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获救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9章 获救

阳光从井口投射进来,正好照在丁七巧白光光的身子上,反射出一片让人耀眼炫目的光芒。 秦俊鸟看着丁七巧那光滑白皙的背脊,还有那线条柔和圆润的肩头,心跳顿时加快起来。 丁七巧这时也醒了,当她发现自己正光着身子压在秦俊鸟的身上时,她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她慌忙从秦俊鸟的身上爬起来,把身子转过去开始穿衣服。秦俊鸟也坐了起来,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两个人都穿好衣服后,丁七巧问:“俊鸟,你昨晚发烧了,现在好一些了没有?” 秦俊鸟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不过他的脑袋已经不烫了,身子也不冷了,他回答说:“七巧姐,我好多了,昨天多亏你了,我都不知道该咋谢你呢。” 丁七巧笑了笑,说:“昨晚你要不是把衣服给我穿了,你也不会发烧的,我们们俩这算是一还一报扯平了。” 丁七巧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谁有没有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秦俊鸟抬头看了一眼井口,说:“七巧姐,你都一天一夜没回家了,现在梨子姐一定在满世界的找你呢吧?” 丁七巧点点头说:“是啊,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你媳妇也一定急坏了。你说她们能找到咱们吗?” 秦俊鸟说:“她们一定能找到咱们的,不过光靠她们还不行,关键还得靠我们们自己,我们们得想一个办法让她们知道我们们在井里。” 丁七巧面露愁容说:“我们们能有啥办法,这古井这么深,我们们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会知道我们们在这里的。” 秦俊鸟皱着眉头向四周看了看,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一根干树枝上,他兴奋地说:“七巧姐,我有办法了?” 丁七巧好奇地问:“你有啥办法?” 秦俊鸟走过去捡起那根干树枝,笑着说:“我们们可以点火,火烧着了以后,一定会有烟从井口冒出去的,只要有人看见了井口冒出的烟,那我们们就有救了。” 丁七巧一听秦俊鸟说的这个办法不错,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是啊,这个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呢,还你的脑子好使。” 秦俊鸟谦虚地说:“我的脑子笨着呢,我这叫笨人有笨招。” 秦俊鸟和丁七巧把井底的干树枝和枯草一类能烧的东西拾掇了一下,堆在井底的正中央,秦俊鸟掏出火柴把火点着了,很快一缕缕的青烟就从井口冒了出去。 没过多久,井口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俊鸟和丁七巧一听有脚步声,两个人都竖起耳朵来仔细听着,这时井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井里有人吗?” 两个人一听这个女人的声音,高兴地差点没跳起来,两个人扯开嗓子,异口同声地回答:“有人。” 井边说话的女人正是大甜梨,大甜梨一听秦俊鸟和丁七巧都在井下,急忙把头探进井里,兴奋地大声说:“你俩咋跑到井里去了?” 丁七巧大声回答说:“梨子,一言难尽,你赶快想办法把我们们两个人弄出去吧,我们们俩在这里饿了一天一夜了,其他的事情等我们们两个人出去了再说。” 大甜梨说:“那好,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村子里找人把你们两个弄上来。” 大甜梨说完就去村里找人了,秦俊鸟和丁七巧在井里等了一会儿,一想到马上就要从井里出去了两个人都有些激动。 没过多久,井口就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男人女人的说话声,随即大甜梨又把脑袋探进了井里,她说:“俊鸟,七巧,我一会儿让人把绳子放下去,你们两人把绳子系在腰上,然后我们们把你们拉上来。” 秦俊鸟和丁七巧同时回答说:“知道了。” 随后大甜梨就让人把绳子放了下来,秦俊鸟和丁七巧先后被拉了上去。 原来昨天到了晚上丁七巧还没有回家,大甜梨就知道丁七巧可能是出什么意外了,因为她临走的时候说要去酒厂,所以大甜梨就带着人到酒厂去找,不过她把酒厂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丁七巧。到了今天早上大甜梨还是有些不甘心,她又一个人来到了酒厂看看能不能找到丁七巧的踪迹,没想到她刚走山坡下就看到了古井里冒出的青烟,这才把秦俊鸟和丁七巧救了上来。 秦俊鸟和丁七巧的脚刚一沾地,来帮忙的村里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两个人是怎么掉到井下的,秦俊鸟只好把昨天是怎么掉进井里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有几个人有些不相信秦俊鸟说的话,他们继续追问一些细节问题,大有要刨根问底的架势。 