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冷热两重天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8章 冷热两重天

秦俊鸟沉思了一会儿,说:“七巧姐,你先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们会想出办法的,一个小小的水井困不住我们们的。” 丁七巧这时也冷静下来说:“我们们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我不能死,也不会死的。” 秦俊鸟抬头看了一下井口的天色,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天黑了,看来今晚他和丁七巧只能在古井里过夜了。 两个人的鞋都被井水浸湿了,秦俊鸟觉得双脚被水泡得发凉,两条腿也有些难受。于是他摸索着走到那块大石头旁坐了下来,他把鞋脱了下来,又把袜子也脱了,光着湿淋淋的双脚,这样他才觉得好受一些。 这个时候,丁七巧忽然问:“俊鸟,你冷不冷?” 秦俊鸟说:“我不冷,就是我的脚被水泡得时间长了,两条腿有些难受。” 丁七巧吸了几口气,牙齿直打战说:“我有点儿冷。”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把鞋和袜子都脱了,这样的话能好一些,就不会觉得那么冷了。” 丁七巧听了秦俊鸟的话,她把鞋和袜子都脱了,也光着双脚,不过她还是觉得冷。 丁七巧摸索着走到秦俊鸟的身边,说:“俊鸟,我还是冷。”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七巧姐,要不这样吧,我们们两个人把身子靠在一起,这样就能暖和一些。” 丁七巧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秦俊鸟划着了一根火柴,丁七巧借着火柴的光亮在秦俊鸟的身边坐了下来,把身体靠在了秦俊鸟的身体上。 两个人都感受到了对方的体温,而且丁七巧的身子软软的,她的身子靠在秦俊鸟的身上让秦俊鸟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秦俊鸟问:“梨子姐,这下你还冷不冷?” 丁七巧有些微微地哆嗦了几下,说:“还是有点儿冷,不过比以前好一些了。” 秦俊鸟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给丁七巧披上,又把自己的身体向丁七巧的身体靠了靠,无意中秦俊鸟的胳膊肘还撞到了一个圆圆的又有些软软的东西,秦俊鸟的脸顿时有些发烫,尽管古井里的光线昏暗,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但秦俊鸟知道他刚才撞到的是丁七巧的肉峰。 秦俊鸟有些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七巧姐,你现在还冷不冷?” 丁七巧感激地说:“我现在不冷了,可是你把衣服给我披上了,你咋办啊?” 秦俊鸟说:“我没事儿,我一点儿也不冷。”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风在井口呼啸而过,秦俊鸟和丁七巧在古井里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古井的井底的气温没有井外那么低,可现在毕竟刚刚过完年没有多久,春寒料峭,冷风如刀子一般直往人的骨头缝里钻。 秦俊鸟很快就有些挺不住了,他被冻得全身都哆嗦了起来。丁七巧的身体与他的身体紧贴着,她也感觉到了秦俊鸟的身体在哆嗦着,她有些过意不去地说:“俊鸟,我还是把衣服还给你吧,你把衣服给了我,你会被冻坏的。” 秦俊鸟说:“七巧姐,我没事儿,我的身体好着呢,不会被冻坏的。衣服还是你穿着吧,你是女人,身子骨弱,而且你还有孩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孩子可咋办啊。” 丁七巧有些感动地说:“俊鸟,你可真好,像你这样的好男人这年月可不多了。” 秦俊鸟笑一下,说:“七巧姐,你就别夸我了,我又没做啥好事儿,不值得你这么夸我。” 丁七巧说:“你咋没做好事儿,你把衣服给我穿,自己挨冻这难道不是做好事儿吗?” 秦俊鸟挠了挠脑袋,说:“这算啥好事儿啊,不过就是一件衣服,没啥大不了的。” 丁七巧说:“俊鸟,你要是冷了告诉我,我就把衣服还给你。” 秦俊鸟刚想说话,这时他的肚子忽然咕噜咕噜的叫了几声,因为古井里比较安静,所以丁七巧也听到了秦俊鸟肚子的叫声。 丁七巧笑着说:“俊鸟,你一定饿了吧?” 从早晨吃完早饭到现在他已经两顿饭没吃了,他还真饿了,不过他就算饿了也只能硬挺着,在这古井的井底根本就没有吃的东西。 