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今天补上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04章 今天补上

廖大珠说:“俊鸟,我跟你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让你给我过生日,我就是心里边不好受,想跟你说说心里话。:。” 秦俊鸟说:“大珠,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有一肚子的苦水没处倒。” 廖大珠的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她强作欢笑,说:“俊鸟,我现在把话说出来了,心里也就痛快多了,咱们还是快吃饭吧,要不饭菜就凉了。” 秦俊鸟这时站起身来,说:“大珠,你等着,我这就去拿酒来,今天晚上咱们给你好好地过一个生日。” 廖大珠说:“俊鸟,你还是别拿了,这个生日过不过都无所谓,再说我的生日是昨天,哪有过生日还有补过的。” 秦俊鸟这时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了两瓶茅台酒出来,这两瓶茅台酒是他以前买的,一直都没舍得喝,他原本打算留着家里来啥重要客人的时候再喝,今天这两瓶茅台酒正好派上用场了。 秦俊鸟把两瓶茅台酒放到桌子上,笑着说:“大珠,虽然说昨天是你的生日,今天过晚了一天,可咱们不能含糊,一定要把这个生日过得像样一点儿,其实过生日过得就是心情,至于哪一天过生日没必要计较。” 廖大珠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茅台酒,说:“俊鸟,这两瓶酒可贵着呢,我看你还是留着吧,我去拿两瓶你们酒厂产的丁家老酒来。” 秦俊鸟摆了摆手,说:“大珠,那丁家老酒咋能跟茅台酒相比呢,给你过生日,咱们就要喝好酒。” 廖大珠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让你破费了,让我喝这么贵的酒有点儿可惜了。” 秦俊鸟看着桌子上的酒菜,皱着眉头说:“酒也有了,菜也有了,我觉得好像还缺点儿啥东西……” 廖大珠好奇地问:“还缺啥呀?” 秦俊鸟眼睛一亮,说:“我想起来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拿。” 秦俊鸟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十几个根红蜡烛,他把红蜡烛放在桌上摆好,然后把红蜡烛全都点着,气氛显得非常温馨。 秦俊鸟说:“大珠,咱们这里没有卖生日蛋糕的,到城里现卖也来不及,我只能给你点几根生日蜡烛了。” 廖大珠笑了一下,说:“啥生日蛋糕不生日蛋糕的,我一个乡下‘女’人没那么多讲究,不用‘弄’城里人的那一套。” 秦俊鸟说:“乡下‘女’人咋了,乡下‘女’人也是人,你可不能把自己看扁了,城里‘女’人咋过生日,乡下‘女’人就咋过生日,这个生日蛋糕算我欠你,明年我一定给你卖一个大生日蛋糕,我说话算数。” 廖大珠感‘激’地说:“俊鸟,你能给我过这个生日就‘挺’好了,有没有生日蛋糕都不重要,我不在乎那些。” 秦俊鸟这时把酒瓶打开,给廖大珠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他端起酒杯说:“大珠,我也知道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啥漂亮话,我祝你生日快乐,咱们干了这杯酒。” 廖大珠也端起酒杯,跟秦俊鸟碰了一下酒杯,说:“俊鸟,我跟你一样,笨嘴拙舌的,不会说场面上的话,我要说的话全都在酒里了。” 两个人这时一仰头各自把酒杯里的酒全都喝光了。 秦俊鸟放下手里的酒杯,说:“大珠,我知道你有好多话都憋在心里,你要是不拿我当外人的话,就跟我说一说。” 廖大珠说:“俊鸟,看你说的,我从来都没拿你当过外人,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你家里住这么长时间了。” 秦俊鸟说:“你不拿我当外人就好,我可是从来没拿你和小珠当过外人。” 廖大珠说:“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和小珠一直都记着你的好呢。” 秦俊鸟说:“我帮你和小珠都是应该的,咱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不帮你们谁帮你们啊。” 廖大珠这时忽然说:“也不知道家厚现在咋样了,他的心可真狠啊,走了这么长时间也不想着回来看看我和孩子。” 廖大珠说完凄凉地一笑,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一口气把就酒杯里的酒喝光了。 秦俊鸟知道廖大珠的处境,虽然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心里边比谁都苦,她一个没结婚的‘女’人拉扯一个孩子,日子过得不容易,未婚生子这种事情无论是在城里还是在山里都是好说不好听。 秦俊鸟宽慰廖大珠说:“大珠,你也别怨家厚了,家厚也有他的难处,他要是敢‘露’面的话,他早就回来看你和孩子了。” 廖大珠叹了口气,说:“我这辈子咋这么命苦啊,啥倒霉的事情都让我给遇上了,以前我还没觉得有啥大不了的,家厚他躲在外边,我最多等上他几年,可这孩子一天一天长大了,他却始终不见人影,我要等到啥时候是个头啊。” 秦俊鸟说:“大珠,你别想那么多了,家厚不在你的身边,你的日子不也照样过吗。” 廖大珠说:“话虽然是这样说,可谁不想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地过日子,谁想像牛郎织‘女’一样,一年到头也见不上一次面,这样的日子我都快要熬不下去了。” 秦俊鸟说:“大珠,你要有些耐心,说不上哪天家厚就回来找你了。” 廖大珠苦笑着说:“我是不指望他了,等他回来,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廖大珠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她一边喝酒一边跟秦俊鸟吐着苦水,直到两个人把两瓶茅台都喝光了。 两个人都有些喝多了,廖大珠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晕乎乎地说:“俊鸟,我有些头晕,我想躺一会儿。” 廖大珠说完向客厅走去,她的身子左摇右摆的,脚下更是磕磕绊绊的,险些就跌倒了。 秦俊鸟虽然有些喝多了,可没有廖大珠醉的那么厉害,他急忙走过去抓住她的胳膊,把她的身子架住,说:“大珠,你慢点儿,小心摔倒了。” 秦俊鸟搀扶着廖大珠来到了客厅里,然后费力地把她扶到沙发上躺下。 秦俊鸟这时也累得够呛,他气喘吁吁地坐在廖大珠的身边,额头上都冒汗了。

上一篇   第703章 全看到了

下一篇   第705章 及时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