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父债子偿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2章 父债子偿

两个人紧穿慢穿还是没来得及,廖小珠刚把胸罩戴好,秦俊鸟也才穿上衬裤,苏秋月一推门走进了里间屋子。 苏秋月一看两个人正光着身子,神情慌张地在穿衣服,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慌忙转身跑了出去。 秦俊鸟和廖小珠非常尴尬地穿着衣服,两个人根本没有想到苏秋月会在这个时候走进来,苏秋月这也算是捉奸在床。这种事情如果是换成了别的女人早就又哭又闹了,因为苏秋月和秦俊鸟的关系有些特殊,两个人只是挂名夫妻,苏秋月就是撞到了这场面也只能跑开。 两个人穿好衣服后,秦俊鸟先从里间屋子里走了出来,他向四处看了几眼,苏秋月没有在屋子里。 秦俊鸟走到屋外,看到苏秋月正坐在大门口的一个石墩上。秦俊鸟硬着头皮走过去,讪讪地笑了一下,说:“秋月,你回来了。” 苏秋月看都没看他一眼,站起身来冷冷地说:“回来了。” 这个时候廖小珠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有些难为情地说:“秋月嫂子,刚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跟俊鸟没有关系……” 没等廖小珠把话说完,苏秋月忽然打断她说:“刚才我啥都没看见,你不用个跟我解释啥了。” 廖小珠说:“秋月嫂子,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对不起你,你想打我骂我,咋样对我都成,你可千万别错怪了俊鸟,都是我在勾引他。” 苏秋月面无表情地说:“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以后我们们谁也不要再提了,就当它没有发生过。” 廖小珠张嘴刚想说话,苏秋月转身走进了里间屋子。 廖小珠心里知道虽然苏秋月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生气,但她的心里肯定不舒服,她也是女人,她了解女人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秦俊鸟这时说:“小珠,我看今晚你还是去梨子姐家睡一晚吧,明天我送你回县城。” 廖小珠点头说:“好吧,我现在就去梨子姐家,你跟秋月嫂子好好说说,让她别生咱俩的气。” 秦俊鸟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说:“你走吧,这事儿我知道该怎么跟她说,你就不用管了。” 廖小珠走了以后,秦俊鸟想跟苏秋月把刚才的事情说清楚,可是他知道这种事情是说不清楚的。不过苏秋月回来的正是时候,要是她再晚回来一会儿,说不定他和廖小珠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到了那个时候他在苏秋月的面前可就真抬不起头了。 秦俊鸟走到里间屋子的门口,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问:“秋月,你吃过饭了没有?你要是没吃的话,我这就给你做去。” 苏秋月在屋子里答了一句:“我吃过了。” 秦俊鸟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跟她解释刚才的事情,就在这时孟庆生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说:“俊鸟,不好了,小珠出事儿了?”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问:“庆生哥,小珠出啥事儿了?” 孟庆生说:“我刚才开着拖拉机进村的时候看到小珠被几个外村的男人给围住了,那些人对她动手动脚的,还要拿绳子绑她。” 秦俊鸟说:“他们现在还在村子里吗?” 孟庆生说:“他们还在,我当时看到他们对小珠没安什么好心,就找了几个村里人把他们拦住了。” 秦俊鸟有些着急地说:“庆生哥,你快带我去看一看。” 秦俊鸟跟着孟庆生心急火燎地向村子里跑去,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原来自从廖金宝躲起来以后,赵德旺就住在廖金宝家不走了,并且他还找人守在了龙王庙村通往外边的各个路口。廖小珠回村时恰好被守在村外的赵德旺的人看到了,廖小珠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漂亮姑娘,所以那个人马上就认出她来,并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住在她家的赵德旺,赵德旺知道后立即带人把廖小珠给截住了,想把她带回村里去当媳妇抵债,幸好这件事儿被孟庆生看到了,要不然廖小珠很可能就被赵德旺给抢走了。 当两个人跑到离村口时,秦俊鸟看到一群村里人把几个外村的男人给堵在了村口。 那几个外村男人为首的是一个头发花白长着一脸横肉的老头,看他的样子得有五十多岁了,秦俊鸟不用猜也知道,这个老头就是赵德旺。 廖小珠就在赵德旺的身后,两人外村的男人正架着她的胳膊,廖小珠根本动弹不得。 赵德旺瞪着一双三角睛看着村里人,大声地说:“你们赶紧给我把路让开,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怕你们。” 