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要一间房 - 山村如此多娇

第7章 要一间房

秦俊鸟背着廖金宝出了厕所,廖大珠站在男厕所的门口正向里面张望着。 廖金宝瞪着眼睛骂了廖大珠一句:“死妮子,这是男厕所,你跑这来干啥,喜欢闻这里的屎尿味儿咋的,还不赶紧回去。” 廖大珠伸了伸舌头,没敢言语,跟在秦俊鸟的身后回了病房。 医生给廖金宝检查完后,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廖大珠在医院的食堂买了馒头和菜汤。秦俊鸟饿了半天了,见了馒头和菜汤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吃晚饭后,廖大珠要留在医院里照顾廖金宝,廖小珠还要回村里筹钱,她今天交的只是手术费,住院费还没有交,医院只给三天的时间。 趁着天还没有黑,秦俊鸟和廖小珠出了医院,他们想在天黑之前赶回村里。 两个走到医院门口,发现放在医院门口的自行车竟然不见了踪影,秦俊鸟在四处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廖小珠有些晦气地说:“俊鸟别找了,肯定是让贼给偷了,以前就听村里人说城里的贼多,没想到让咱们给遇上了,真倒霉!” 秦俊鸟不解地说:“这城里人都是有钱人,偷咱这不值钱的旧自行车干啥。” 廖小珠气呼呼地说:“鬼才知道呢,这些缺德的贼东西。” 这个时间回乡里已经没有车了,两个人又不能走着回去。今晚是回不了村里了,两个人只能先找个地方住下。 两个人将身上的钱凑了一下,秦俊鸟将全身上下都翻遍了,只摸出两块钱,加上廖小珠手里的七块钱,一共才九块钱。 两个人进了一家比较大的旅店,一问一间房要十五块钱,他们手里的钱连一间房的钱都不够。 秦俊鸟说:“小珠,要不跟你姐再要点儿。” 廖小珠白了秦俊鸟一眼,没好气地说:“要啥,我姐把她身上的钱全都给了我,再要就是要她的命了。” 秦俊鸟一脸无奈地说:“那咋办,我们们总能睡马路上吧,我一个人男人倒是没什么,你一个姑娘家可遭不了这罪。” 廖小珠皱起眉头说:“你的脑子是猪脑子啊,这县城里旅馆不只这一家,我们们不会找一家便宜的。” 秦俊鸟笑着摸了摸脑袋,说:“小珠,还是你脑子灵,对我们们再找找看,一定有比这家便宜的。” 两个人拐弯抹角,终于找到了一家小旅馆。 两个人走了进去,门口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服务员,廖小珠问她:“妹子,你这最便宜的一间房多少钱?” 旅店服务员抬眼皮看了两个人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我们们这最便宜的房间是八块钱一间,你们要吗?” 秦俊鸟看了廖小珠一眼,廖小珠的手里攥着两个人身上仅有的九块钱,这里的房间要八块钱一间,刚好还剩下一块钱,她点点头,说“要。” 旅店服务员又问:“你们要几间房?” 廖小珠咬了咬牙,说:“要一间。” 服务员诧异地看了廖小珠一眼,又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了秦俊鸟一样,那意思像是在说,这么漂亮的姑娘跟了这么一个不像样的男人真是糟蹋了。 秦俊鸟也觉得他跟廖小珠住一个房间不太合适,说:“要不,我去汽车站对付一晚,” 廖小珠说:“算了,我们们两个就在一个房间里将就一夜。” 服务员把两个人领到了二楼的209房间。门打开后,服务员把房间的灯打开,房间不大,而且里面只有一张大人床。 秦俊鸟皱着眉头问:“你这里一张床让我们们两个人咋睡啊?” 服务员冷哼了一声,说:“咋睡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你们要住就住,不住就算了。” 廖小珠在秦俊鸟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秦俊鸟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廖小珠说:“我们们住。” 房间里虽然只是一张单人床,不过秦俊鸟和廖小珠要是挤一挤的话也能住下,可问题是廖小珠愿不愿意跟秦俊鸟挤一张床上睡。 秦俊鸟看着廖小珠,廖小珠也在看着秦俊鸟,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谁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秦俊鸟说:“小珠,要不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让秦俊鸟睡在地上,廖小珠的心里有些不忍,她说:“算了,我们们就一张床上挤一晚上,可有一句话我要说在前头,你心里可不准打什么坏主意。” 秦俊鸟说:“小珠,你放心,我不会的。” 廖小珠还是不放心,在睡下前,她从床底下翻出个空酒瓶子放在两个人的中间,警告秦俊鸟说:“你睡觉的时候老实点,不准过界。你要是敢过界,我就一脚把你踢下床去。” 秦俊鸟说:“你放心,我一定老实睡觉,绝对不会过界的。” 两个人睡下后,为了让自己的身子不碰到廖小珠的身子,秦俊鸟只能侧身睡在床边。廖小珠也是侧身睡的,而且是背对着秦俊鸟。 秦俊鸟借着窗外照进来的路灯的微弱光线看着廖小珠曲线分明的身子,心里突突地跳起来,尤其是看到廖小珠那滚圆丰满的屁股蛋子,他真想捏上两把。 很快廖小珠就睡着了。可秦俊鸟怎么也睡不着,身边躺着廖小珠这样一个勾人的身子,秦俊鸟的心里早就长草了。 廖小珠轻轻地翻了一下身,身子由侧躺变成了平躺,一对高高耸起的肉峰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着,想起白天自己因为意外摸到那两个肉团时的美妙感觉,秦俊鸟的下身被刺激的一下子就顶了起来,肚脐眼下边就堵了什么东西一样难受。 