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心如刀剜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71章 心如刀剜

秦俊鸟说:“这是我跟秋月之间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少在我的面前说三道四的。” 蒋新龙说:“秦俊鸟,我可是一片好心,你不领情就算了,真是狗咬吕‘洞’宾。”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肯定知道秋月的下落,你快点儿告诉我秋月在啥地方,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我没心情跟你磨嘴皮子。” 蒋新龙说:“秦俊鸟,实话告诉你,我是知道她的下落,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你也不用着急,过一段时间你自然就能看到她了。” 秦俊鸟走过去一把揪住蒋新龙的衣领,气愤地说:“姓蒋的,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是再不说,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秦俊鸟说完挥动着拳头,双眼怒视着蒋新龙,脸上‘露’出要杀人的表情。 蒋新龙梗着脖子,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冷笑着说:“秦俊鸟,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有种你就把我打死好了。” 秦俊鸟的脸已经涨红了,额头上青筋暴起,他咬牙切齿地说:“蒋新龙,你别以为我不敢打死你,大不了老子一命抵一命,咱们同归于尽。” 蒋新龙满不在乎地说:“好啊,反正我现在也有些活腻歪了,咱们两个人要是一起死的话,正好到了‘阴’间还可以做个伴。” 这个时候冯寡‘妇’正好从食杂店里走出来,她看到秦俊鸟要动手打蒋新龙,急忙走过来抓住秦俊鸟的胳膊,尖声说:“俊鸟,你这是干啥,快把手松开,这年头打人可不是白打的,你们有啥事情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不可。” 秦俊鸟虽然恨不得把蒋新龙给撕碎了,可他的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跟蒋新龙这种人没必要拼命,跟他同归于尽就更不值得了。 秦俊鸟哼了一声,把手松开,转身进了食杂店。 冯寡‘妇’随后也进了食杂店。 秦俊鸟气呼呼地走到食杂店后面的屋子里,一屁股坐了下来。 冯寡‘妇’在货架上拿了一瓶果汁塞在秦俊鸟的手里,说:“俊鸟,你先喝口果汁消消气,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动不动就跟人动手,你这脾气得改一改了。” 秦俊鸟又把果汁塞回冯寡‘妇’的手里,说:“冯婶,给我拿瓶酒,我要喝酒。” 冯寡‘妇’说:“俊鸟,你还在气头上,不能喝酒,你这个时候喝酒很容易喝醉的。”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喝醉了更好,喝醉了就啥也不知道了。” 秦俊鸟此时的内心比刀剜还要疼,他知道蒋新龙是故意拿苏秋月来刺‘激’他,作为一个男人,他连自己的媳‘妇’都看不住,这可以说是奇耻大辱。 冯寡‘妇’说:“俊鸟,你听我一句劝,酒不是啥好东西,喝多了伤身子,你还是别喝了。” 秦俊鸟拍了拍‘胸’口,说:“婶子,我这里难受,你还是让我喝几口吧,这样我也能好受一些。” 就在这时,从前边的食杂店传来了陆雪霏的声音:“冯婶,我要一管牙膏和一个牙刷,还要一块香皂。” 冯寡‘妇’走进前边的食杂店,她看到陆雪霏站在柜台前,手里还拿着五十块钱。 冯寡‘妇’说:“雪霏,你来得正好,你快去那屋劝劝俊鸟吧,他现在在气头上,非要喝酒不可,我怕他会喝出‘毛’病来。” 陆雪霏向后面的屋子里看了一眼,笑着说:“婶子,原来俊鸟在你这里啊,正好我还要去家里找他呢。” 冯寡‘妇’冲着陆雪霏使了一个眼‘色’,说:“雪霏,不管咋样,你可千万别让俊鸟喝酒。” 陆雪霏会意地点了一下头,抿嘴一笑,说:“我知道,我会劝他的。” 陆雪霏把钱扔到柜台上,然后走进了后边的屋子里。 秦俊鸟看到陆雪霏走进来,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雪霏,你来了。” 陆雪霏随手把房‘门’关好,然后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了下来,说:“俊鸟,我听冯婶说你要喝酒,你为啥要喝酒啊?” 秦俊鸟说:“我心里憋得慌,想喝几口顺顺气。” 陆雪霏说:“你是不是心里有啥烦心的事情啊?跟跟说说咋样。” 秦俊鸟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抬起头,压低声音说:“苏秋月回来了。” 陆雪霏两眼直直地看着秦俊鸟,抓住他的手,说:“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秦俊鸟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苏秋月回来了。” “你看到她了?”陆雪霏追问。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没看到,她回家看完她爸和她妈就走了。” 陆雪霏说:“那她现在住在啥地方?” 秦俊鸟说:“不知道。” 陆雪霏说:“俊鸟,你心里现在是咋想的?” 秦俊鸟说:“只要我看到她,我就跟她提离婚的事情。” 陆雪霏说:“俊鸟,我知道你还忘不了她……” 秦俊鸟这时打断陆雪霏的话,说:“雪霏,咱们还是别说她了,我不想说她。” 陆雪霏点了一下头,说:“好吧,那咱们不说她,咱们说说酒厂的事情吧。” 秦俊鸟说:“酒厂咋了?” 陆雪霏说:“昨天厂里来了一个外地的客商,他想订购一批丁家老酒,可他要的订单数量很大,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所以想让你来拿主意。” 秦俊鸟说:“你了解那个客商的底细吗?” 陆雪霏说:“不太了解,他是一个代理商介绍来的,听说这个人的生意做得很大,非常有实力。”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一般情况下都是咱们去找客商,很少有客商主动找上‘门’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大客户。” 陆雪霏说:“是啊,这也正是我担心的,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别人遇不到,咋偏偏就让咱们遇到了呢。” 秦俊鸟说:“这样吧,明天我跟那个客商见一面,正好可以趁机‘摸’‘摸’他底细。” 陆雪霏说:“那好,一会儿我就回去安排。” 秦俊鸟说:“明天让范学成跟我一起去吧,他是主管销售的,这种场合咋能少了他呢。” 陆雪霏说:“那我回去通知他一下,让他也好有个准备。”

上一篇   第670章 怀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