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陪吃饭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13章 陪吃饭

秦俊鸟说:“任老板,这不太好吧,我今天请吃饭的人是你,让她们上桌一起吃,这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 任国富说:“秦老板,还是让她们跟咱们一起吃吧,就咱们两个人吃饭也太没意思了,再说咱们两个人哪能吃得了这满满一桌子的菜呢。” 秦俊鸟说:“好吧,既然任老板想让她们一起吃,那我就把她们叫过来,不过她们都是山里‘女’人,不懂礼数,就怕到时候‘乱’哄哄的,坏了你的心情。” 任国富笑着摆了摆手,说:“没关系,我这个人没那么多讲究,我就喜欢人多,这样热闹。”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他来到客厅里,笑着说:“大珠、小珠,你们过来跟我和任老板一起吃吧。” 廖小珠说:“你们两个大老板在一起吃饭,我和我姐就不跟着瞎掺合了,万一坏了你的事儿,那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 秦俊鸟说:“刚才任老板说了,他就喜欢人多,这样吃饭热闹,你和大珠就过去陪陪任老板吧,给我个面子。” 廖小珠说:“你把我和我姐当成啥了,我们可不是陪酒的小姐。” 秦俊鸟说:“小珠,你说话咋这么难听呢,我就是让你们陪我和任老板吃个饭,不会让你和大珠干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的,我是啥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 廖小珠冷哼一声,说:“我看这个任老板的派头可不小哩,吃饭还得让人陪,这没人陪着他就吃不下饭啊,他的‘毛’病可真多。” 秦俊鸟说:“小珠,毕竟人家任老板是我请来的客人,他也没提啥过分的要求,他就是想让你们过去一起吃饭,我得让他满意才是。” 廖小珠说:“你为了让那个任老板高兴,就让我和我姐去陪他吃饭,你就不怕我和我姐吃亏啊。” 秦俊鸟说:“有我在你和大珠身边,你们咋会吃亏呢,再说了家任老板也不是那种人,你和大珠放心好了。” 廖大珠这时接话说:“小珠,我看你就别让俊鸟为难了,我看咱们就过去陪那个任老板吃顿饭吧,这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你还怕那个任老板吃人不成啊。” 秦俊鸟感‘激’地看了廖大珠一眼,说:“大珠说的没错,就是吃顿饭而已,那个任老板不会做啥过分的事情的。” 廖小珠说:“好吧,正好我也想看看这个城里来的任老板到底是啥德行,就算他真的吃人我也不怕。” 秦俊鸟笑着说:“那太好了,咱们快过去吧,要不一会儿菜该凉了。” 廖大珠和廖小珠跟着秦俊鸟来到了餐厅里,没等三个人站稳,任国富笑着说:“秦老板,你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漂亮的姑娘吧。” 秦俊鸟说:“那好,我给秦老板介绍一下,这是廖大珠,这是她的妹妹廖小珠,她们两个人是亲姐妹。”秦俊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一下廖大珠,然后又指了一下廖小珠。 廖小珠这时冲着任国富甜甜地一笑,柔声说:“任老板,你好。” 廖大珠也笑着冲任老板点了一下头,说:“任老板,你好。” 任老板这时站起身来,在廖家姐妹的脸上扫了一眼,说:“两位姑娘快请坐,你们跟我不用这么客气,我跟秦老板是朋友,以后你们就叫我老任好了。” 秦俊鸟说:“任老板,你快坐吧,她们跟我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跟我的妹子没啥区别,你就把她们当成我的家里人好了。” 任国富说:“那好,既然秦老板你这么说,那我就把她们当成你的家里人了。” 秦俊鸟这时走到饭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说:“大珠、小珠你们快坐吧,任老板不是外人,你们不用太拘束。” 廖大珠和廖小珠也走到桌前坐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动筷子,毕竟这个任老板是陌生人,两个人有些拘谨。 任国富说:“秦老板说的没错,你们不要把我当成外人,我跟秦老板是朋友,跟你们也就是朋友了,这朋友在一起吃饭没那么规矩,你们放开吃就好。” 秦俊鸟说:“任老板,你快尝尝这菜的味道咋样,合不合你的胃口。” 任国富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吃了起来,他一边吃一边点头称赞说:“这菜做的真好吃,这些年我吃过很多大酒楼的名厨做的菜,可比起万师傅做的菜,那些名厨根本不值得一提。” 秦俊鸟说:“任老板,我没说假话吧,这万师傅的祖上可是御厨,就是给皇帝老子做饭的大厨,这些菜在过去只有那皇帝老子才能吃得到。” 任国富说:“这么说我是有口福了,享受到了跟皇帝老子一样的待遇。” 秦俊鸟说:“任老板,不是我跟你吹牛,这万师傅的手艺不要是说在咱们棋盘乡,就是在全国那也是一流的。” 任国富说:“秦老板,我能见一见这个万厨师吗?” 秦俊鸟说:“当然能了,不过万厨师现在还是厨房忙着做点心呢,等一会儿他忙完手里的事情,我就让他跟你见见面。” 秦俊鸟跟任国富一边吃着菜一边闲聊起来,虽然秦俊鸟知道任国富是冲着他和他的酒厂来的,可他并不讨厌任国富这个人,他觉得任国富跟麻铁杆、蒋新龙他们那些人不一样,麻铁杆他们那些人坏的脑顶生疮脚底流脓,根本不可救‘药’,任国富还没有坏到他们那种地步。不过秦俊鸟心里清楚,这个任国富可是一个劲敌,他必须得加倍小心。 廖大珠和廖小珠一开始有些放不开,‘女’人家的脸皮薄,不可能在生人的面前大吃大喝的,不过很快两个人就发现任国富‘挺’随和的,而且说起话来总是笑呵呵的,一点儿也没有大老板的架子,两个人渐渐地放开了。 廖小珠的胆子一向比较大,‘性’格也泼辣,一开始她有些拘谨,并不是她怯场,而是怕在任老板的面前出丑,让人笑话她没见过世面,现在她没啥好顾忌的了,她先开口说:“任老板,我听说你是从城里来的大老板,不知道你在城里都做些啥生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