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姑嫂之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0章 姑嫂之间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可以给你钱,我把我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你,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刘镯子白了秦俊鸟一眼,冷笑着说:“你以为用钱就能把我打发了吗?想弄我的是你,不想弄我的也是你,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儿。” 秦俊鸟把脸一沉,说:“那你想咋样?” 刘镯子说:“我想咋样,你还不知道吗?你把我的火给拱起来了,就想甩手走人,你想得美。” 秦俊鸟说:“你爱咋样就咋样吧,我心里头闷得慌,我去外边走走。” 秦俊鸟说完向屋子外走了出去,对付刘镯子这种女人,既然惹不起她,那就只有躲开她了。 刘镯子气急败坏地在秦俊鸟的身后喊了一句:“秦俊鸟,你给我回来,我让你回来你听到没有,你要是不回来的话,我就一把火把你家给烧了。” 秦俊鸟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无论刘镯子怎么喊,他都装作没有听见,弄得刘镯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干瞪眼看着他走远。 秦俊鸟出了自己家后就向窑厂村走去,他要去看一看苏秋月是不是回娘家了。 到了窑厂村苏秋月的家后,秦俊鸟还像以前来的那几次一样没有光明正大地进去,而是翻过后院的围墙跳了进去。 秦俊鸟先走到苏秋月的嫂子孟梧桐的屋子前,他弯腰趴在窗户前听了听,屋子里传出来两个人的说话声,秦俊鸟仔细地听了听,说话的人一个是苏秋月,另一个是苏秋月的嫂子孟梧桐。 只听苏秋月说:“嫂子,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你,我都想你了。” 孟梧桐笑着说:“你想我干啥,你是结了婚的人,就算要想也该想你的男人。” 苏秋月说:“我想他干啥,天天对着他那张脸,我都烦死了。” 孟梧桐说:“我是过来人,你心里是咋想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嘴上说烦他,其实心里喜欢着呢,女人都是这样,说话嘴不对心。” 苏秋月说:“我才不会喜欢他呢,要不是怕咱爸咱妈骂我,我早就想搬回娘家住了,里那个秦俊鸟远一点儿。” 秦俊鸟听到这里,一颗心就跟被刀割了一样,苏秋月的话太伤人了,秦俊鸟对她一片真心,没想到她却这么的讨厌秦俊鸟。 孟梧桐说:“秋月,你说的这是啥话,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你是秦俊鸟的媳妇,你就应该好好地跟他在一起过日子,咋能回娘家来住呢。” 苏秋月叹了一口气,说:“嫂子,有些话我跟直说了吧,其实我和那个秦俊鸟就是个挂名夫妻,我从来没让他碰过我。” 孟梧桐惊讶地说:“你说啥,你和秦俊鸟结婚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沾过你的身子,你不是拿假话来哄我呢吧。” 苏秋月说:“我哄你干啥,我说都是实话。” 孟梧桐说:“守着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那个秦俊鸟就能忍得住,看来这个秦俊鸟可不是一个一般的男人。” 苏秋月说:“他倒是想沾我的身子,不过我没让他碰我,有一次他要硬来,我拼死都没答应。” 孟梧桐说:“听你这么一说这个秦俊鸟应该还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如果他真想沾你的身子的话,你再怎么不答应都没用的,你毕竟是个女人,他要真想来硬的,就算有三个你也不管用的。” 苏秋月说:“算了,嫂子,不说这些事情了,我有好几天没洗澡了,身子痒得很,一会儿我们们一起洗澡怎么样。” 孟梧桐说:“好啊,我也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都有味儿了。” 秦俊鸟听到这里,急忙从窗户前离开,走到了一棵老槐树的后面,这时孟梧桐的房门一开,苏秋月和孟梧桐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两个人向着前院走去。 秦俊鸟没有跟过去,他怕会暴露自己。没过多久,苏秋月和孟梧桐就一起抬着一个很大的木澡盆走了回来。两个人把木澡盆放到屋子里,然后又去烧热水,两个人出来进去的忙活了半天。 秦俊鸟等到两个人都进了屋子,估摸她们应该开始洗澡了,才轻手轻脚地从老槐树后走出来。秦俊鸟走到窗户前,把钉在窗户外边用来防寒的塑料布轻轻地撕下来一小块,透过玻璃向屋子里看去。 