秦俊鸟憋胀的实在受不了了,就爬起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地,想去厕所撒泡尿。 厕所在一楼,秦俊鸟撒完尿后又回到二楼,推门进了房间。 秦俊鸟出去时,廖小珠并没有盖着被子,也没有脱衣服,她可能是嫌这家小旅馆不干净。 秦俊鸟回来时廖小珠的身上已经盖上了一个毛巾被。 难道自己刚才身体上的变化让廖小珠觉得到了,不可能啊,他出去时廖小珠明明是睡着了。秦俊鸟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躺在了床上。 秦俊鸟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廖小珠忽然把手从毛巾被里探出来,慢慢地伸进了秦俊鸟的裤裆,开始拨弄起他的下身来。 秦俊鸟被她这一弄,心里一下拱起火来。心想这廖小珠看起来挺正经的,没想到也是个耐不住性子的浪女,秦俊鸟胆大地把手放到她的身上开始摸起来。 秦俊鸟摸了一会儿,廖小珠可能是他摸的嫌不过瘾,抓着秦俊鸟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然后按在她饱满的肉峰上。秦俊鸟本来已经老实的下身又抬起头来,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揉捏着,又用手指夹住尖端的两个葡萄粒大小的肉疙瘩拉了几下,廖小珠似乎很痛苦地哼哼了几声。 “小珠,我喜欢你……”秦俊鸟一掀毛巾被就压在了廖小珠的身上。 这时,房间的灯忽然亮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秦俊鸟的身下惊恐地看着他,秦俊鸟这时发现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竟然不是廖小珠。 “你是谁?你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来人啊,抓流氓啊。”女人一把将秦俊鸟推到一边,又踢又打地大叫起来。 女人这一大声叫唤,惊动了别的房间的客人,几个住店的男人光着上身就冲了进来,有的手里拿着暖水瓶,有的手里拿着笤帚。 秦俊鸟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向门外跑去,结果与一个怒气冲冲跑进来的男人撞在了一起,男人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大骂:“我日你八辈祖宗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欺负我媳妇,我今天骟了你。” 秦俊鸟苦着脸解释说:“大哥,我不是想欺负你媳妇,我也不知道你媳妇咋就跑到了我的床上。” 男人一听,脸都气绿了,他挥起拳头,横眉怒目地说:“还敢说这是你的床上,这是老子的床,今天我不把你打出屎来,我就对不起我家的先人。” 没等男人动手,廖小珠走了进来。原本廖小珠已经睡着了,是这屋的吵闹声把她给吵醒了,她一看秦俊鸟不在床上,就出了房间看看究竟发什么事情了,正好看到秦俊鸟在隔壁房间里。 廖小珠看到男人要打秦俊鸟,急忙拦住男人,说:“大哥,你怎么能打人呢。” 男人大声地说:“他欺负了我媳妇,我怎么就不能打他,我不仅要打他,我还要告他,我要把他送进去蹲班房。” 廖小珠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抹眼泪的女人,又看了看秦俊鸟,马上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她说:“大哥,你先别生气,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能有什么误会?”男人还想发作,但一看廖小珠长得模样俊俏,就心软了。 廖小珠冲着男人甜甜的一笑,说:“大哥,他和我都住在隔壁的房间,他跑到你的房间肯定是进错了房间了。” 廖小珠说的没错,黑灯瞎火的,秦俊鸟也没看门上的门牌号,确实是进错了房间。 秦俊鸟也连忙说:“没错,大哥,我是走错房间了,刚才我去了趟厕所,没弄清房间就走进来了,大哥实在对不住,我真不是流氓。” 男人又看了几眼廖小珠,误以为廖小珠是秦俊鸟的媳妇,心想秦俊鸟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也不至于对自己的老婆起什么坏心。 男人放开了秦俊鸟,气呼呼地说:“我看你小子也没那个贼胆,今天我先放过你,赶紧滚回你的房间去。” 秦俊鸟连连点头说:“哎,大哥,下次我一定看清楚了再进。” 男人一瞪眼,说:“还有下次?” 秦俊鸟急忙用手狠狠抽了自己的嘴巴两下,说:“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了。” 男人又冲着那几个人说了句:“谢谢大家了,误会一场,大家散了吧。” 那几个人一边谈论着一边回了自己的房间。 秦俊鸟垂头丧气地跟着廖小珠回了房间,一进房间,廖小珠就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她高耸的胸脯都跟着乱颤。 秦俊鸟觉得廖小珠笑得真好看,真想一直看着她笑。 廖小珠笑够了,才瞪了秦俊鸟一眼,说:“你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睡觉,连房间你都能走错,真够丢人的。” “嗯。”秦俊鸟不敢多说话,乖乖地上床睡觉。去分享

上一篇   第6章 因祸得福

下一篇   第8章 钻高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