秦俊鸟说:“我是有些饿了,不过没关系,我能挺得住,少吃几顿饭没啥关系,等从这里出去了我再多吃一些就补回来了。” 这时丁七巧似乎想到了什么,她有些支吾地说:“俊鸟,你要是真饿了的话,我身上有吃的,就是不知你愿意不愿意吃……” 秦俊鸟刚想问她身上有啥吃的,他随即想到了她所说的吃的是啥东西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不用了,七巧姐,我忍忍就过去了。” 丁七巧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没再说话,只是把身子向秦俊鸟紧紧地靠了一下,有意无意地将自己那两个丰满的肉峰在秦俊鸟的身上蹭了几下,弄得秦俊鸟心慌意乱的。 两个人互相依偎着取暖,渐渐地两个人有些困了,不知不觉地都睡着了。 到了后半夜,秦俊鸟被冻得醒了过来,他只觉得全身一阵麻冷,脑袋又胀又痛,两眼就跟要冒火一样难受,他知道自己这是冻病了。 秦俊鸟忽然觉得口中一阵的干渴,他想站起来去找水喝,可是全身酸软无力,根本站不起来。他轻轻地推了一下身边的丁七巧,想让她帮忙找水。 丁七巧睡得比较死,秦俊鸟推了一下没把弄醒,秦俊鸟又推了两下,这时丁七巧才醒了过来,她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说:“俊鸟,咋了,是不是天亮了?” 丁七巧抬头向井口望了一眼,见天色还是黑的,这时她的耳边传来秦俊鸟有气无力的声音说:“七巧姐,我渴了,我想喝水。” 丁七巧一听秦俊鸟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问:“俊鸟,你这是咋了?我听你的声音咋跟病了似地。” 秦俊鸟又重复了一句说:“七巧姐,我想喝水。” 丁七巧急忙伸手在秦俊鸟的额头摸了一下,秦俊鸟的额头滚烫,显然是发烧了。 丁七巧有些慌了,说:“俊鸟,你发烧了,这可咋办啊?” 秦俊鸟声音有些微弱地说:“七巧姐,我没事儿,我就是想喝水。” 丁七巧说:“这井里虽然有水,可是这水不干净,不能喝的,人一旦喝了会拉肚子的。” 秦俊鸟有些可怜兮兮地说:“我渴,我想喝水。” 丁七巧想了想,说:“我有办法了。” 丁七巧说完把自己的衣扣解开,把毛衣和衬衣撩了上去,又把胸罩拉了上去,然后她摸了摸秦俊鸟的脸,找准他的嘴在什么地方。 丁七巧说:“俊鸟,你把嘴张开,我这就给你水喝。” 秦俊鸟听话地把嘴张开,丁七巧一只手扶着秦俊鸟的嘴,另一只手捏着自己一个肉峰用力地挤着奶水,挤出来的奶水几乎全都滴落在了秦俊鸟的嘴里,秦俊鸟只觉得一股腥甜的yè体流进了他的喉咙里,虽然他已经烧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但是他心里清楚他喝的是丁七巧的奶水。 丁七巧不停地挤着自己的奶水,挤完了这个肉峰就挤那个肉峰,一直到秦俊鸟喝够了才停了下来。 丁七巧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关切地问:“俊鸟,你现在咋样了?” 秦俊鸟浑身打着哆嗦,断断续续地说:“我身上冷……我冷……” 丁七巧急忙把秦俊鸟抱在怀里,把他披在丁七巧身上的衣服又给他穿上。 丁七巧问:“俊鸟,你还冷吗?” 秦俊鸟低声地说:“我还冷,七巧姐。” 丁七巧有些着急地说:“我知道你冷,可是我们们在井底,身边了连一块布片都没有。” 秦俊鸟说:“七巧姐,你抱紧我一些。” 丁七巧想了想,忽然有了一个办法,她把自己的外衣脱掉,又把衬衣和毛衣全都脱了,最后把胸罩也拿下去了。她又把秦俊鸟的衣服全都脱掉,只给他的身上批了一件外衣,而后丁七巧把自己光着的上身紧紧地贴在秦俊鸟光着的身体上,用自己的体温来给秦俊鸟保温。 秦俊鸟已经烧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但他还是能感觉到丁七巧那对富有弹性的肉峰正顶在他的胸口上,尤其是那两个硬硬的肉疙瘩在他的胸前蹭来蹭去的,刺激得他的下身都跟着硬了起来。 丁七巧似乎也感觉都了秦俊鸟身体上的变化,可是她并没有松开秦俊鸟,她用手不停地搓着秦俊鸟的身体,让摩擦出的热量给秦俊鸟取暖。 丁七巧的这个办法果然有了效果,很快秦俊鸟就不像刚才那么冷了,他的身体也不哆嗦了,就是额头还有一些烫手。 丁七巧就一直这样光着身子抱着秦俊鸟,慢慢地两个人又都睡着了,等到两个人再次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最先醒来的是秦俊鸟,他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丁七巧,想起昨晚的事情,不禁有些脸红。此刻丁七巧的身子还光着,她那对圆滚滚的肉峰正压在秦俊鸟的胳膊和身上,让他想动也不敢动。去分享

上一篇   第67章 掉井里了

下一篇   第69章 获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