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还活着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01章 还活着

秦俊鸟说:“这可说不好,万一吕建平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把佟顺亮杀了灭口呢。” 麻铁杆说:“我了解吕建平,他没有胆子杀人,他平时连杀只‘鸡’都不敢,咋敢杀人呢。” 秦俊鸟说:“他没有胆子杀人,他可以让别人帮他杀,这种事情可说不准。” 麻铁杆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吕建平干了对不起我姐的事情,为了不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让佟顺亮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 秦俊鸟说:“吕建平把佟顺亮关到地下室里肯定没安啥好心,其实他要想‘弄’死佟顺亮很容易,根本用不着别人忙帮,只要不给佟顺亮饭吃,就能把他活活饿死。” 麻铁杆恍然说:“你说的对啊,我咋没想到呢,吕建平只要饿佟顺亮几天就能把他饿死,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 秦俊鸟催促着说:“那你还磨蹭啥呢,快带我去吕建平家。” 麻铁杆带着秦俊鸟来到了吕建平家,吕建平家住在乡政fu南边不到一千米的一片居民区,这里位置相对比较偏僻,住的人也不算太多,而且这里的房子都比较老旧,有的房子甚至还是土坯房。吕建平家的房子是一栋二层小楼,看样子应该是新建没多长时间,他家的小二楼在这一片旧房子之中非常显眼。 麻铁杆站在吕建平家的大‘门’口,用脚踢了一下大‘门’,然后指了指二层小楼,说:“这里就是我姐家,不过我姐就在这里住过三天,她在县城里住惯了,不愿意到乡下来生活。” 秦俊鸟透过大‘门’的‘门’缝向院子里望了几眼,说:“吕建平现在在家吗?” 麻铁杆看了一眼大‘门’上的铁锁,说:“大‘门’上了锁,吕建平现在肯定不在家里,不过他家里有没有别人我就不知道了,吕建平以前经常带一些外边的朋友来他家里住,而且这些人在他家里一住就是好几天。” 秦俊鸟说:“那你有他家房‘门’的钥匙吗?” 麻铁杆摇了摇头,说:“没有,平时我也很少到这里来,只是有事情才来找他。” 秦俊鸟说:“你没有他家的钥匙,看来咱们只能跳墙进去了。” 麻铁杆说:“也只能这样了。” 秦俊鸟和麻铁杆跳墙进到了吕建平家的院子里,院子里静悄悄的,看样子吕建平家里没有别人。 麻铁杆指了一下二层小楼旁边的一个砖房子,说:“地下室的入口就在楼旁边的那个库房里。” 秦俊鸟看了一眼库房的‘门’,只见库房的‘门’是虚掩着的,他说:“那个库房里都放了些啥东西?那里有狗吗?” 麻铁杆说:“那个库房里放了些旧家具,没有狗,要是有狗的话,狗早就叫了。” 秦俊鸟怕麻铁杆耍诈,说:“那好,你先进去。” 麻铁杆快步向库房走去,到了‘门’口,他开‘门’走了进去。 秦俊鸟跟在麻铁杆的身后也走进了库房里,麻铁杆说的不假,库房里确实堆放着一些废旧的家具,在库房的东北角的地面上有一块一米见方的铁板,铁板上还有一个抓手。 麻铁杆走到铁板前,用脚踩了一下铁板,说:“这个铁板下边就是地下室的入口,把这块铁板掀开,就能进到地下室里。” 秦俊鸟说:“你知道铁板下边就是入口,那还不把铁板掀开。” 麻铁杆看了秦俊鸟一眼,想起刚才被秦俊鸟揍的不轻,他不敢多说话,乖乖地把铁板掀开了,铁板下边果然是地下室的入口。 秦俊鸟低头向下边看了一眼,只见里边黑‘洞’‘洞’的,啥都看不清,他说:“你先下去。” 麻铁杆不敢不听秦俊鸟的话,他动作麻利地钻进了地下室的入口。 秦俊鸟看到麻铁杆钻进了进去,紧跟着也钻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的入口比较狭窄,往下去是一级一级的水泥台阶,两个人沿着水泥台阶往下走,一直下到最底下,这时两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铁‘门’。 麻铁杆伸手拍了一下铁‘门’,说:“这里就是地下室,那个佟顺亮就关在这里。” 秦俊鸟说:“这个‘门’有锁吗?” 麻铁杆说:“没有,这‘门’外边有一个‘门’闩,只要把‘门’闩上,地下室里的人就出不来了。” 秦俊鸟说:“你把‘门’打开,咱们快进去吧。” 麻铁杆随即把‘门’打开,两个人进到了地下室里。这时一股浓烈的霉臭味扑面而来,呛得秦俊鸟喘不上气来。 麻铁杆用手捂住鼻子,瓮声瓮气地说:“这是啥味道啊?咋这么难闻啊。” 秦俊鸟也用手捂住鼻子,说:“你以前不是来过这里吗?这是啥味道你还不知道吗?” 麻铁杆说:“我以前是来过,可那个时候这里没有这种难闻的味道啊。” 秦俊鸟说:“这里是地下室,通风不好,时间长了肯定会有这种味道的。” 地下室里的光线比较昏暗,秦俊鸟隐约能看到地下室的角落里躺着一个人,这个人听到有人进来了,一骨碌身坐了起来。 不用问这个人就是老太太的儿子佟顺亮,看到佟顺亮还能动,秦俊鸟就放心了,看来吕建平还没有对佟顺亮下毒手,只要佟顺亮还活着,事情就好办多了。 秦俊鸟说:“麻铁杆,这地下室里有灯吗?” 麻铁杆说:“有,我马上开灯。” 麻铁杆说完伸手在‘门’旁的墙上按了一下,昏暗的地下室里顿时变得灯火通明的。 秦俊鸟这时才看清楚坐在地上的佟顺亮,他这一看不要紧,佟顺亮的模样把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佟顺亮披散着‘乱’蓬蓬的长头发,脸上的胡子‘乱’七八糟的,身上的衣服又脏又破,骨瘦如柴,乍一看他就跟个野人差不多,而且他双手和双脚都被鸭蛋一般粗的铁链锁着,根本不能自由行动,他只能躺着或者坐着,看来被吕建平关在地下室里的这些日子佟顺亮肯定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他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人样子了。 秦俊鸟看到佟顺亮这个样子,不由得一阵心酸,心想这个佟顺亮可真够命苦的,被吕建平关在这里比坐牢还难受,他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