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回佟家庄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98章 回佟家庄

秦俊鸟听完老太太的话,恨得牙痒痒,他没想到吕建平还干过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真是丧尽天良,他强压住心中的怒火,说:“老人家,吕建平这个狗东西把你家害得这么惨,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这棋盘乡可不是他一个人的,容不得他横行霸道。。:。” 老太太说:“小伙子,你的心意我领了,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儿子就是因为咽不下这口气去找吕建平讨说法,可结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可不想你一个外人因为我家的事情有个好歹的,那样的话我的罪过可大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就算豁出这条命不要,我也要找吕建平那个狗日的算账,这不光是为了你家的事情,也是了为了我自己。” 老太太说:“小伙子,听你这话的意思你跟那个吕建平是不是也有啥仇怨啊?难道他也害过你?” 秦俊鸟点了点头,说:“老人家,不瞒你说,我不仅跟他有仇,而且还有深仇大恨,吕建平他蹦跶不了几天了,这次我要跟他算总账。” 老太太气愤地说:“这个吕建平真是个挨千刀的,他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真是把人害苦了,老天爷咋不一个雷把他劈死呢。” 秦俊鸟说:“吕建平做过的坏事儿太多了,他早晚会遭报应的,像他那种人是不会有啥好下场的。” 老太太一脸无奈地说:“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我听人说他现在当上副乡长了,而且他还有个当乡长的老丈人,这老话说民不与官斗,我一个老太婆咋能斗得过人家当官的呢,我现在啥都不想,我只想把我儿子找回来,只要我儿子还活着,我就烧高香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放心,你一定帮你把儿子找回来,这件事情我既然遇上了,我就一定要管到底。” 老太太感‘激’地说:“小伙子,你可真是好人啊,你要是真能帮我把儿子找回来,那你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下辈子我就是给做牛做马,我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秦俊鸟说:“老人家,啥报答不报答的,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可受不起啊。” 老太太这时情绪又变得有些低落,说:“可话说回来到啥地方去找我儿子啊?连点儿头绪都没有,我去乡政fu找过那个吕建平,想打听我儿子的下落,可他根本不见我。” 秦俊鸟安慰老太太说:“老人家,我有办法,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帮你把儿子找到,不管是死是活。” 老太太高兴地说:“小伙子,那我可就指望你了。” 秦俊鸟说:“老人家,找人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太太说:“你想让我答应啥条件啊?” 秦俊鸟说:“我帮你找儿子的这些天,你得在家里好好呆着,等我的消息,可不能到处‘乱’跑了,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在外边风吹雨淋的,万一要是出啥意外可咋办啊。” 老太太点头说:“好,我答应你,在你帮我找儿子的这些天,我保证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肯定不到外边去‘乱’跑。” 秦俊鸟说:“这就好,我现在先送你回家,我顺便认认‘门’,以后我要是有了你儿子的消息,我就到你家告诉你。” 老太太说:“好,说起来我也有好长日子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家里变成啥样子了。” 老太太的家在佟家庄,佟家庄位于乡里西北十里的地方,是一个不太大的小山村。 秦俊鸟带着老太太赶夜路来到了佟家庄,老太太家就在离村口不远的地方。 两个人刚走到老太太家的‘门’口,就看到不远处走来了一个人,这个手里的手里还拿着手电筒,手电筒的照‘射’出来的光束随着这个人的步幅而不停地晃动着。 “是裕祥家里的吗?”拿手电筒的人大声地问了一句。 老太太这时向拿手电筒的人看了一眼,说:“村长啊,是我。” 这拿手电筒的人就是佟家庄的村长,他急忙快走几步,来到秦俊鸟和老太太的面前,说:“还真是你啊,裕祥家里的,这都半年多没见你了,你这么长时间都跑啥地方去了,我听村里的小石匠说在乡里看到过你一次,可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你的音信了。” 老太太说:“村长,我去找我儿子去了,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不管咋样我得把他找到啊。” 村长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让你别找了,你儿子得罪了麻乡长的‘女’婿,那麻乡长的‘女’婿可不是好惹的,他想收拾你儿子就跟捏死条臭虫一样容易,你就是找也白找,这些日子你肯定吃了不少苦吧。” 老太太说:“村长,我咋能不找呢,我那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一天没他的消息我这心里就不踏实。” 村长叹了口气,说:“你这个人真是死脑筋,看来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白说了,你一句都没听进去,你出去了这么多天,不还是没找到吗,你还是消消停停地在家里呆着吧,说不好哪天你儿子就活蹦‘乱’跳地回来了。” 老太太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从今天开始我就在家里好好呆着,等着我儿子回来。” 村长说:“裕祥家里的,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你男人裕祥要是活着就好了,他可比你懂事理多了。” 老太太说:“我男人要是活着的话,我家里也就不会出这档子倒霉事儿了,还不是人家看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吗。” 村长说:“你这个人那里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动不动就爱拿孤儿寡母说事儿,这些年村里对你们娘俩可没少照顾,要不是村里忙帮,你儿子能开那个食杂店吗。” 老太太说:“早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就不让我儿子开这个食杂店了,都是因为这个食杂店,这好好的一个家才落得现在这个地步,我儿媳‘妇’死了,我儿子也找不到了,就剩下我这一个没用的孤老婆子。” 村长有些恼火地说:“你这个人咋胡搅蛮缠呢,难道村里帮你们还帮错了不成,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上一篇   第697章 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