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只差一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1章 只差一步

这几天苏秋月一直住在娘家没有回来,家里就剩下了秦俊鸟一个人,俗话说的好,家里有了女人鸡犬不宁,家里没了女人冷冷清清。以前苏秋月在家的时候家里好歹还有些人气,如今苏秋月不在家,家里边死气沉沉的,秦俊鸟的心里也有些空落落的,他多希望苏秋月马上就回来。 这天中午,秦俊鸟正一个人坐在炕上吃着午饭,这时廖小珠忽然笑盈盈地走了进来,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塑料袋。 秦俊鸟一看廖小珠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愣了一下,问:“小珠,你咋回来了?” 廖小珠坐到饭桌对面,把塑料袋放到炕上,看着秦俊鸟说:“我想你了,回来看看你。” 秦俊鸟有些着急地说:“小珠,这个时候你不该回来,你应该在凤凰姐家里好好地住着。” 廖小珠有些不高兴地说:“人家好心回来看你,你咋一点儿也不领情啊。” 秦俊鸟解释说:“不是我不领情,是这个时候你真不该回来,这几天那个赵德旺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些,要是让他知道你回来了,那可就麻烦了。” 廖小珠一脸轻松地说:“怕啥,难道那个姓赵的还敢大白天的强抢不成?” 秦俊鸟板着脸说:“一会儿我吃晚饭就送你去县城,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廖小珠撅起嘴说:“我不走,要走我明天再走。” 秦俊鸟态度坚决地说:“不行,你今天必须得走。” 廖小珠气哼哼地说:“今天你要是逼我走的话,我就去找那个赵德旺,把自己送上门去,由着姓赵的那个糟老头子糟蹋我,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秦俊鸟知道廖小珠的脾气,她说得出来就能做得出来,他不好再逼廖小珠回城里,一脸无奈地说:“好吧,你今天就在我家里住上一晚,明天早上我就送你回县城。” 廖小珠一听秦俊鸟同意了,眉开眼笑地说:“俊鸟,你对我可真好,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 秦俊鸟勉强笑了一下,岔开话题说:“小珠,你吃饭了吗,要是没吃的话,就跟我一起吃吧。” 廖小珠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皱着眉头说:“俊鸟,你吃的这是啥东西啊?咋跟喂猪的猪食差不多,算了,别吃了,还是吃我买的东西吧。” 廖小珠把塑料袋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几样熟食,有卤鸭、熏鸡、酱牛肉、香肠,她还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瓶红葡萄酒在秦俊鸟的眼前晃了几下,说:“俊鸟,我们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从来没跟你喝过酒呢,今天我们们两个人一定要好好地喝几杯。” 秦俊鸟知道这红酒的厉害,他苦笑了一下,说:“我看喝酒就算了,这种酒味道有些怪,我喝不惯。” 廖小珠摇头说:“不行,这酒你必须得喝,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可要捏着你鼻子往嘴里灌了。” 秦俊鸟说:“那我少喝一点儿,就喝一杯吧。” 廖小珠找来两个杯子,把酒瓶打开,先给秦俊鸟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廖小珠举起酒杯,笑着说:“俊鸟,我这次去县城里可是开了眼界了,人家城里人过的日子才是人过的日子,我真羡慕凤凰姐,她小洋楼住着,名牌衣服穿着,山珍海味吃着,每天活得就跟神仙一样。” 秦俊鸟说:“你要觉得凤凰姐过的那种生活好的话,你可以在城里找个有钱人嫁了,你也能过上凤凰姐那样的生活。” 廖小珠说:“我是想过那样的生活,我们们村里的女人有几个不想过那种生活的。” 秦俊鸟说:“是啊,没有几个女人愿意一辈子受穷的。” 廖小珠跟秦俊鸟碰了一下酒杯,问:“俊鸟,秋月嫂子咋不在家啊?” 秦俊鸟说:“她回娘家住几天,过几天她就回来了。” 廖小珠又问:“秋月嫂子她还不让你碰她吗?” 秦俊鸟的脸色微微一变,说:“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打听那么多了。” 廖小珠说:“你不说我也知道,秋月嫂子心里压根就没你,你真傻,何必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秦俊鸟说:“她是我媳妇,我不在她这棵树上吊死,还能在哪棵树上吊死。” 廖小珠一扬脖把酒杯里的酒喝干了,然后盯着秦俊鸟的眼睛说:“俊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秦俊鸟也把酒杯里的酒喝下了一多半,说:“小珠,要我咋说你才能明白,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要是真对你做了啥,我不仅对不住你,也对不住秋月。” 