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关久鹏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19章 关久鹏

秦俊鸟说:“看来这个任老板也是个情种,那么多城里的‘女’人他不喜欢,偏偏喜欢一个山里的‘女’人。:。” 朱老板说:“是啊,任老板这个人实在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按理说他那么有钱,想要啥样的‘女’人都能找到,可他就是看上了一个山里‘女’人。” 秦俊鸟说:“看来这个山里‘女’人肯定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要不然任老板也不会看上她。” 朱老板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一个山里‘女’人就算是再好也好不了哪里去。” 秦俊鸟又跟朱老板聊了一些关于任国富的情况,朱老板对任国富的情况知道的不算太多,他看问不出有价值的东西了,就借口说要去筹钱离开了朱老板住的地方。 秦俊鸟从朱老板住的地方出来后,穿过一条狭窄肮脏的小路,然后拐到一条比较宽阔的土路上,土路的两边栽着很多柳树,看样子这些柳树有些年头了,有的柳树后边藏个人都没有问题。 秦俊鸟没走出几步,这时一个人从一棵柳树后走出来拦住了他,说:“请留步。” 秦俊鸟急忙停住脚步,打量了这个人几眼,他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是你。” 这个人这时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微笑着说:“没错,是我。” 拦住秦俊鸟的人正是刚才那个跟朱老板赌钱的关久鹏,朱老板输的那些钱全都进了他的腰包里。 秦俊鸟一脸警惕地看着关久鹏,说:“你拦住我想干啥?” 关久鹏说:“你别误会,我没有恶意的,我就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秦俊鸟说:“你想跟我说啥?” 关久鹏这时向先后张望了几眼,说:“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还是到我家里去说吧。” 秦俊鸟看到关久鹏并没有恶意,点头说:“好吧,你在前边带路吧。” 秦俊鸟跟着关久鹏来到乡中心小学斜对面的一个院子里,这个院子原来是乡里的粮食加工厂,后来因为连年亏损就停产关‘门’了,这个院子也就转卖给了‘私’人。 院子的东北角有两间宽敞明亮的砖瓦房,关久鹏把秦俊鸟让进了屋子里,然后拿过来一把椅子,说:“秦老板,快请坐。” 秦俊鸟也不客气,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说:“咱们好像不认识吧,你咋知道我姓秦呢?” 关久鹏笑了笑,说:“在这棋盘乡没有人不认识你秦老板的,你在棋盘乡可是首屈一指的人物,我咋能不知道你秦老板的大名呢。” 秦俊鸟说:“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你快说吧,我听着呢。” 关久鹏说:“秦老板,你知道那个朱老板是干啥的吗?” 秦俊鸟说:“我知道,他是个生意人。” 关久鹏说:“他根本就不是啥生意人,他就是一个骗子。”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你咋知道朱老板是骗子?” 关久鹏说:“我不仅知道朱老板是骗子,我还知道朱老板是那个任国富找来专‘门’对付你的。” 秦俊鸟有些吃惊地看着关久鹏,说:“这些事情你是咋知道的?” 关久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秦老板,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瞒你了,任国富跟我是老相识了。” 秦俊鸟说:“这么说你跟任国富早就认识。” 关久鹏说:“我跟任国富何止是认识啊,要不是因为他,我妹妹也不会死。” 秦俊鸟不解地说:“任国富咋又跟你妹妹扯上关系了,我咋听不懂你在说啥呢。” 关久鹏咬牙切齿地说:“我妹妹就是让任国富这个畜生给害死的,我恨不得能扒他的皮吃他的‘肉’。” 秦俊鸟这时才听明白原来这个关久鹏是任国富的仇人,他说:“你说任国富害死了你妹妹,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关久鹏情绪有些‘激’动地说:“任国富跟我妹妹是高中同学,他们都在县城的高中上学,我妹妹不仅学习好,人也长得漂亮,任国富跟我妹妹是同班同学,这小子见我妹妹长得漂亮,就动了坏心思,开始厚着脸皮追求我妹妹,我妹妹当时一‘门’心思想考大学,并不愿意搭理他,可这小子贼心不死,对我妹妹一直死缠烂打,我妹妹实在是抵不过他的软磨硬泡,就答应跟他好了,谁知道这小子‘色’胆包天,竟然把我妹妹的肚子搞大了,这种事情纸包不住火,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很快就在学校传开了,出了这种丑事,学校只能按照规定把他和我妹妹都开除了,我妹妹被学校开除以后我找过这小子几次,想跟他讨个说法,可这小子一直没‘露’面,我妹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整天被人指指点点的,背地里说啥难听话的人都有,她一时想不开就喝农‘药’自杀了,这小子一看闹出了人命,就一个人跑到南方去了。” 秦俊鸟说:“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关久鹏说:“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吗。” 秦俊鸟说:“没想到任国富还有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过去,你妹妹的死,他的确有很大责任。” 关久鹏说:“这小子去了南方以后,我去找过他几次,可是南方地方太大了,我跑了不少冤枉路,可还是没找到他。” 秦俊鸟说:“你既然知道朱老板是任国富找来的骗子,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任国富现在人就在棋盘乡。” 关久鹏说:“从他住进棋盘乡大酒店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了,这个畜生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有钱人,可怜我妹妹死了这么多年,他却活得好好的,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我妹妹不能白死,我是不会放过这个畜生的,他既然自己送上‘门’来,他就别想再逃出我的手掌心。” 秦俊鸟说:“你想咋样对付任国富?你不会是想杀了他吧?” 关久鹏冷笑了几声,说:“杀他那种人我怕脏了我的手,不过他的好日子到头了,我要为我妹妹讨回公道。” 秦俊鸟说:“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可我还是‘弄’不明白你把我找来到底想干啥?” 关久鹏说:“我把你找来你想跟你合作,我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所以我想跟你联手对付任国富这个狗东西,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下一篇   第720章 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