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下定决心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3章 下定决心

很快秦俊鸟和丁七巧就拿来了三万块钱,秦俊鸟当着村里人的面把钱廖金宝欠的两万多块钱还给了赵德旺。 赵德旺接过钱后,用手指蘸着唾沫数了一下,眯缝着眼睛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一分不差,我和廖金宝的帐就算两清了。兄弟们放人!” 那两个架着廖小珠的男人马上把手放开,廖小珠急忙跑到了秦俊鸟的身后,紧抓秦俊鸟的手不放,她显然有些惊吓过度。 秦俊鸟说:“廖金宝欠你的钱,我已经替他还了,在场的村子里人都是见证,你以后你要是再敢骚扰廖家人的话,可我们们可就要好好地说道说道了。” 赵德旺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放心,我要回了我的钱,就不会再去找廖金宝和他女儿的麻烦的。” 秦俊鸟也笑了一下,说:“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赵德旺冲着他带来的那几个人摆了摆手,得意地说:“兄弟们,回村。” 赵德旺临走前目光贪婪地看了廖小珠一眼,那眼神恨不得能一口把廖小珠给吞下去。 赵德旺走后,村里人一看事情解决了也都散了,各自向自己的家里走去,只剩下了秦俊鸟和廖小珠。 丁七巧也很识趣地悄悄一个人走了,她看得出来秦俊鸟跟廖小珠的关系不一般,秦俊鸟为了廖小珠肯开口向她借钱就是很好的说明,所以她不想打搅两个人。 廖小珠双眼饱含深情地看着秦俊鸟,问:“俊鸟,刚才借你钱的那个女人叫七巧对吗?” 秦俊鸟说:“她叫啥名字,你咋知道的。” 廖小珠笑着说:“我长得耳朵干啥的,你刚才叫她七巧姐,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我咋会听不到吗。” 秦俊鸟说:“今天多亏了七巧姐了,要不是有她帮忙,这事儿还真不好办。” 廖小珠又问:“俊鸟,你跟那个七巧姐是啥关系呀?”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七巧姐是梨子姐的好朋友,说起来也算是我的朋友吧。” 廖小珠有些不相信地说:“我看没那么简单,她能一下子借你这么多钱,你跟她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秦俊鸟在廖小珠的话里听出了一些酸溜溜的味道,不过这也很正常,要是换了别人也会这么想的。要知道三万块钱在九十年代初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丁七巧跟秦俊鸟非亲非故的,要不是两个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丁七巧根本不可能借给他这么多钱。 秦俊鸟笑着说:“小珠,你千万别多想,我跟七巧姐其实连朋友都算不上,我们们刚认识没几天,七巧姐也是看在梨子姐的面子上才借给我钱的。” 秦俊鸟说这这个理由似乎还能站得住脚,廖小珠说:“俊鸟,这钱算我借的,将来我会还给他的。” 秦俊鸟说:“这事儿你不用放在心上,钱我会还的,不用你来还。” 廖小珠说:“那可不成,你跟她借钱是替我爸还债,这钱本来就应该由我们们家人来还。” 秦俊鸟说:“小珠,钱的事情以后再说,你现在还是去县城凤凰姐家里再住一些日子吧,我怕这个赵德旺还来找你的麻烦,我看他临走时看你的眼神不对,他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廖小珠一想秦俊鸟说的也有道理,点头说:“好吧,我听你的,我去凤凰姐家再住一些日子。” 秦俊鸟说:“我看你就别在村子里耽搁了,我现在就送你走吧。” 廖小珠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刚才的事情的确把她给吓着了,她可不想再落在那个赵德旺的手里,她点头说:“中。” 秦俊鸟又把还完赵德旺的钱后剩下的那些钱塞给了廖小珠,说:“小珠,这些钱你拿着,你到了县城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带到身上留着应急用。” 廖小珠摇头说:“这钱我不能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秦俊鸟说:“小珠,听话,把钱收好,不然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廖小珠想了一下,说:“好吧,这钱我收下,不过以后我有了钱会还给你的。” 秦俊鸟把廖小珠送到了乡里,亲眼看着她坐上了去县城的客车才放心地回了村。 回到村里以后,秦俊鸟没有先回家,他直接去了大甜梨家,丁七巧一下子就借给她三万块钱,他当然得去好好地谢谢人家。 