屋子里正亮着电灯,苏秋月和孟梧桐都已经脱光了衣服,两个人正面对面地坐在澡盆里泡澡,澡盆里的热水在冒着缕缕白气,热气把两个人的脸都给熏红了。 苏秋月仰起头,把后脑勺靠在木澡盆上,轻轻地吹来一口气,说:“泡个热水澡,真舒服啊。” 孟梧桐看着苏秋月的胸脯,伸手轻轻地在她那丰满雪白的肉峰上摸了一下,笑着说:“秋月,我看你身上也没有多少肉,这两东西咋这么大呢,好多生过孩子的女人也没有你的大。你究竟吃了啥好东西了,把这两个东西滋养的这么大。” 苏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孟梧桐一眼,说:“嫂子,你说啥呢,这种话你都说出口,你就不嫌害臊啊。” 孟梧桐笑着说:“我有啥可害臊的,我都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我啥阵势没见过。” 苏秋月也伸手在孟梧桐的肉峰上摸了摸,孟梧桐的两个肉峰跟她的不相上下,就是微微有些变形了。 苏秋月说:“嫂子,你的也不小啊,比没生孩子的那个时候大多了。” 孟梧桐说:“等你生了孩子以后,你的会变得比现在还大的。” 苏秋月好奇地问:“嫂子,你说为啥女人一生了孩子给孩子喂奶之后,这两个东西就会变大呢?” 孟梧桐着说:“等你生了孩子,给孩子喂奶以后,你不就知道这两个东西为啥变大了吗?” 苏秋月又问:“嫂子,给孩子喂奶是啥感觉啊?” 孟梧桐说:“没啥感觉。你要是真想知道的话,就赶快生个孩子,你年纪也不小了,我看那个秦俊鸟不错,你也别太心高气傲了。” 苏秋月有些不高兴地说:“嫂子,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能不提他啊,我一听他的名字就头疼。” 孟梧桐把手移到苏秋月的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说:“好,听你,我不提他还不行吗。你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 苏秋月沉思了一会儿,忽然问:“嫂子,你说我们们女人为啥一定要嫁人生孩子呢?” 孟梧桐想了一下,说:“因为我们们是女人啊,女人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结婚生孩子做母亲的。” 苏秋月说:“做女人可真累,下辈子我一定不做女人,我要做个男人。” 孟梧桐说:“那是下辈子的事情,这辈子你还是女人,女人就得有女人的活法。” 苏秋月这时从木澡盆里站了起来,秦俊鸟在窗户外看着苏秋月白花花的身子,下身的东西直挺挺地顶了起来,都快把他的裤衩给顶破了。 苏秋月笑着说:“嫂子,还记得咱两第一次在一起洗澡的时候吗?” 孟梧桐说:“我咋不记得,一开始你还不好意思,还是我硬生生地把你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可是到了后来你抓着我的两个东西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男人呢。” 苏秋月说:“嫂子,我还想那次那么摸一摸你咋样?” 孟梧桐说:“你还说我不害臊,你一个姑娘家说出这种话,你就不害臊吗?” 苏秋月笑着说:“我又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就是想摸摸咋了?” 孟梧桐说:“你自己有,为啥要摸别人的啊?” 苏秋月撅起嘴说:“你不让摸就算了,跟我你还这么小气。” 孟梧桐这时也站了起来,伸手在苏秋月浑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死丫头,你这翻脸不认人的大小姐脾气啥时候能改一改。” “呀!”苏秋月叫了一声,“嫂子,你敢打我的屁股,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秋月说完就把双手伸到孟梧桐的胳肢窝下去挠她的痒痒,孟梧桐急忙闪身想躲,两个人在木澡盆里嘻嘻哈哈地扭成了一团。 两个人那白花花的肉峰随着两个人的身体扭动而不停地颤悠着,看得窗外的秦俊鸟眼睛里差点没冒出火来。 两个人闹了一阵都有些累了又都坐在澡盆里,苏秋月喘着气说:“嫂子,我哥走了这么多天,你就不想他吗?” 孟梧桐也气喘吁吁地说:“我想他干啥,他最好永远都别回来。” 苏秋月笑着说:“他要是永远都不回来,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想他可咋办啊?” 孟梧桐说:“这不是有你吗,我要是睡不着了,我就把你拉进被窝里,把你当成你哥不就行了吗。” 苏秋月说:“可惜我是女人,我要是男人的话,我一定把你从我哥的手里抢过来。” 孟梧桐说:“你要真是男人话,那我一定嫁给你,让你哥去一边凉快去。” 两个人女人边说边洗,没过多久,两个人就从木澡盆里走出来,拿着干毛巾擦起身子,把身子擦干后,两个人开始穿衣服。 秦俊鸟一看两个人洗完了,又从院墙翻了出去离开了苏秋月家。去分享

上一篇   第69章 获救

下一篇   第71章 只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