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朱老板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76章 朱老板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吃过早饭就来到了酒厂,今天他要跟那个自己找上‘门’来的客商见面,为此他还特意换上了一身西装,这样显得比较庄重一些。:。 现在秦俊鸟已经很少过问一分厂的事情了,一分厂在陆雪霏和范学成的管理下运转的非常好,两个人虽然都很年轻,可在管理企业上非常老练,把一分厂管理的比以前还要好。 秦俊鸟在酒厂的车间里转了一圈儿,工人们正在忙着生产,各个车间里一个闲着的人都有,所有人都在埋头干活。 从车间里出来后,秦俊鸟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了。 到了晌午的时候,秦俊鸟来到了食堂,刘镯子这时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 刘镯子看到秦俊鸟走进来,笑着说:“俊鸟,你可是有些日子没来酒厂了,现在想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这些日子没来酒厂,还真有些想吃你做的饭了。” 刘镯子说:“俊鸟,你这些天都在忙啥啊?你可是好长时间没来食堂吃饭了。” 秦俊鸟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说:“镯子嫂子,你做菜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比起那些厨师来一点儿也不差。” 刘镯子说:“俊鸟,你就别夸我了,我也就这点儿本事,我一个‘女’人要是连饭都做不好的话,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啊。” 就在这时,陆雪霏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食堂,这个男人长得比较富态,‘肥’头大耳的,‘挺’着将军肚,一看就知道男人平时大鱼大‘肉’吃多了,有些营养过剩。 范学成走在两个人的后边,眼睛一直在盯着中年男人看,好像中年男人是一个他以前从没见过的稀罕物一样。 秦俊鸟急忙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不管这个男人是真老板还是假老板,在没有‘摸’清他的底细之前,秦俊鸟还是要以礼相待。 陆雪霏这时给秦俊鸟介绍说:“俊鸟,这位就是我昨天跟你说过的那位朱老板。” 秦俊鸟伸出手去,笑着说:“朱老板,你好,欢迎你到酒厂来。” 朱老板也伸出手来,跟秦俊鸟握了握手,满脸笑容地说:“你好秦老板,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啊,今天能跟你见面,我真是打心眼里高兴。” 秦俊鸟说:“朱老板,你可是财神爷,你能登酒厂的‘门’,说起来最高兴的人是我。” 朱老板说:“秦老板,我可不是啥财神爷,这做生意讲究的是有钱大家一起赚,要说你这个酒厂才是财神爷,咱们都得靠这个酒厂吃饭。” 秦俊鸟说:“朱老板你说的有道理,只有大家都赚到钱了,这生意才能做得长久。” 朱老板说:“秦老板,你说的没错,大家都能赚到钱,大家都有‘肉’吃,这样的生意做起来才高兴吗。” 秦俊鸟说:“朱老板,我让人做了一桌酒菜,咱们还是边吃边聊吧。” 朱老板说:“好啊,我这个人就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今天咱两个人是初次见面,一会儿咱们一定要好好地喝几杯。” 两个人走到饭桌旁边,面对面坐了下来,陆雪霏和范学成也坐了下来,在旁边作陪。 秦俊鸟说:“朱老板,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们这里是山沟沟,这做菜的手艺比不上城里的大酒楼,还请朱老板你多担待才是。” 朱老板看了看桌上的菜,说:“秦老板,这些菜就‘挺’好了,我今天来主要是跟你谈生意的,这吃饭是次要的。” 秦俊鸟说:“也不知道这些菜朱老板你喜欢啥口味,这都是一些山里的野味和山菜,你就凑合着吃一口吧。” 朱老板说:“秦老板,你太客气了,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在城里可是难得一见的。” 秦俊鸟说:“朱老板,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吃不惯呢。” 朱老板看了一眼陆雪霏,说:“秦老板,你有陆小姐这么一位得力的属下,可真让人羡慕啊。” 秦俊鸟说:“是啊,雪霏虽然年轻,却能把酒厂里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有她在厂里,我可以省很多力气。” 朱老板说:“我听说陆小姐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像她这种才貌双全的姑娘比那国宝大熊猫还珍贵,我的公司要是能有她这么一位帮手,我就是赔钱都高兴。” 秦俊鸟笑笑,说:“朱老板,你的公司要是真有像雪霏这样的人,我保证你只会挣钱不会赔钱的。” 陆雪霏这时接过话茬说:“朱老板,你就别夸我了,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外边比我有能力的人多得是。” 朱老板说:“陆小姐,你就别谦虚了,我在外边做生意的时间也不短了,形形‘色’‘色’的‘女’人也见过不少,可我见过的那些人中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的。” 陆雪霏说:“朱老板,你没见过不等于没有,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那么厉害。” 朱老板说:“陆小姐,我说句心里话,你要是普通人的话,那这个世界上可就没有能人了。” 秦俊鸟这时扯开话题说:“朱老板,我听说你在城里是做大生意的,不知道你都做些啥生意啊?” 朱老板说:“我就是在省城和省里其他的几个城市经营几个烟酒专卖店,都是小生意,让秦老板你见笑了。” 秦俊鸟说:“朱老板,这开烟酒专卖店可不是小生意,更何况你同时经营着几个烟酒专卖店,要是没有一定的实力,是撑不起这么大的摊子的。” 朱老板说:“秦老板,这开烟酒专卖店在省城根本不算啥大生意,我也就是赚点儿小钱,谈不上有实力。” 秦俊鸟这时端起酒杯,说:“朱老板,咱们两个人能认识是咱们的缘分,咱们喝一杯。” 朱老板这时也端起酒杯,说:“秦老板,我看得出来你是个爽快人,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做生意,咱们把这杯干了。” 秦俊鸟说:“朱老板,这杯里的酒就是酒厂生产的丁家老酒,你是内行,你尝尝这酒的味道好不好。” 朱老板把鼻子凑到杯口闻了闻,说:“这酒不错,闻起来香气扑鼻,看来今天我没有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