秦俊鸟来到大甜梨家进了屋之后,丁七巧正在给孩子洗尿布,她一看秦俊鸟来了,急忙放下手里的尿布,说:“俊鸟,你来了。” 秦俊鸟向四处扫了几眼,并没有看到大甜梨,他笑着问:“七巧姐,梨子姐咋没在家里?” 丁七巧说:“她回县城了,早上就走了。” 秦俊鸟又问:“那梨子姐她啥时候回来啊?” 丁七巧说:“这可不好说,她那个录像厅离不开她,这次要不是我来了,她也不会在家里住这么长时间的。” 秦俊鸟这时把话转到正题上说:“七巧姐,你借我的那三万块钱,我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还给你,不过你放心,等我一有钱了,这钱我一定会还的。” 丁七巧笑着说:“钱的事情不着急,我还想跟你说说酒厂的事情,下个月等天气转好了,我就想把酒厂的事情弄起来,你要是来帮我的话,这三万块你就不用还了,就当是你入的股份,你看怎么样?” 秦俊鸟想了想,说:“七巧,这开酒厂真能挣到钱吗?” 丁七巧自信地说:“你要是跟着我一起干的话,我保证你不出三年就能住上小洋楼,开上小汽车。” 秦俊鸟有些心动了,说:“七巧姐,这开酒厂我可是个外行,我就怕我帮不上你的忙,反而给你添乱。” 丁七巧说:“我看人不会错的,你肯定能行的。” 秦俊鸟一咬牙,下定决心说:“好吧,七巧姐,我跟你干了。” 丁七巧一听秦俊鸟同意了,欣喜万分地说:“太好了,俊鸟,我一直都在等着你说这句话呢。” 秦俊鸟说:“七巧姐,那我们们就说定了,我们们两个人一起开这个酒厂,不过厂子里的所有事情我都听你的。” 丁七巧说:“厂子里的事情还是我们们两个人商量着来,不一定要非得听我的。” 秦俊鸟笑着说:“七巧姐,我对开酒厂的事情啥都不懂,你就算跟我商量也没啥用。” 丁七巧说:“俊鸟,你明天跟我去乡里一趟,我想去找那个牛红旗办贷款的事情。” 秦俊鸟说:“那个牛红旗以前不是不给你贷款吗?现在咋又同意给你贷款了。” 丁七巧笑了一下,说:“这事儿全是梨子的功劳,我也不知道梨子用了啥办法,那个牛红旗乖乖地就把贷款给批了。” 秦俊鸟说:“既然贷款已经批了,那我陪你去乡里找那个牛红旗。” 到了第二天,丁七巧让大甜梨的嫂子帮她带着孩子,她跟秦俊鸟去了乡里。 到了信用社后,牛红旗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他一看丁七巧和秦俊鸟来了,知道他们干什么来了。 牛红旗放下报纸,站起身来笑着说:“呦,这不是七巧吗?你可是稀客呀,快坐。” 丁七巧也陪着笑脸说:“牛主任,稀客这两个字我可不敢当,你就别跟我说笑话了。” 牛红旗向丁七巧的身后看了几眼,问:“七巧,梨子今天咋没有来啊?” 丁七巧说:“梨子去县城了,牛主任,你找她有啥事儿啊?” 牛红旗说:“我没啥事儿了,就是好长时间没看到梨子我有些想她了。” 丁七巧笑着说:“牛主任,你要是想她了,哪天我让她来看看你。” 牛红旗的眼睛一亮,说:“好啊,她要是不愿意看我,我也可以去看她。只要她不躲着我就好了。” 丁七巧这时说:“牛主任,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办贷款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你今天有没有时间,你要是没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改天再来。” 牛红旗坐了下来,看了丁七巧一眼,换了个腔调说:“七巧啊,贷款的事情好说,既然我已经答应了,我一定会给你办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丁七巧知道牛红旗说这些话是另有目的,像牛红旗这种人不给他吃点儿甜头,他是不会给你办事的。 丁七巧说:“牛主任,你要是有什么话不方便在这里说的话,我们们可以找一个清净点儿的地方边吃边说。” 牛红旗笑着说:“好啊,正好我还有些饿了,这顿饭我请你们。” 丁七巧说:“牛主任,咋能让你请我们们呢,你为了我的贷款的事情没少操心,应该我请你才是啊。” 牛红旗说:“不过就是吃顿饭吗,谁请谁都无所谓。” 牛红旗和丁七巧、秦俊鸟出了信用社,三个人一起来到了蒋新龙开的“棋盘乡大酒店”。 丁七巧要了一个雅间,三个人坐好后,丁七巧拿起菜单交到牛红旗的手上,笑着说:“牛主任,你是贵客,还是请你点菜吧。” 牛红旗也不客气,接过菜单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丁七巧说:“牛主任,你喜欢吃什么尽管点,千万不要客气。” 牛红旗看着菜单一口气点了十几个最贵的菜,点完菜后,牛红旗问:“七巧,你喜欢喝啥酒啊,是啤酒还是白酒?” 丁七巧说:“喝啥酒全听你牛主任的安排。”去分享

上一篇   第72章 父债子偿

下一篇   第74章 喊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