廖小珠说:“我们们两个有啥不可能的,我是女人,你是男人,我们们俩又没啥毛病,除非你不喜欢女人。” 秦俊鸟有些无奈地说:“小珠,我人长得丑,又没啥能耐,更没钱,我真不知道我有啥地方值得你喜欢的。” 廖小珠说:“我要是知道你有啥地方值得我喜欢的,那我可能就不会喜欢你了,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会喜欢你。” 秦俊鸟说:“小珠,让我说你啥好,你这么一个伶俐通透的人,咋会这么糊涂呢。” 廖小珠笑了一下,说:“我是糊涂蛋,你是傻蛋,我们们两人正好配成一对,这有啥不好的。” 秦俊鸟说:“小珠,我的心里只有秋月,已经装不下第二个女人了,你就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秦俊鸟说完把酒杯里剩下的酒给喝了,廖小珠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说:“算了,我们们今天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我们们喝酒吧。” 最后秦俊鸟和廖小珠把一瓶酒都喝光了。喝完酒后,秦俊鸟觉得脑袋有些昏沉沉的,他站起身来说:“小珠,我有些脑袋发晕,我想去睡一会儿。” 秦俊鸟摇摇晃晃地向里间屋子走去,这时廖小珠忽然从秦俊鸟的身后懒腰抱住他,说:“俊鸟,你要想睡的话,我陪你一起睡。” 秦俊鸟抓住廖小珠的手,想把她的手从他的腰上拿开,可是廖小珠抱得死死的,任由他怎么用力都没有用。 秦俊鸟说:“小珠,你咋能陪我一起睡,别说傻话了。” 廖小珠说:“我没说傻话,我就要陪你一起睡。” 廖小珠把手移到秦俊鸟的衣领,开始从上到下解他的衣扣,秦俊鸟一把将廖小珠推开,说:“小珠,你不能这样,你冷静一下。” 廖小珠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为啥你就不能像喜欢秋月嫂子那样喜欢我。” 廖小珠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很快她就把外衣和衬衣都脱掉了,上身只穿着一个粉红色的胸罩。她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俊鸟,我今天就把我的身子交给你。” 秦俊鸟摇头说:“小珠,你快把衣服穿上,你不能这样。” 廖小珠眼睛盯着秦俊鸟,把手伸到背后将胸罩的卡扣解开,然后把胸罩扔到了炕上,她那两个雪白浑圆的肉峰随即跳了出来,白花花地晃着秦俊鸟的眼睛,秦俊鸟的呼吸一下子就加速了起来。 廖小珠把手放到自己的肉峰上,轻轻地摸了几下,眼神有些迷离说:“俊鸟,你还等啥呢,你要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别让我瞧不起你。”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那两个颤悠着的肉峰,不由自主地向廖小珠走了过去,廖小珠这时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秦俊鸟,然后把嘴凑到秦俊鸟的嘴上亲了起来。 秦俊鸟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有些手忙脚乱的,都是廖小珠占据着主动。 两个人亲了一会儿,秦俊鸟的双手就开始在廖小珠的背脊上抚摸了起来,廖小珠那光滑细腻的皮肤摸起来有种奇异的感觉,秦俊鸟摸着摸着就忍不住把手攀上了廖小珠那两个高耸的肉峰上,廖小珠被他摸得身子微微地颤抖着,嘴里发出一种好像很难受好像又很快乐的叫声。 秦俊鸟的手在廖小珠肉峰上揉捏了一会儿,廖小珠眯缝着眼睛,咬着嘴唇说:“俊鸟,我们们上炕去躺着弄。” 秦俊鸟抱起廖小珠走到里间屋子,轻轻地把她放在了炕上。廖小珠这时闭上了眼睛,胸脯剧liè地起伏着,她喘着气说:“俊鸟,你轻一点儿,人家是第一次,我怕疼。” “嗯。”秦俊鸟应了一声,把手放在廖小珠的两个肉峰上耍弄了一番,又用两根手指夹住她那两点殷红的蓓蕾拨弄了几下,廖小珠被他挑逗得双腿绞在了一起,身子也不停地左右扭动着。 秦俊鸟慢慢地把身子压在了廖小珠的身上,伸出舌头在她白皙光滑的脸蛋上舔了几下,弄得她满脸都是口水。 这时,廖小珠伸手去解秦俊鸟的裤带,秦俊鸟也把手伸进了廖小珠的裤腰,缓缓地向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移动着。 很快两个人就都把对方的裤子脱掉了,接下是里面的毛裤和衬裤,最后两个人的身上只剩下了裤衩,这也是两个人身上的最后一道防线。 正当两个人要去把对方的最后一道防线解除时,屋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个人顿时一惊,急忙坐起来穿衣服。去分享

上一篇   第70章 姑嫂之间

下一篇   第72章 父债子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