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提醒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07章 提醒

秦俊鸟解释说:“‘春’草,我不是胆小,这种事情得注意影响,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杨‘春’草这时走到炕边坐下,板着脸说:“我好不容易来投奔你,可你就这样对我,真让人心寒。” 秦俊鸟说:“‘春’草,看你说的,我又不是不管你,我这不是都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了吗?你放心好了,你到了这里我不会亏待你的,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比以前还好。” 杨‘春’草说:“俊鸟,你知道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来找你,不是为了那些东西……” 秦俊鸟这时打断杨‘春’草的话,说:“‘春’草,我得走了,等到了晚上我再过来看你。” 杨‘春’草急忙站起身来,说:“俊鸟,你别走啊,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说我把话说完了你再走啊。” “你有啥话,等我晚上来了再说。”秦俊鸟撂下这句话,就出‘门’走了。 秦俊鸟没想到杨‘春’草会在这个时候来找他,他本来不打算管她,可是转念一想,毕竟他和杨‘春’草在一张‘床’上睡过,虽然秦俊鸟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自己和杨‘春’草到底有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和杨‘春’草能在一起共度一夜,就算是两个人有缘分,他也不能太无情了,而且像杨‘春’草这种‘女’人是不能得罪的,要是把她‘逼’急了,她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秦俊鸟出了屋子,直接来到了冯寡‘妇’的食杂店,他想给杨‘春’草买点儿生活用品,杨‘春’草这次估计得住些日子,他把麻铁杆给戳伤了,麻铁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俊鸟刚走到食杂店的‘门’口,就看到廖小珠从村外走了进来。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小珠,你不在医院照顾你爸,咋回村里来了?” 廖小珠说:“我爸的身子恢复的‘挺’快的,再过些日子就能出院了,我今天回来是想把家里的屋子收拾一下,等过些天我爸出院了,也好回家来养伤。” 秦俊鸟说:“为了这点儿小事儿,你不值得跑回来一趟,你给我打个电话就成了,我和大珠就能把这件事情办好。” 廖小珠说:“收拾屋子只是一个原因,我回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想回来看看你。”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我有啥好看的,我还不是老样子吗,能吃能睡,活蹦‘乱’跳的。” 廖小珠说:“我走了这么长时间,就你一个人和我姐住在家里我不放心。” 秦俊鸟说:“这有啥不放心的,有我在,你姐和孩子过得好着呢,不信你去问问你姐。” 廖小珠说:“正是因为有你在我姐身边,我才不放心呢,守着我姐那么一个漂亮‘女’人,我就不信你一点儿都不动心。” 秦俊鸟的脸顿时微微一红,说:“小珠,这种事情你可不能‘乱’说,大珠是啥样的‘女’人你应该清楚,你就算不放心我,可你总该放心大珠吧。” 廖小珠说:“你说错了,我虽然不放心你,可我更不放心我姐,我姐的‘性’格我比谁都清楚,只要男人对她一好,她的心就软了,就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跟那个秦家厚好上,要不然就凭我姐的模样,能找一个比秦家厚强一百倍的男人。你对我姐那么好,把她们母子两个人照顾的那么周到,‘弄’不好我姐现在已经喜欢上你了,早把那个秦家厚忘到脑后了。” 秦俊鸟说:“小珠,你咋能这么说你姐呢,大珠可不是那么见异思迁的‘女’人,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秦俊鸟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想起昨天晚上他和廖大珠发生的那些事情,还真让廖小珠给说中了,廖大珠现在对他的确跟以前有点儿不一样了。 廖小珠说:“刚才我说的话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都要给你提个醒,你可别打我姐的主意,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按道理来说她就是你的大姨姐,你要是跟我姐有了‘私’情,那就是‘乱’伦,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秦俊鸟表情很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小珠,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干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的,我有你一个就够了。” 廖小珠这时拉起秦俊鸟的手,说:“我谅你也不敢,你有多大能耐我最清楚了。” 秦俊鸟嘿嘿笑了两声,说:“小珠,那咱们回家去吧,你姐在家里,你们姐妹都好些日子没见面了,你姐见你回来了肯定会高兴的。” 廖小珠说:“我现在还不想去你家,咱们不如找个地方说说话吧,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秦俊鸟说:“这样也好。” 廖小珠说:“我看咱们就去我家吧。” 廖小珠说完拉起秦俊鸟去了她家。 两个人进到屋子里,只见屋子里到处是灰尘,而且墙角和屋子的顶棚都结满了蜘蛛网。 廖小珠皱起眉头,说:“我和我姐才多长时间没有回家呀,这家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秦俊鸟说:“小珠,我看咱们把这里打扫一下吧。” 廖小珠说:“算了,这屋子到处都是灰尘,脏的不像样子,还是等明天我和我姐来打扫吧。” 秦俊鸟说:“那咱们现在去看你姐吧。” 廖小珠说:“先不着急,咱们说说话再去。” 廖小珠说着走到一个衣柜前,她把衣柜的‘门’打开,从里边抱出一条被子放到了炕上。 廖小珠坐到被子上,然后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被子,说:“俊鸟,你也过来坐啊。” 秦俊鸟走到廖小珠的身边,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秦俊鸟说:“小珠,这炕上全是灰尘,你把被子放到炕上,这被子都‘弄’脏了。” 廖小珠说:“没关系,反正这条被子也要拆洗,‘弄’脏了也不怕。” 秦俊鸟说:“小珠,金宝叔他还好吧?” 廖小珠说:“当然好了,他要是不好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回来。”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次可是遭了大难了,希望他能快点儿好起来。” 廖小珠说:“俊鸟,咱们还是别说我爸了,你跟我说说,这些天你想我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