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罪行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97章 罪行

屋子里很快静了下来,看样子两个人应该是睡了。。:。 秦俊鸟听到屋子里没有了说话声,就悄悄地走开了,他出了客厅,进到厨房里喝水去了。 到了第二天,秦俊鸟和菲菲、琪琪在蝴蝶谷玩了一个上午,到了下午三个人才离开蝴蝶谷回到了乡里。 秦俊鸟把菲菲和琪琪送到她们两个人住的地方,这时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眼看着天就要黑了。 离开了菲菲和琪琪住的地方,秦俊鸟先找了一个小饭馆吃了饭,等他吃完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出了小饭馆之后,秦俊鸟本打算找个小旅馆住一晚上,等明天早晨再回村里去。 秦俊鸟没走几步,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太太,老太太长得瘦小枯干,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要跌倒一样。 秦俊鸟见状急忙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胳膊,把她搀扶住,说:“老人家,你这是咋了,你是不是病了啊?” 老太太轻轻地摇了摇头,声音微弱地说:“我没病。” 秦俊鸟听到老太太说话有气无力的,而老太太又说她没有病,他猜想老太太有可能是缺乏营养,又有些劳累过度,才导致的身体虚弱。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是不是饿了啊?” 老太太摆了摆手,说:“我不饿,我就是想喝点儿水。” 秦俊鸟把老太太扶到路边的一个石墩前坐了下来,说:“老人家,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弄’点儿水来。” 秦俊鸟回到刚才他吃饭的那家小饭馆里,跟小饭馆的老板要了一杯热水,又买了一斤包子。 秦俊鸟把包子和热水‘交’给老太太,说:“老人家,我给你买了一斤包子,你就着热水把包子吃了吧。” 老太太十分感‘激’地说:“谢谢你了,小伙子,你可真是好人啊。”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快吃吧,一会儿包子就凉了。” 老太太就着热水把包子吃了,老太太虽然嘴上说不饿,可是吃起包子狼吞虎咽的,就好像这辈子从来没吃过包子一样。 看着老太太把包子吃完了,秦俊鸟说:“老人家,你吃饱了吗?你要是没吃饱的话,我再给你买一斤。” 老太太打了一个饱嗝,说:“小伙子,我吃饱了,这一斤包子我都吃撑着了。” 秦俊鸟看到老太太说话有了底气,人也有了‘精’神,说:“老人家,都这么晚了,你咋还不回家啊?你一个出来你家里人知道吗?” 老太太长叹了一口气,伤感地说:“我家里现在啥人都没有了,我是死是活没有人会担心的。”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家在哪里啊?要不我送你回家去吧。” 老太太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家了,就算是有家我也不想回去。”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为啥不想回去啊?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在外边居无定所的,你这身子骨可受不了。” 老太太说:“小伙子,不瞒你说我在外是为了找我儿子,我儿子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秦俊鸟说:“你儿子在啥地方啊?要不你坐在这里等着,我帮你老人家去找。” 老太太说:“我也不知道我儿子在啥地方,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在外边东飘西‘荡’的了,我早就和我儿子回家过安生日子去了。” 秦俊鸟这时才渐渐明白,老太太的话虽然前后矛盾,一开始他说家里没有亲人了,现在又说在外边找儿子,看情形老太太肯定是有啥难言之隐。 秦俊鸟说:“老人家,你是不是遇到啥难处了啊?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你就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得上你老人家。” 老太太满腔悲愤地说:“我的忙谁都帮不上,也没人敢帮忙,要不然我也不会落得家破人亡的地步。” 秦俊鸟好奇地问:“老人家,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你能说给我听听吗?” 老太太说:“小伙子,既然你愿意听,那我就把我家里的那些事情跟你唠叨唠叨。” 秦俊鸟说:“那好,你说的越仔细越好。” 老太太说:“其实我家就住在离这里十里远的佟家庄,原本我家的日子过得‘挺’好的,我男人死的早,是我一个人把我儿子拉扯大的,我儿子结婚以后就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卖部,虽然挣不了啥大钱,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家里都吃穿不愁。可谁知道半年前家里边的祸事是一件接着一件,事情还得从乡里的一个叫吕建平的干部说起,半年前这个吕建平和几个乡里的干部到我们村里去检查工作,中午的时候吕建平到我儿子的食杂店去买酒喝,当时我儿子去上货了不在食杂店,就我儿媳‘妇’在食杂店,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看到我儿媳长得耐看,就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调戏我儿媳‘妇’,我儿媳‘妇’是正经‘女’人,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到后来他说的话越来越难听,我儿媳‘妇’实在听不下去,就骂了他几句。那个吕建平脸上挂不住,就灰溜溜地走了。可是没想到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那个姓吕的畜生趁我儿子不在食杂店把我儿媳‘妇’给我祸害了,我儿媳‘妇’是个刚烈的‘女’人,等我儿子回来后,她一点儿也没隐瞒,把事情全都告诉了我儿子,然后趁着我儿子不注意上吊死了,我儿子觉得我儿媳‘妇’死得冤,就去找那个吕建平理论,谁知道我儿子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我托村长帮忙打听我儿子的下落,可村长也没打听到我儿子到底在啥地方,村长跟我说我儿子之所以没回来,是因为他得罪了那个吕建平,那个吕建平的老丈人是乡长,在乡里势力非常大,而且那个吕建平心狠手辣,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儿子要是落在了他的手里,能活着回来的希望不太大。听村长这么一说,我怕我儿子遭了毒手,就到处去找我儿子,这半年我都把棋盘乡找遍了,可也没看到我儿子的人影,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我儿子是死是活,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我可就没有活路了。”

上一篇   第696章 私房话

下一篇   第698章 回佟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