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地下乐园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28章 地下乐园

秦俊鸟心里有些纳闷,关久鹏说要带他来一个好地方,可这里不像是啥好地方,要说这里唯一一个能跟“好”字扯上关系的,就是面前这个‘女’人还不错。,:。 ‘女’人这时走到炕边,她伸手把炕上铺的板胶掀了起来,只见地板胶下边‘露’出一块正方形的木板。 关久鹏这时上了炕,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把木板掀开,只见下边‘露’出了一个‘洞’口,‘洞’口下边黑漆漆的,啥都看不见。 秦俊鸟吃了一惊,没想到这炕下边竟然还有通道,看来这个地方的确不是不太一样,至于好不好那就不好说了。 关久鹏看了秦俊鸟一眼,说:“秦老板,好地方就在下边,是你先下去,还是我先下去。” 秦俊鸟抬‘腿’上了炕,向‘洞’口下边看了一眼,说:“还是我先下去吧。” 秦俊鸟俯身钻进了‘洞’口,这时一股凉风迎面吹来,秦俊鸟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从‘洞’口往下走有一级一级的台阶向下延伸着,秦俊鸟暗自数了一下,从‘洞’口往下一共有三十级台阶,等下完了最后一级台阶,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大约有二十平米大小的地下室里,地下室里的光线非常昏暗,连盏灯都没有,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地下室里的情况,只见地下室空‘荡’‘荡’的,一件摆设也没有,这时他注意到对面的墙上有一扇‘门’。 秦俊鸟的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知道关久鹏也下来了。 关久鹏走到秦俊鸟的身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秦老板,跟我来。” 关久鹏说完走到‘门’前,轻轻地把‘门’推开,一片亮光顿时照‘射’进了地下室里。 秦俊鸟看到‘门’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的墙壁上都有白‘色’的壁灯,把走廊照得亮堂堂的。 关久鹏迈着大步走进了走廊里,秦俊鸟紧跟在他的身后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很大的大厅,这个大厅比棋盘乡大酒店的大厅还要大很多,大厅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般。 秦俊鸟和关久鹏刚走进大厅里,这时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便向两个人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女’人满脸含笑地说:“关老板,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来了,人家都要想死你了,你可真没良心。” 关久鹏笑了笑,说:“你恐怕不是在想我吧,你是在想我身上的钞票吧。” ‘女’人抿嘴说:“关老板,看你说的,你把人家想成啥人了,我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女’人。” 关久鹏说:“你说这话我可就不太相信了,这年月谁不喜欢钱啊,我还喜欢钱呢,喜欢钱不是啥罪大恶极的事情。” ‘女’人这时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关老板,这位是谁啊?我咋看着他眼生呢,他以前没来过这里吧?” 关久鹏说:“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玩。” ‘女’人走到秦俊鸟的身边,脸上‘露’出暧昧的表情,说:“关老板,既然你的这位朋友是第一次来,那就让我和我的姐妹好好地陪他玩玩吧。” 秦俊鸟当然知道‘女’人说“玩玩”是啥意思,看这两个‘女’人的打扮就知道她们是做皮‘肉’生意的,不过这两个‘女’人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估计价钱不会便宜。 关久鹏摆了摆手,说:“不用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晚上我们需要的时候再找你们。” ‘女’人有些扫兴地说:“那好吧,等晚上你们想要玩的时候就来找我们,看在你这个朋友第一次来这里的份上,我给你们打折。” ‘女’人说完冲着另一个‘女’人失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向大厅左边的一个走廊里走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关久鹏这时向大厅右边的一个走廊里看了一眼,说:“咱们还是去赌场里转一转吧,估计那里现在人不多,咱们说话也方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秦俊鸟点头说:“好吧。” 关久鹏快步向走廊里走去,秦俊鸟也快步跟了上去,两个人肩并肩地走着。 关久鹏说:“你没想到这里会有这样一个地方吧。” 秦俊鸟说:“的确没想到,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修建这么大规模的地下工程。” 关久鹏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有人说这个赌场背后的老板就是棋盘乡的乡长麻有良,可是麻有良从来没在这里‘露’过面。” 秦俊鸟说:“这里的老板就算不是麻有良,也应该跟麻有良有些关系,要是换成别人根本没有能力把这里‘弄’成这样。” 关久鹏说:“这里不仅有赌场,有各‘色’的‘女’人,还有歌厅、酒吧,只要是跟吃喝嫖赌沾边的事情这里都有,不过到这里来玩的人一般都不是本地人,或者说这里只接待有钱的城里人。” 秦俊鸟说:“没想到棋盘乡还有这种地方,我真是开了眼界了。” 关久鹏说:“白天的时候这里的客人还不多,到了晚上这里才热闹呢,你知道来这里的人管这个地方叫啥吗?” 秦俊鸟说:“叫啥啊?” 关久鹏说:“他们叫这个地方地下乐园。” 秦俊鸟说:“这个名字叫的好,这里的确是男人的乐园。” 关久鹏说:“你知道我为啥要带你到这个地方来吗?” 秦俊鸟摇摇头,说:“不知道。” 关久鹏说:“那个任国富也经常到这里来,尤其是最近这几天,他经常到这里来喝酒。” 秦俊鸟说:“我听说任国富这几天心情不好,他看上了一个棋盘乡的‘女’人,他想娶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不愿意嫁给他,所以他才借酒浇愁。” 关久鹏说:“还有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那个‘女’人不愿意嫁给他就对了,否则也会落得跟我妹妹一样的下场,像他那种人最好一辈子都找不到‘女’人。” 秦俊鸟说:“这几天任国富经常到这里来,要是我们在这里遇到他咋办啊?” 关久鹏说:“就在这里遇到他也没有关系,他又不敢把咱们咋样。” 秦俊鸟说:“你就不怕打草惊蛇吗?任国富要是认出你来,而且看到你跟我在一起,那不就是向他挑明了咱们两个人的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