大甜梨一看这些人问起来没完没了的,大声说:“大家伙有啥问题还留着以后问吧,秦俊鸟他们俩在井里困了一天一夜了,两个人都饿坏了,先让他们回家吃点儿东西吧。” 来帮忙的村里人一听大甜梨这么说,就不再追问秦俊鸟了,一边议论着一边向村里走去。 秦俊鸟以为自己会在来的这些人中看到苏秋月,可让他失望的是苏秋月并没有来。 秦俊鸟有些几分失落地问:“梨子姐,秋月咋没来?” 大甜梨说:“我刚才去你家找过她,想把你掉进井里的事情告诉她,不过她不在家,你家的门锁着呢,她可能回娘家了吧。” 秦俊鸟一听说苏秋月不在家,有些担心起来,他快步向家里走去,想看个究竟。 这个时候,大甜梨说:“俊鸟,你一天一夜没吃饭了,要不到我家里去吃一口吧,我嫂子都把饭做好了。” 秦俊鸟说:“不用了,我回家去吃。” 大甜梨皱了皱眉头说:“你媳妇不在家,家里又没人给你做饭,你回家吃锅底灰去啊。” 秦俊鸟说:“我回家自己做。” 大甜梨一看秦俊鸟不识抬举,没好气地说:“你不吃拉倒,我还省了呢。” 大甜梨说完拉着丁七巧气呼呼地回家了。 秦俊鸟走到自己家的大门口时看到自己家的大门的确锁着,大甜梨说的没错,苏秋月确实不在家里。 秦俊鸟掏出钥匙开了门,进了家门以后,秦俊鸟在厨房里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两个咸鸡蛋和半碗冷饭。秦俊鸟用热水把饭泡了一下,就着两个咸鸡蛋吃了。 吃完饭后,秦俊鸟躺在冰冷的炕上,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就在这时,刘镯子走了进来,刘镯子一看秦俊鸟正躺在炕上,笑着说:“俊鸟,我听说你跟住在梨子家的那个丁七巧掉进了井里,你俩咋会掉进井里了呢,你俩在井里没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秦俊鸟连看都没看刘镯子,冷冷地说:“我和她能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 刘镯子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看了秦俊鸟一眼,说:“你俩咋就不能干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们孤男寡女在那井里一起待了那么长时间,想干啥事情干不了。” 秦俊鸟没好气地说:“你别总把别人往歪处想。” 刘镯子撇了撇嘴,说:“你是啥人我还不知道,少在我的面前装啥好人。” 秦俊鸟此时正在气头上,一听刘镯子说他不是啥好人,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睛盯着刘镯子说:“你要是再说这种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刘镯子也看出来秦俊鸟的情绪有些不对,不过她并不在意,秦俊鸟以前一直都对她畏忌三分,在她的面前从来不敢说过头的话,因此刘镯子也没有把秦俊鸟放在眼里。 刘镯子冷笑着说:“我倒想看看你能怎么不客气,你有啥能耐尽管使出来好了。” 秦俊鸟被刘镯子一激,动了肝火,他说:“这可是你说的,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能耐。” 秦俊鸟说完猛地一把把刘镯子按在了炕上,一双手在她的身上胡乱地摸了起来。 刘镯子任由秦俊鸟在她的身上摸着,眯缝着眼睛说:“我还以为你有啥能耐呢,这种事情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弄。” 秦俊鸟也不说话,伸手去解她的衣扣,把她的外衣脱掉,又把她里面的衣服向上一拉,她里面穿的黑色胸罩就露了出来,秦俊鸟看着她那两个半露在外的肉峰和那条又深又窄的肉沟,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刘镯子这时说:“俊鸟,你看啥呀,你又不是没看过,有能耐你今天跟我动真格的。” 秦俊鸟喘着粗气说:“你以为我不敢吗?” 刘镯子笑了笑,说:“你要是敢的话就来啊,我看你那个东西到底有几把刷子。” 秦俊鸟粗鲁地把刘镯子的胸罩往上一拉,刘镯子那两个肉峰就跳了出来,颤悠悠地晃着秦俊鸟的眼睛,秦俊鸟咽了几口唾沫,把脑袋压了上去,在她那对肉峰上又是咬又是舔的,刘镯子被他弄得身子软塌塌的,双腿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秦俊鸟在刘镯子的肉峰上耍弄够了,伸手要去解刘镯子的裤带,这时刘镯子也去解秦俊鸟的裤带。 这时秦俊鸟忽然想起那天刘镯子和武四海在菜窖里干的那些事情,他觉得一阵的恶心,他一把抓住刘镯子正在解他裤带的手,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腰间拿开。 刘镯子愣了一下,看着秦俊鸟说:“咋了?俊鸟,你咋停下来了,继续啊。” 秦俊鸟从刘镯子的身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说:“没咋,镯子嫂子,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还是走吧。” 刘镯子有些不解地说:“俊鸟,你这是啥意思?刚才还想跟我亲热,现在咋又想赶我走了,你把我当成啥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68章 冷热两重天

下一篇   第70章 姑嫂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