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又遇周建涛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26章 又遇周建涛

袁芳冷笑了几声,脸上‘露’出轻蔑的表情说:“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你是个啥东西,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就是一个四处坑人的骗子,骗了钱就知道赌,你这些年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说起来我都替你脸红。。:。” 朱老板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说:“袁秘书,我又没有得罪你,你咋还冲着我来了,虽然我老朱以前干过不少坑‘蒙’拐骗的事情,可我也不是啥样的人都骗,我骗的都是那些有钱人,我这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袁芳说:“我可没工夫跟你磨牙,你给我听好了,任总说今天晚上让你哪里都不要去,晚上会有人来接你,到时候你跟那个接你的人去见任总,他找你有事情。” 朱老板说:“任老板他找我有啥事情啊?” 袁芳没好气地说:“不该问的事情你最好少问,等晚上你去见了任总就知道了。” 朱老板嘿嘿笑了几声,说:“袁秘书,我又不是外人,你先给我透漏一下呗,这样我心里也有数不是。” 袁芳说:“我就是任总的一个秘书,任总的事情我咋会知道呢,好了,我把话带到了,我得走了。” 袁芳说完转身就走了,不再搭理朱老板。 朱老板看着袁芳的背影,撇了撇嘴,自言自语地说:“臭娘们,你在老子的面前装啥呀,你不就是一个小秘书吗,不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个啥东西,见钱眼开的贱货。” 朱老板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走进了屋里,这一路上他几乎是把袁芳的所有亲戚都痛骂了一遍。 秦俊鸟看到朱老板走进来,问:“老朱,那个袁秘书来找你有啥事情啊?” 朱老板说:“她是来给任国富带话的,她说任国富晚上要见我。” 秦俊鸟说:“任国富晚上见你有啥事情啊?” 朱老板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任国富在搞啥名堂,任国富这个人做事情从来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秦俊鸟说:“看来咱们以后不能在你家里见面了,必须得换个地方,要是让任国富知道我来过你这里,他会起疑心的。” 朱老板想了一下,说:“我看不如这样吧,我跟乡中心小学的老张头认识,他在乡中心小学看大‘门’,以后你来的时候就到乡中心小学去找老张头,然后让老张头来找我,老张头平时也好赌几把,只要你给他钱,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这个老张头可靠吗,他不会把咱们的事情泄漏出去吧。” 朱老板说:“老张头绝对可靠,你别看他喜欢赌钱,可从来都不‘乱’说话。” 秦俊鸟说:“那我就放心了。” 秦俊鸟又跟朱老板闲聊了几句,快要到中午的时候离开了朱老板住的地方。 秦俊鸟来到了乡中心小学的大‘门’口,他的小轿车就停在这里,他走到车‘门’前,掏出钥匙刚想开车‘门’,这时只见一伙人迎面走了过来,秦俊鸟一眼就看周建涛走在了这伙人的最前头。 秦俊鸟在心里暗自叫了一声:“不好。”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周建涛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秦俊鸟本想快点儿钻进车里,躲开周建涛这伙人,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要是跟周建涛他们这些人动起手来,是占不到啥便宜的。 可还没等秦俊鸟把车‘门’打开,周建涛已经看到了秦俊鸟,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快步跑到秦俊鸟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不是秦俊鸟吗,你还认识老子吗?” 秦俊鸟本打算避开周建涛,可还是慢了一步,周建涛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他现在就是不想招惹周建涛也晚了。 秦俊鸟冷笑了几声,说:“扒了你的皮我认识你的骨头,不长记‘性’的东西,你忘了以前我是咋修理你的,你还敢来触我的眉头,我看你是属猪的,记吃不记打。” 周建涛这时瞪起眼睛,非常张狂地说:“秦俊鸟,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啥地方,这里是可不是你的酒厂,这里也不是麻家村,更没有麻有贵给你撑腰,你小子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儿,不然的话我把你‘弄’成残废。” 秦俊鸟冷哼了一声,说:“周建涛,你别以为你有帮手,我就怕你了,老子啥阵势没见过,就你们这几个狗杂碎别想吓住我。” 这时跟周建涛一起来的那几个人也到了周建涛的身后,这几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喜欢惹是生非的地痞流氓,跟周建涛鬼滚在一起的人不可能是啥好人。 周建涛这时看了一眼秦俊鸟停在秦俊鸟身旁的小轿车,撇了撇嘴,说:“秦俊鸟,今天老子不想跟你动手,我看这样吧,你给麻素格打个电话,让她过来陪我几天,说实话自从跟她离婚之后我还‘挺’舍不得她的,这些天我也玩了不少‘女’人,可还是觉得她最够味,只要你能把她找来,我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不然的话我连你和车一起砸,我把你和你的车全都砸零碎了。” 秦俊鸟强忍着‘胸’中的怒火,厉声说:“周建涛,你做梦去吧,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啥货‘色’,猪狗不如的东西,像你这种人活着还有啥意思,你早就该蹬‘腿’见阎王去了。” 周建涛说:“妈的,姓秦的,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麻素格可是我媳‘妇’,我跟你她在‘床’上亲热的时候,她不认识你是谁呢,要是让我知道你动了我媳‘妇’,看我不把你‘裤’裆里的那个烂东西给剜掉。” 秦俊鸟说:“素格不是你媳‘妇’,她跟你早就离婚了,她现在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你别痴心妄想了。” 周建涛说:“我看你就是皮痒痒了,欠揍的东西,兄弟们,给我砸,把这小子和这辆车全都给我砸了。” 那几个跟周建涛一起来的地痞无赖这时向秦俊鸟围拢过来,横眉立目地瞪着秦俊鸟,拉开了架势要跟秦俊鸟动手。 秦俊鸟也做好了准备,虽然他一个人难以应对这么多人,可他还是横下一条心,要跟周建涛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他绝对不会向周建涛低头服软的。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眼看着一场恶斗就要不可避免。

上一篇   第725章 秘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