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钞票更可靠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34章 钞票更可靠

关久鹏和秦俊鸟来到了舞厅的‘门’口,舞厅里这时没有几个客人,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正围坐在一张玻璃茶几前打扑克,不用问这些‘女’人就是舞厅里专‘门’陪客人跳舞的陪舞小姐。 这时一个年轻的‘女’人向舞厅的‘门’口走了过来,看‘女’人的打扮应该也是个陪舞小姐。 就在‘女’人经过关久鹏的身边时,关久鹏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说:“小欣在吗?” 关久鹏这一下用力有些过猛,‘女’人痛得一皱眉头,说:“我就是小欣。” 关久鹏打量了‘女’人几眼,说:“你真是小欣?” ‘女’人点了点头,说:“没错,我就是小欣,你找我有啥事情啊?” 关久鹏说:“周建涛来找过你吗?” 小欣说:“他刚才是来找过我……” 没等小欣把话说完,关久鹏打断她的话,说:“你知道周建涛现在在啥地方吗?你最好跟我说实话,不然的话没你好果子吃。” 关久鹏说完‘露’出一脸凶相,小欣吓得身子一哆嗦,颤声说:“他现在就在我屋里,我正要回屋去看他呢。” 关久鹏说:“快带我们去你屋里,我们有事情要找他。” 小欣也不敢多问,说:“那好吧,你们跟我来吧。” 秦俊鸟和关久鹏跟着小欣来到了她住的屋子,等到了屋‘门’口,只见屋子的‘门’开着,秦俊鸟快步跑进了屋子里,屋子里空空如也,根本不见周建涛的踪影,很明显周建涛已经走了。 秦俊鸟有些泄气地说:“关老板,咱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又让这小子给跑了。” 关久鹏说:“他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只要周建涛的人还在棋盘乡,我就能找到他。” 秦俊鸟说:“关老板,要不咱们再去问问老黄,看看周建涛还能跑到啥地方去?” 关久鹏说:“不用问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周建涛肯定去找他表哥任国富了,这个时候也就任国富能帮他。” 秦俊鸟说:“那咱们咋办?” 关久鹏说:“咱们还是回赌场去吧,我想跟那个周魁赌几把。” 秦俊鸟说:“那好吧。” 秦俊鸟和关久鹏回到了赌场里,这时赌场里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那个周魁还在赌,不过看他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肯定是又输了不少钱。 关久鹏说:“秦老板,跟我一起去玩几把吧。” 秦俊鸟摇了摇头,笑着说:“关老板,我不太喜欢赌钱,还是你自己去吧。” 关久鹏说:“那好,既然你不喜欢赌钱,那我也不勉强你。” 关久鹏说完向周魁所在的赌桌走去。 秦俊鸟走到一个角落里,在一个沙发前坐了下来。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并且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秦俊鸟看了‘女’人一眼,‘女’人打扮的很时髦,模样长得还算标致,就是脸上的妆化的太浓了。 秦俊鸟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啥正经‘女’人,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很可能是那种靠“卖‘肉’”过活的‘女’人。 ‘女’人这时把一只手放到秦俊鸟的肩膀上,轻轻捏了几下,笑着说:“这位老板,你是第一次来这里玩吧,我以前在这赌场里可没见过你。”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没错,我是第一次来这里玩。” ‘女’人说:“老板,你喜欢玩啥东西啊?是牌九还是扑克?” 秦俊鸟说:“牌九和扑克我都不想玩。” ‘女’人说:“那你想玩啥啊?” 秦俊鸟这时眯起眼睛盯着‘女’人的‘胸’脯,说:“我想玩啥,你还不知道吗?” ‘女’人“咯”“咯”笑了几声,说:“你可真坏。” 秦俊鸟说:“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可不太喜欢太老实的男人哦。” ‘女’人说:“没想到你还‘挺’了解‘女’人的吗。” 秦俊鸟说:“我还不算太了解,要不然我的媳‘妇’就不会跟别的男人跑了。” ‘女’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秦俊鸟,说:“你说你的媳‘妇’跟别的男人跑了,这是真的吗?” 秦俊鸟说:“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你。” ‘女’人说:“这么说你的身边正好缺一个‘女’人。” 秦俊鸟说:“是啊,自从我媳‘妇’走了之后,我就一直一个人过日子。” ‘女’人叹了口气,说:“你好可怜啊,这么年纪轻轻的,就一个人独守空房。” 秦俊鸟说:“我也不想这样,谁让我没把自己的媳‘妇’看住呢。” ‘女’人说:“你难道就不想再找一个‘女’人吗?” 秦俊鸟说:“当然想了,我天天晚上做梦都想,可是就我这个模样,哪个‘女’人愿意跟我啊。” ‘女’人说:“你这个模样咋了,你又不缺胳膊不少‘腿’的,这长相对于男人来说并不重要,男人要想讨‘女’人的喜欢,最重要的是腰包里都有大把的钞票。” 秦俊鸟说:“可惜啊,有的‘女’人并不喜欢钞票。” ‘女’人说:“不喜欢钞票的‘女’人都是傻蛋,这年月没有比钞票更可靠的东西了。” 秦俊鸟说:“难道这钞票比男人还可靠吗?” ‘女’人说:“那当然了,这年月男人没有几个靠得住的,你没听人说这男人有钱就变坏吗,这有钱的男人咱们先不说,可有的男人没钱也变坏,我算把这些男人给看透了。” 秦俊鸟说:“看来跟男人相比你更喜欢男人的钞票啊?” ‘女’人说:“这男人和钞票我都喜欢,尤其是像你这种男人,我更喜欢。” 秦俊鸟说:“你为啥喜欢我啊?” ‘女’人说:“因为你没有媳‘妇’,你媳‘妇’都跟别的男人跑了,你肯定想‘女’人都快想疯了吧。” 秦俊鸟说:“你连这都知道。” ‘女’人笑了笑,说:“我当然知道了,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是一个样,这‘女’人就跟那大烟一样,一旦沾染上了,就戒不掉了,这男人要是尝到过‘女’人的滋味了,那这一辈子就离不开‘女’人了。” 秦俊鸟说:“听你这么一说,这男人还真是‘挺’没出息的。” ‘女’人说:“其实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男人吗,身边当然少不了‘女’人了,要不然活着还有啥意思啊。” 秦俊鸟说:“你说的没错,这男人的身边要是没有‘女’人的话,那不成了和尚了吗。”

下一篇   第735章 揭露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