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村里人说:“谁说这事儿跟我们们没有关系,你们大白天的就敢在我们们村里抢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赶快把人给我放了,不然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赵德旺说:“廖金宝欠我的钱,我现在找不到他的人了,我来找他女儿还钱,父债子偿,这有什么不对。” 那个说话的村里人又说:“冤有头债有主,廖金宝欠你的钱你找廖金宝要去,他女儿又不欠你的钱,快把人给我放了。” 赵德旺冷笑着说:“想让我放人门儿都没有,除非你们让廖金宝把钱我的两万多块钱一分不少地还上,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个说话的村里人怒冲冲地说:“你想干啥,这是我们们龙王庙村的地界,在我们们的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们这些人来撒野。” 赵德旺忽然大喊了一声:“兄弟们,给我把家伙亮出来,看来今天不见点儿血,我们们是走不了了。” 赵德旺的话音未落,他带来那几个人纷纷地把随身带的铁棍和匕首之类的凶器亮了出来。 村里人几乎都是赤手空拳,一看这些人亮出了凶器,吓得脸色一变,都向后退了几步。 赵德旺一看村里人都有些怕了,得意地说:“谁要是不怕死的话,就上来跟老子的兄弟们过几招,要是不敢的话,就给我滚蛋,别在这里耽误老子的好事儿。” 这时秦俊鸟走了过来,大叫了一声:“你们想干什么?快把人给我放开。” 廖小珠一看秦俊鸟来了,用力地挣扎了几下,大声说:“俊鸟,快来救我。” 秦俊鸟安慰她说:“小珠,你别怕,有我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赵德旺撇着嘴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小子,少管闲事儿,这是我跟廖家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秦俊鸟说:“谁说跟我没关系,今天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赵德旺“嘿”“嘿”地怪笑了几声,说:“小子,我这些兄弟的脾气可不好,真要是动起手来,把你的身上捅出几个大窟窿可就不好看了。” 秦俊鸟说:“我能跟你谈谈吗?” 赵德旺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要谈也得让那个廖金宝来跟我谈。” 秦俊鸟说:“你把小珠放了,廖金宝欠你的钱,我来替他还。” 赵德旺愣了一下,说:“你替他还?你跟廖金宝究竟是什么关系?” 秦俊鸟说:“我跟廖金宝是什么关系那是我的事情,你不就是想让廖金宝还钱吗?他欠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你快点把人放了吧。” 赵德旺说:“让我放人可以,我们们一手交钱一手放人。在我没有拿到钱之前,我是不会放人的。” 秦俊鸟说:“你先把人放了,我现在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你容我一些时间凑钱,等我把钱凑齐了一定还给你。” 赵德旺说:“你说的倒轻巧,我现在要是把人放了,到时候你也学那个廖金宝躲了起来,我跟谁要钱去。要想让我放人,你必须现在就把钱拿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人带走。” 秦俊鸟这时不说话了,他现在根本一下子就拿不出那么钱来,当然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赵德旺把廖小珠带走,就在秦俊鸟左右为难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丁七巧的声音:“俊鸟,这发生什么事情了,咋这么多人啊?” 秦俊鸟一看丁七巧来了,眼睛一亮,转回身去说:“七巧姐,我能求你一件事儿吗?” 丁七巧笑着说:“啥求不求的,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秦俊鸟说:“你能借我点儿钱吗?” 丁七巧说:“你想要借多少?”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想借三万。” 丁七巧很爽快地说:“没问题,你跟我去拿钱吧。”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放心,这钱我很快就会还给你的。” 丁七巧笑了笑,说:“没关系,你啥时候还都可以,跟我你还客气啥。” 秦俊鸟对孟庆生说:“庆生哥,你带着大伙在这里看着,在我没回来之前,千万不能让他们把小珠带走。” 孟庆生点头说:“俊鸟,你放心去吧,你不回来,他们这些人一个人也别想离开龙王庙村。” 秦俊鸟又对廖小珠说:“小珠,你别害怕,我马上就去拿钱。” 廖小珠感动地说:“俊鸟,只要有你在,我啥都不怕。” 秦俊鸟跟着丁七巧去大甜梨的家里拿钱去了,剩下孟庆生领着村里的人照看着廖小珠,以防赵德旺把她带走。去分享

上一篇   第71章 只差一步

下一篇   第73章 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