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耳听为虚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86章 耳听为虚

关于杨‘春’草的事情秦俊鸟以前也听别人说过一些,不过别人说的跟杨‘春’草说的有很大出入,秦俊鸟很想‘弄’明白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他好奇地说:“你说的这些事情咋跟我听说过的不太一样啊?” 杨‘春’草淡淡地笑了笑,说:“我知道你都听别人说了些啥,他们说我十六岁的时候让我后爹给糟蹋了,还说我后爹为了长久地霸占我,给我招了一个哑巴当上‘门’‘女’婿。。” 秦俊鸟点头说:“没错,就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杨‘春’草说:“我后爹是给我找了一个哑巴当上‘门’‘女’婿,不过其他的事情都是胡说八道。” 秦俊鸟说:“看来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还真不能相信,没有几句话是真的。” 杨‘春’草说:“其实那个老东西是打过我的主意,十六岁那年我去‘玉’米地里干活,他悄悄地跟在我的身后,等到了‘玉’米地,他把我按在‘玉’米地里想要糟蹋我,我当时拼命地反抗,眼看着就要让他得手了,这时碰巧被路过的人看到了,把那个老东西给吓跑了,从那以后那个老东西再也不敢打我的主意了,不过我被拖进‘玉’米地的事情还是在乡里传开了,你也知道这些村里人说话就喜欢添油加醋,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我被拖进‘玉’米地的事情传来传去,就传成了我被那个老东西给糟蹋了。” 秦俊鸟说:“这些人真可恨,说话也不留点儿口德,这唾沫星子可是会淹死人的。” 杨‘春’草轻描淡写地说:“我都已经习惯了,反正我也不是啥好‘女’人,他们愿意说啥就说啥好了,我不在乎。”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真嫁给了一个哑巴。” 杨‘春’草点头说:“没错,后来我是嫁给了一个哑巴,不过那都是那个老东西‘逼’我嫁的,他说我要是不嫁给那个哑巴,他就去乡里的派出所举报,让我在村里住不下去,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嫁给了那个哑巴。” 秦俊鸟说:“你后爹为啥要‘逼’你嫁给一个哑巴呢?你又不是嫁不出去?就算你被村长的儿子给糟蹋了,可他也不该让你嫁给一个哑巴啊。” 杨‘春’草说:“还不是那个老东西觉得那个哑巴能干活,还不会说话,他让哑巴干啥就干啥,招他当上‘门’‘女’婿其实就跟养个能干活的牲口一样,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干活,那老东西比周扒皮都会算计。” 秦俊鸟说:“你那个后爹的心肠可真够坏的,让你跟一个哑巴结婚,他这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吗?” 杨‘春’草说:“说起来那个哑巴对我还真不错,我让他干啥他就干啥,他可听我的话了,只可惜是个短命鬼,跟我结婚没到三年就死了。” 秦俊鸟说:“那个哑巴是咋死的?” 杨‘春’草说:“还能是咋死的,干活累死的呗。” “干活累死的?”秦俊鸟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杨‘春’草。 杨‘春’草说:“他那天干了一天的重活,累得连晚饭都没吃,在天快黑的时候吐了几口血,到了晚上八点多就不行了,等我和我哥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咽气了。” 秦俊鸟说:“我听说人有吃东西撑死的,可没想到人还有干活累死的。” 杨‘春’草叹息着说:“说起来哑巴也是个苦命的人,这一辈子吃苦受累的,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就死了。” 秦俊鸟也觉得可惜,说:“是啊,他跟你结婚那么长时间,连个一儿半‘女’都没留下,逢年过节连个烧纸钱的人都没有。” 杨‘春’草说:“那个哑巴天生就是个残废,不仅不会说话,那东西也不行,他根本就不能生儿育‘女’。” 秦俊鸟说:“这么说你和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杨‘春’草说:“是啊,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哑巴的心肠不坏,算得上是个好人,像他这样的人不该断子绝孙,更不应该死得这么早。那个老东西坏事儿没少干,可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老天爷真是瞎了眼了。” 秦俊鸟说:“你那个后爹现在还跟你哥生活在一起吗?” 杨‘春’草说:“我和我哥早就跟那个老东西断绝了关系,我有了钱以后就和我哥从他的家里搬了出来,从他家里搬出来以后我就再也没去看过他,像他那种人,我就是想起来都觉得恶心。”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哥也不是你那个后爹的亲儿子啊?” 杨‘春’草说:“我和我哥是跟着我妈嫁到那个老东西家的,那个老东西因为我妈带着两个拖油瓶,对我不是打就是骂的,我妈本来身子骨就弱,还要受他的虐待,所以在我十四岁那年就扔下我和我哥去世了。” 秦俊鸟说:“这么说来你哥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那你为啥不跟你哥生活在一起呢?” 杨‘春’草说:“我哥他娶了媳‘妇’,有了自己的家,他得养家糊口,我一个寡‘妇’住在他家里不好。” 秦俊鸟说:“你哥是不是嫌你的名声不好,所以不愿意让你留在家里啊?” 杨‘春’草说:“不是我哥,是我嫂子不愿意让我留在家里,我嫂子是个要脸的人,有我这个小姑子在家里,他在村子里人的面前抬不起头来,所以三天两头跟我哥吵架,后来还跟我哥闹起了离婚,我哥都是三十大几的人了,娶个媳‘妇’不容易,我不想害他离婚,所以就从家里搬了出来。” 秦俊鸟说:“这也不能怪你嫂子,村里人容不下这种事情,你从家来搬出来对你哥和你都好。” 杨‘春’草说:“听了我的事情,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可怜的?” 秦俊鸟说:“是啊,没想到你也是在苦水里长大的,这些年你过得也不容易。” 杨‘春’草笑了一下,说:“你要是真觉得我可怜,就跟我相好,这样我后半辈子也有了个依靠。” 秦俊鸟说:“‘春’草,我是可怜你,可是这可怜归可怜,我不能因为可怜你就跟你好,这我实在做不到。” 杨‘春’草说:“你有啥做不到的,跟我相好你又不吃亏,我杨‘春’草虽说没有‘花’容月貌,可我也不是丑八怪。”

上一篇   第685章 苦命人

下一篇   第687章 蛇鼠一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