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先找麻铁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99章 先找麻铁杆

老太太说:“村长,你可别千万别生气啊,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嘴笨,不会说话。。:。” 村长冷哼一声,说:“算了,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我要是跟你这种人较真的话,我早就被你给气死了。” 老太太说:“你不生气就好,我知道村长你是好人,为了我家的事情你没少‘操’心,也没少帮我家的忙,我可不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人。” 村长说:“还算有你良心,总算说了一句人话,这些年也算我没白帮你们娘俩。” 老太太说:“村长,你对我们家的好,我全都记在心里了,咋会忘呢,我虽然是个睁眼瞎,没啥文化,可知恩图报的道理我还是知道的。” 村长这时才注意到站在老太太身边的秦俊鸟,他打量了秦俊鸟几眼,问:“裕祥家里的,你身边的这个小伙子是谁啊?” 老太太看了秦俊鸟一眼,说:“村长,他是我在街上遇到的一个好心人,就是他把我送回家来的。” 村长说:“现在像他这样热心肠的年轻人可不多了,你能遇上他,还真是你的福分。” 老太太说:“是啊,这都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今天才能遇到他这个贵人。” 村长说:“我到村里还有些事情,等我闲下来了再过来看你,你要是有啥困难的话就跟村里说,村里会尽量帮你的。” 老太太说:“村长,你到屋里边坐坐吧。” 村长说:“不了,你还是抓紧把家里收拾一下吧,你都那么长时间没回来了,家里肯定不像样子了。” 老太太说:“那村长你慢走,我就不送你了。” 村长转身向村里走去,很快就走远了。 老太太这时把大‘门’推开,走进了黑咕隆咚的院子里。 秦俊鸟随后也走进了院子里,他不熟悉老太太家的情况,只能两眼一抹黑跟在老太太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里走,有两次他差点儿让路上的东西给绊倒了。 进到屋子里后,老太太把点灯拉亮,只见屋子里‘乱’糟糟的,根本不像个家的样子。 秦俊鸟帮着老太太把屋子里收拾干净了,然后又把水缸里的水挑满了。 老太太看到秦俊鸟忙前忙后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说:“小伙子,时候不早了,你快上炕歇着吧。” 秦俊鸟说:“老人家,等我把炕烧热了就上炕歇着,这屋子里这么长时间不住人了,这炕要是不烧一烧的话,人会受‘潮’得病的。” 老太太这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小伙子,你看我都老糊涂了,咱们都认识半天了,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秦俊鸟说:“我的大名叫秦俊鸟,你就叫我俊鸟好了,我家里人都这么叫我。” 老太太说:“那好,以后我就叫你俊鸟了。” 秦俊鸟把炕烧热后在老太太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给老太太扔了点儿钱,然后出了佟家庄,一路直奔乡里而来。 秦俊鸟想去找杨‘春’草,跟她打听一下麻铁杆的情况,她跟麻铁杆的关系非同一般,她肯定知道麻铁杆经常在啥地方鬼‘混’,要想找到老太太的儿子,就必须得找麻铁杆,麻铁杆跟他姐夫吕建平是狼狈为‘奸’,吕建平干的那些事情他大部分都参与了,他肯定知道老太太的儿子的下落。 秦俊鸟来到杨‘春’草住的地方,大老远就看到麻铁杆站在大‘门’口跟杨‘春’草说话。 看到麻铁杆这小子就在眼前,秦俊鸟心里一阵兴奋,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没想到这小子自己送上‘门’来了,他也就不用费力气去找他了。 只见麻铁杆伸手要去‘摸’杨‘春’草的脸蛋,却被杨‘春’草一扬手把他的手打开了。 杨‘春’草寒着脸,不客气地说:“麻铁杆,你咋知道我住在这个地方?” 麻铁杆得意地说:“你可别忘了,这棋盘乡可是我的底盘,我想找到你还不容易吗?” 杨‘春’草没好气地说:“麻铁杆,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说过了,我不会跟你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些话我都说了很多遍了,我不想再说了。” 麻铁杆说:“‘春’草,前一阵子你还好好的,对我有说有笑的,现在咋说变就变呢,你对我也太绝情了,我可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杨‘春’草说:“麻铁杆,该说的话我都跟你说清楚了,你以后要是再来的话,我是不会给你开‘门’的,你快走吧。” 杨‘春’草说完,“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了,把麻铁杆一个人晾在了‘门’外。 麻铁杆这时用力地敲了几下‘门’,说:“‘春’草,你别关‘门’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快把‘门’打开啊。” 可是任凭麻铁杆咋样敲打大‘门’也无济于事,杨‘春’草没有再搭理他。 麻铁杆气得直跳脚,开始破口大骂:“杨‘春’草,你这个贱货,你以为你是个啥东西,你不过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破鞋,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敢这样对老子,也太不识抬举了,咱们走着瞧,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可是不管麻铁杆咋样骂,杨‘春’草始终没有‘露’面。 麻铁杆气恼地转过身,嘴里骂个不停,向秦俊鸟这边走了过来。 秦俊鸟飞快地走到麻铁杆的面前,冷笑了几声,说:“麻铁杆,你给我站住。” 麻铁杆看到秦俊鸟突然走到面前,顿时吓得脸‘色’大变,颤声说:“秦俊鸟,你找我想干啥?” “少废话,跟我走。”秦俊鸟说完一伸手揪住麻铁杆的衣领,把他拉到一边,然后把他的身子死死地按到一面墙上。 麻铁杆的身子如筛糠一般抖动着,他胆战心惊地说:“秦俊鸟,我最近好像没得罪你吧,你这么做可有些欺人太甚了。” 秦俊鸟板着脸,语声冰冷地说:“麻铁杆,我问你,你认识一个叫佟顺亮的人吗?你小子最好跟我说实话,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佟顺亮就是老太太的儿子的名字,这是昨晚睡觉前秦俊鸟从老太太那里问来的。 麻铁杆听到“佟顺亮”这三个字后眼睛不由自主地眨了几下,神情变得很不自然,他摇头说:“不认识,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上一篇   第698章 回佟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