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怀胎水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70章 怀胎水

石凤凰说:“大姐,你能这样想就对了,等你到了医院,一定要让大夫好好地给你检查一下,很多时候‘女’人不能生孩子,不一定是‘女’人自身的‘毛’病。” ‘女’人说:“大妹子,我听人说这观音庙里的怀胎水‘挺’灵的,咱们去喝一口吧,只要喝了怀胎水,保证来年能生一个大胖小子。” 石凤凰笑了一下,有些不太相信地说:“大姐,这怀胎水真有你说的那么灵吗?喝了之后就能生孩子。” ‘女’人说:“管他有枣没枣,咱们先打一竿子再说,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石凤凰点头说:“那好吧,咱们就去喝一口这个怀胎水,看看到底能不能生个大胖小子。” ‘女’人说:“大妹子,咱们到偏殿去吧,怀胎水在偏殿里。” 石凤凰跟着‘女’人来到了大殿旁边的偏殿,秦俊鸟跟在两个‘女’人的身后也来到了偏殿的‘门’口。 只见偏殿里坐着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老头的面前放着一个水缸,水缸旁边放着一张破旧的八仙桌,八仙桌上放着两个水瓢,看样子水瓢是用来喝怀胎水的。八仙桌上还放着一个黑漆漆的铁盒子,铁盒子里装满了钱,不过钱的面额大小不等,一‘毛’的有,一块的有,一百的也有。 老人看到石凤凰和‘女’人走进来,把装钱的铁盒子向前推了推,那意思是让两个人往铁盒子里扔钱。 石凤凰看了‘女’人一眼,压低声音说:“大姐,这喝怀胎水咋还得‘花’钱啊?” ‘女’人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老头,说:“谁说不是,我没听人说喝口水还得给钱的。” 石凤凰和‘女’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可老人离她们很近,她们两个人说的话老人全都听到了。 老头这时抬起眼皮看了两个人一眼,又把眼皮垂下去,振振有词地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钱乃身外之物,生不来带来死不带去,一切都是自愿,一‘毛’不嫌少,一百不嫌多。” ‘女’人当然明白老头的意思,她说:“大妹子,这怀胎水能让咱们‘女’人怀上孩子,也算是灵丹妙‘药’,咱们给几个钱也是应该的,跟生个大胖小子相比,给几个钱不算啥。” ‘女’人说完把手伸进上衣兜里‘摸’索了半天,才从里边掏出了五‘毛’钱,她把五‘毛’钱扔进铁盒子里,然后看了老人一眼。 老头这时拿起水瓢舀了半瓢水递给‘女’人,‘女’人接过水瓢,一扬脸把水瓢里的水全都喝下去了。 石凤凰看‘女’人给了钱,她也不好再说啥,她从‘裤’兜里掏出十块钱扔在了铁盒子里。 老头拿起水瓢同样给石凤凰舀了半瓢水,石凤凰接过水瓢,也一口气喝了下去。石凤凰从小在山里长大,她喝得出来,这所谓的怀胎水其实就是山里边普通的山泉水,没有啥特别的地方。 两个人喝完了怀胎水,‘女’人拉起石凤凰的手,说:“大妹子,我得走了,我家离这里路远,我得在天黑之前赶回去,要不然我那个婆婆又得叨唠个没完了。” 石凤凰说:“大姐,那你快回家去吧,别耽误了赶路。” 石凤凰又跟‘女’人说了几句话,‘女’人转身出了偏殿头也不回地走了。 秦俊鸟和石凤凰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到了村口,两个人就分开了,一来两个人不顺路,二来是为了避嫌,他们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是一起回来的。 秦俊鸟在路过冯寡‘妇’的食杂店的时候,食杂店的‘门’开了,蒋新龙一脸得意地从食杂店里走了出来。 秦俊鸟看到蒋新龙这张脸就觉得恶心,他太了解蒋新龙了,这小子不在乡里好好待着,忽然在这里‘露’面,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秦俊鸟说:“这不是蒋老板吗,你今天咋这么得闲,跑到咱们这个小山沟沟里来了。” 蒋新龙皮笑‘肉’不笑地说:“秦老板,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你过得还好吧。” 秦俊鸟说:“我过得还算不错,虽说离大富大贵还远了点儿,不过有吃有喝有钱‘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蒋新龙说:“秦老板,你别把话扯远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秦俊鸟微微一笑,说:“蒋老板,我这个天生脑子笨,我咋知道你说的是啥意思,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蒋新龙说:“秦俊鸟,你在我的面前就别装了,你连自己的媳‘妇’都看不住,还好意思说自己过得不错,苏秋月走了这么长时间,一次都没回来看过你,说不定她外边已经有了别的男人,早把你给忘了。” 秦俊鸟说:“蒋新龙,这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今天跑到村里来,该不会是来笑话我的吧。” 蒋新龙说:“我哪有资格笑话你啊,其实咱们两个人是同病相怜,咱们两个人都喜欢苏秋月,可是结果都被苏秋月给甩了,那个苏秋月根本就不是啥好东西,破鞋一个,她这会儿在外边说不好早就给你戴上绿帽子了。” 秦俊鸟板起脸,没好气地说:“蒋新龙,你小子别满嘴喷粪,秋月根本就不是那种‘女’人,我了解她。” 蒋新龙冷笑了几声,说:“秦俊鸟,你还敢说你了解苏秋月,你要是真了解她的话,她就不会离开你了,你跟我一样,都让苏秋月给耍了。”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跟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你到底想说啥啊?” 蒋新龙说:“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你还是对苏秋月死心了吧,她是不会回到你的身边来了,她现在可是一步登天了,根本不会把你看在眼里的。”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是不是知道秋月现在在啥地方?” 蒋新龙说:“苏秋月现在可是不得了,这‘女’人啊,只要豁得出去,那是想要啥就有啥,想呼风唤雨都成。” 秦俊鸟说:“蒋新龙,你别跟我‘阴’阳怪气的,我问你,秋月现在住在啥地方?你快点儿告诉我。” 蒋新龙说:“秦俊鸟,我劝你还是惦记她了,人家现在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早就把你这个土鳖给忘到脑后了。”

上一篇   第669章 心到神知

下一篇   第671章 心如刀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