅,两个人点了酒菜,一边吃着一边说起了吕建平在佟家庄干的坏事儿,关久鹏听了之后勃然大怒,他猛地一拍桌子,说:“这个吕建平真是连畜生都不如,早知道是这样,刚才咱们就不应该让他走。” 桌上的杯碗盘碟被震得“叮当”‘乱’响,酒杯里的酒也被震得溅了出来,有几滴酒还溅在了秦俊鸟的脸上。 秦俊鸟用手擦了擦脸上的酒,说:“关老板,你可别忘了,他现在还是副乡长,在棋盘乡这一亩三分地咱们动不了他,毕竟他是官,咱们是民,这小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关久鹏有些气不过,说:“难道佟顺亮他媳‘妇’就白死了吗?这可是一条人命啊,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秦俊鸟说:“现在还不是跟吕建平算账的时候,先让吕建平这小子蹦跶几天,等时机到了再跟他算总账。” 关久鹏笑了笑,说:“看来你早有打算,我想吕建平这小子离倒霉的日子可不远了。” 秦俊鸟说:“其实要是单单对付吕建平一个人的话,并不是啥难事儿,问题是他的背后还有一个麻有良,麻有良在棋盘乡当了二十几年的领导干部,树大根深,有他给吕建平撑腰,没人能把吕建平咋样,所以要想收拾吕建平,就必须得先把麻有良扳倒。” 关久鹏说:“你说的有道理,要不是有麻有良这棵大树做依靠,那个吕建平也不敢这么嚣张。” 秦俊鸟说:“这些年麻有良和他家里的人可把棋盘乡的人给害苦了,要是不把麻家的人全都送进监狱里,这棋盘乡的老百姓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这个时候餐厅里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秦俊鸟看了看,来餐厅吃饭的人都是一些穿着体面的城里人,很少能见到棋盘乡的人。 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到两个人的桌旁坐了下来,他笑着说:“两位老板,我这里有一个发财的‘门’路,就是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跟我一起合伙干。” 秦俊鸟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跟这种人他无话可说。像这种人多半都是骗子,秦俊鸟以前也遇到过几个。 关久鹏倒是对这个男人‘挺’感兴趣的,他笑笑,说:“就是不知道你有啥发财的‘门’路啊?能说给我们听听吗。” 男人向左右看了看,说:“这里人太多了,咱们能找个人少的地方说吗。” 关久鹏说:“好啊,餐厅的隔壁是个茶馆,茶馆里的人少,咱们到茶馆去说吧。” 男人点头说:“那好,咱们就去茶馆。” 关久鹏这时站起身来,然后冲着秦俊鸟使了一个眼‘色’,秦俊鸟明白他的意思,关久鹏是想让秦俊鸟跟他一起去。 关久鹏和男人出了餐厅,秦俊鸟紧跟在两个人的身后,虽然他对男人所说的发财的‘门’路并不感兴趣,不过他倒是想听听男人都说些啥。 餐厅的隔壁就是茶馆,茶馆里的人不算多,毕竟现在这个时间是吃晚饭的时候,而不是喝茶的时候。 三个人进到一个雅间里,关久鹏要了一壶好茶和一碟瓜子,然后让服务员把雅间的‘门’关好。 关久鹏拿起茶壶给男人倒了一杯茶,笑着说:“这位兄弟,快说吧,你到底有啥发财的‘门’路啊?” 男人说:“你们听说过任国富这个人吗?” 关久鹏愣了一下,说:“你也认识任国富?” 男人说:“我不认识任国富,不过我认识他身边的人,我听说这个任国富可是一个大富豪,最近我的手头有点紧,想‘弄’点儿钱‘花’‘花’,所以我想找人合伙绑架这个任国富,在他的身上敲出一笔钱来。” 关久鹏说:“兄弟,你找错人了,我们都是正经人,这绑架的事情我们可不干。” 男人撇了撇嘴,用带有几分嘲讽的口气说:“你们都到这个地方来了,你还好意思你们是正经人,咱们都是一路货‘色’,要不然也不会跑到这个吃人‘肉’喝人血的地方来。” 关久鹏说:“兄弟,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是被这个地方给坑害过啊。” 男人冷笑了几声,苦着脸说:“何止是坑害过,我都被这个地方给害苦了,我在这里前前后后都输了两百多万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我媳‘妇’也跟我离婚了,我现在啥都没有了,就剩这一条贱命了。”

上一篇   第735章 揭露罪行

下一篇   第737章 事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