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夜深人不睡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08章 夜深人不睡

秦俊鸟笑着说:“咋能不想呢,我这些天一直都在想你,尤其是到了晚上,我想你想得都睡不着觉。” 廖小珠哼了一声,说:“你嘴上说的好听,我看你一点儿也不像晚上睡不着觉的样子。” 秦俊鸟说:“小珠,我说的都是真话,自从你走后,我是吃不好睡不香的,这心里边一直空落落的。” 廖小珠说:“你看你都长胖了,你要是晚上睡不着觉的话,能长这么多‘肉’吗,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秦俊鸟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说:“我咋没觉得我长胖了啊,我咋觉得我这些天瘦了呢。” 廖小珠伸手在秦俊鸟的脸上捏了一下,笑着说:“你自己还是照镜子好好看一看吧,你这脸蛋子胖得都快赶上猪八戒了。” 秦俊鸟这时也伸手在廖小珠光滑白皙的脸上‘摸’了一把,笑呵呵地说:“小珠,你可一点儿都没变,还跟以前一样招人喜欢,让人看了就心里痒痒。” 廖小珠秀眉微蹙,抬手在秦俊鸟‘摸’她脸蛋的手上打了一下,娇嗔着说:“没出息的东西,快把你的脏手拿开,你这脑子里就想些见不得人的脏东西,臭流氓!” 秦俊鸟嘿嘿笑了几声,一把搂住廖小珠的细腰,振振有词地说:“这男人有几个有出息的,你没听人说吗,这男人都是属猪的,记吃不记打。” 廖小珠“咯”“咯”笑了几声,说:“你还好意思说,你就不觉得脸红啊。” 秦俊鸟说:“这有啥可脸红的吗,这男人喜欢‘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们‘女’人就是这样,嘴上说的跟心里想的正好相反,我就不信离了男人,你们‘女’人能活下去。” 秦俊鸟说完把廖小珠抱在怀里,把嘴贴到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廖小珠的双臂这时缠上了秦俊鸟的脖子,两个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在炕上翻滚了起来。 两个人在炕上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算尽了兴,俗话说小别胜新婚,两个人有好些日子不见了,如今是久旱逢甘霖,当然要在一起好好地快活一番了。 风住雨停之后,两个人穿好了衣服,有说有笑地来到了秦俊鸟家。 廖大珠看到廖小珠回来了非常高兴,拉着廖小珠的手进到了她的房里去说话,直到天快黑了两个人才从屋子里出来。 吃完晚饭后,秦俊鸟找了个借口从家里边溜了出来,他先到冯寡‘妇’的食杂店买了些米油盐‘肉’一类的东西,然后拿着这些东西来到了杨‘春’草住的地方。 秦俊鸟进‘门’的时候,看到杨‘春’草正在厨房里烧水,他把买来东西放到灶台上,说:“‘春’草,我给你买了些米,还有豆油和猪‘肉’,这些东西够你吃些日子了,等这些东西吃完了,我再给你买。” 杨‘春’草说:“俊鸟,你吃过饭了吗?你要是没吃的话,我多做点儿,咱们两个人一起吃。” 秦俊鸟说:“我吃过饭了。” 杨‘春’草犹豫了一下,说:“俊鸟,我想跟你说件事情。” 秦俊鸟说:“你想跟说我啥事情啊?” 杨‘春’草说:“俊鸟,刚才我出‘门’倒水的时候,看到院子‘门’口有个人影一闪,等我出‘门’去看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秦俊鸟说:“‘春’草,你是不是看‘花’眼了啊?” 杨‘春’草说:“不可能,我看那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不像是啥好人。”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春’草,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万一是村里过路的人呢,这老支书家的房子好几年不住人了,如今你住进来,村里人觉得好奇,想看看住进来的人是谁,也说不定呢。” 杨‘春’草说:“俊鸟,我没有疑神疑鬼,我觉得那个人‘挺’眼熟的,不过他戴着帽子,所以我没看清楚他到底是谁。”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说:“这么说那个人还真‘挺’可疑的。” 杨‘春’草说:“俊鸟,我看今天晚上你还是别走了,我这心里一直不踏实,我怕那个人没走远,万一他半夜闯进屋里来,我一个人怕对付不了他。”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看不如这样吧,一会儿我,要是那个人没有走远,他半夜要是敢闯进屋里来的话,我正好可以把他抓住。” 杨‘春’草点头,说:“那好吧,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秦俊鸟在杨‘春’草的屋里待到了八点多才离开,他出了大‘门’后,向四处看了看,只见院子周围静悄悄的,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杨‘春’草这时把房‘门’闩上,回到屋里把窗帘挡好,然后把电灯拉灭了。 秦俊鸟并没有走太远,在院子的旁边有一个废弃了很久的仓房,秦俊鸟趁着夜‘色’走到仓房后边,背靠着仓房的土坯墙蹲下身来。 秦俊鸟不时地探出头去,暗暗地观察着院子周围的情况,只见四下里黑漆漆的,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鸟叫,并没有啥可疑的情况。 到了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秦俊鸟忽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连忙探出头去观望,只见一个人影从院子旁的山坡上的树林里钻了出来,这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院子的大‘门’口,然后翻墙跳进了院子里。 这个人进到院子里后,径直来到了房‘门’前,这个把手伸进‘裤’兜里‘摸’索了几下,从里边掏出一个细长的东西来,然后动作麻利地把房‘门’‘弄’开了。 “谁?”这时屋子里的灯亮了,屋里传来了杨‘春’草的声音。 原来杨‘春’草一直没睡,她把灯拉灭后,就一直坐在炕上听屋外的动静,不过这个人跳进院子里时脚步落地很轻,所以她没有及时发现,等到这个人到了房‘门’口把‘门’‘弄’开了,她这时才听到响动,忍不住问了一声。 这时这个人已经快步进到了屋子里,他压低声音说:“‘春’草,你小点儿声,是我。” 杨‘春’草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摸’进屋子里来的人,这个人就是杜连发。而且杜连发的脑袋上还带着一顶帽檐很宽的帽子,杨‘春’草这时确定她白天看到的那个人就是这个杜连发。 杨‘春’草知道秦俊鸟就在院外,她心里有底,所以并不害怕,她说:“杜连发,这深更半夜的,你闯进我的家里来想干啥?” 杜连发嬉皮笑脸地说:“你说我想干啥?这大半夜的我来找你,当然是想跟你睡觉了。”

上一篇   第707章 提醒

下一篇   第709章 猛踢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