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被逼的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83章 被逼的

男人说:“我都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了,我咋还敢跟你说假话呢,除非我不想活了。。:。” 秦俊鸟说:“算你小子识相,你要是敢跟我说假话,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男人哀求说:“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你还是把我放了吧,我保证跟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秦俊鸟说:“我现在还不能放你走,为了以防万一,还得委屈你一下,我得先把你绑起来,等我拿到了照片和底片,到时候才能放你走。” 男人说:“我都把照片和底片放的地方都告诉你了,你咋还要绑我呢,你这么做也太不仗义了。” 秦俊鸟冷哼了一声,说:“对你这种人用不着仗义,这都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坏了心肠,拍那些照片来敲诈我,这是你罪有应得,我这么对你已经是很客气了,把我惹急了,送你去派出所,到时候可不是你挨一顿打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男人不敢多说话了,要是秦俊鸟真把他送到派出所去,这敲诈勒索可不是小罪名,‘弄’不好他还得被判刑,他可不想蹲监狱。 秦俊鸟把男人的‘裤’带‘抽’了下来,然后把男人的双手反绑在了一棵碗口粗的小树上。 秦俊鸟对男人说:“你小子在这里老实点儿,别‘乱’喊‘乱’叫,等我拿到照片和底片了就回来给你把‘裤’带解开。” 男人哭丧着脸说:“你可得快点儿回来,你要是不回来的话,那我这条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秦俊鸟笑了几声,说:“你不用担心,就算我不回来,你也不会死的,学校经常有逃课的学生往这个小树林里钻,要是你小子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能碰上一个逃课的学生。” 秦俊鸟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男人说的那家照相馆很好找,这家照相馆是棋盘乡唯一的一家照相馆,不过棋盘乡的居民大多都是农民,所以来照相馆照相的人不多,这家照相馆的‘门’前显得冷冷清清的。 秦俊鸟推‘门’走进了照相馆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坐在照相馆里喝茶,他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小伙子,你要照相啊?” 秦俊鸟打量了中年男人几眼,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问了一句:“你就是刘老板吧?” 男人点头说:“没错,我就是。” 秦俊鸟说:“我是来帮六斤取相片的。” 刘老板说:“六斤咋没来啊?昨天他来送底片的时候说好了今天他来取相片的。” 秦俊鸟说:“六斤今天‘抽’不开身,就让我来帮他取了。” 刘老板听秦俊鸟这么说,也没多想,说:“那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相片。” 刘老板走到里边的一间屋子里,从里边拿出了一个黄‘色’的信封‘交’给了秦俊鸟,说:“照片和底片都在里边,你收好了。” 秦俊鸟从刘老板的手里接过信封,说:“这些照片一共多少钱?” 刘老板说:“昨天六斤已经给过钱了。” 秦俊鸟说:“那好,刘老板,照片我拿走了。” 秦俊鸟拿着信封出了照相馆,他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把信封打开,把里边的照片拿了出来。这些照片一共有二十几张,拍的都是一些秦俊鸟和杨‘春’草不穿衣服在一起亲热的照片,而且都是不堪入目的那一种。 秦俊鸟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和杨‘春’草都觉得脸红,幸好这些照片没有传扬出去,要是让村里的人看到了,那他可就真没脸在村里再住下去了,这种事情不像别的事情,一旦闹起来,可是会把人害死的。 秦俊鸟在街边的商店里买了一盒火柴,把照片和底片全都烧了,像这种照片当然一张都不能留着,留着就是祸害。 秦俊鸟本打算去乡中学,把绑在树上的那个男人放开,可是他刚走出没几步,有人忽然在身后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秦俊鸟停下脚步,转过身去,他看到杨‘春’草正笑眯眯地站在他的面前。 秦俊鸟一看到杨‘春’草,就想起了照片的事情,他拉下脸来,说:“你来得正好,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 杨‘春’草看到秦俊鸟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一张脸拉的老长,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俊鸟,你这是咋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秦俊鸟气哼哼地说:“你说咋了,这要问你自己,你都做了些啥见不得人的事情?” 杨‘春’草一头雾水地看着秦俊鸟,皱着眉头说:“俊鸟,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我咋听不懂呢?” 秦俊鸟冷冷地说:“你少在我的面前装糊涂,我问你,那些照片是咋回事儿?” 杨‘春’草愣了一下,说:“照片?啥照片啊?我咋听不明白呢?” 秦俊鸟说:“我说照片你听不明白,那个叫‘六斤’的男人你总该认识吧。” 杨‘春’草这时才恍然大悟,说:“你说的那个人是胡六斤吧。” 秦俊鸟这时才知道那个想拿照片来敲诈他的男人的全名叫“胡六斤”,他没好气地说:“那个胡六斤昨晚拍了咱们两个人在一起亲热的照片,他还拿那些照片来敲诈我,这件事情你敢说你不知道吗?” 杨‘春’草承认说:“这件事情我知道。” 秦俊鸟说:“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那个胡六斤把啥都告诉我了,这件事情是你们两个人合伙干的,胡六斤拍照的时候,你还配合他,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杨‘春’草急忙解释说:“我根本不想拍那些照片,都是那个胡六斤‘逼’我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秦俊鸟说:“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那个胡六斤又没拿刀‘逼’着你,你咋就那么听他的话呢,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他让你死,你也死去啊。” 杨‘春’草一脸委屈地说:“俊鸟,你不能只听那个胡六斤的话,胡六斤他就是一个无赖,他的话你可千万别信,昨晚的确是他‘逼’我的,他说我要是不配合他,他就去派出所举报我卖‘淫’,我也是被‘逼’无奈,要是他真到派出所举报我,不仅我的名声臭了,恐怕你也得跟着遭殃,我是不想牵连你,所以才答应他的。”

上一篇   第682章 背后一脚

下一篇   第684章 找个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