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同睡一屋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62章 同睡一屋

秦俊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海棠姐,这可不成,我咋能在你的房间里睡呢。。:。” 曾海棠抿嘴一笑,说:“俊鸟,你就别走了,咱们又不是没在一个屋子里睡过,你一个大男人咋比我一个‘女’人还保守啊。” 秦俊鸟说:“海棠姐,昨天晚上的情况特殊,要不是你当初受了惊吓,不敢一个人睡觉,我也不会跟你睡在一个屋子里的。” 曾海棠说:“俊鸟,我又不是那吃人的老虎,你在我房间里睡一晚上不会要你的命的,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 曾海棠硬把秦俊鸟拉进了房间里,尽管秦俊鸟心里很不愿意,可是他当着曾海棠的面又不好说太过分的话,只好依着曾海棠了。 进到曾海棠的房间后,秦俊鸟还是觉得他不能留在曾海棠的房间里过夜,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的睡在一个房间里不太妥当,虽说曾海棠比他大了几岁,可两个人毕竟没有一点儿血缘或是亲属关系。 曾海棠冲着秦俊鸟甜甜地一笑,说:“俊鸟,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把衣服换了。” 秦俊鸟说:“海棠姐,我看我还是让服务员再给我开一个房间吧,我在你的房间里睡不方便。” 曾海棠把秦俊鸟拉到‘床’边,双手压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到‘床’上坐下,说:“俊鸟,今晚你就睡在我这里,哪里都不准去。” 秦俊鸟说:“海棠姐,你这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咱们两个人咋睡啊?” 曾海棠“扑哧”一笑,说:“还能咋睡,咱们两个人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你忘了咱们昨天晚上就是在一张‘床’上睡的。” 秦俊鸟说:“海棠姐,昨天晚上是昨天晚上,今天的情况跟昨天不一样,咱们两个人不能昨天那样了。” 曾海棠说:“今天的情况跟昨天的情况咋不一样了,我看都一样,我看咱们还是像昨天一样,把‘床’用被子隔开,你睡一半我睡一半。” 秦俊鸟说:“海棠姐,我看不如这样吧,你在‘床’上睡,我在沙发上睡。” 曾海棠看了一眼沙发,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那好吧,听你的,我在‘床’上睡,你在沙发上睡,你一个大男人胆子咋这么小啊,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又不能折寿,放着好好的‘床’不睡,你非要去睡沙发,真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 秦俊鸟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曾海棠这时走进卫生间去换衣服了。 秦俊鸟一个人闲着无聊,就走到电视机前把电视机打开看起电视剧来。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曾海棠换完衣服后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他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下来,笑着说:“俊鸟,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家里有媳‘妇’吗?” 秦俊鸟这时把目光从电视屏幕上移到了曾海棠的身上,只见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跨栏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短‘裤’,雪白圆润的肩膀和匀称结实的大‘腿’都‘露’在外边,让人看了之后不免脸红耳热,心里想入非非。 秦俊鸟把目光从曾海棠的身上移开,说:“我家里没有媳‘妇’。” 曾海棠愣了一下,说:“你家里咋会没有媳‘妇’呢?在农村像你这个年纪的男人早就应该结婚了。” 秦俊鸟苦笑了一下,说:“按道理说像我这个年纪的男人是应该结婚了,可我家里的确没有媳‘妇’。” 秦俊鸟虽然没有跟曾海棠说实话,可也不是全都在骗她,虽然苏秋月名义上还是他的媳‘妇’,可她已经离家出走两年多了,一直都没有‘露’面,秦俊鸟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光棍一根。 曾海棠说:“俊鸟,我看你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人也‘挺’本分的,为啥咋到了这个年纪了还没娶上媳‘妇’呢?” 秦俊鸟说:“还能为啥,人家都没看上我呗。” 增海棠说:“像你这样的好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我看那些没看上你的‘女’人都是瞎了眼了,守着宝贝当破烂,这‘女’人要是嫁人就得嫁给你这样的男人,可惜我年纪比你大,我要是再年轻几岁的话,肯定嫁给你做媳‘妇’。” 秦俊鸟说:“海棠姐,你就别拿我逗乐子了,我可算不上啥好男人,天底下比我强的男人多得是,人家‘女’人看不上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曾海棠说:“俊鸟,你不用为媳‘妇’的事情发愁,像你这样的男人还怕找不到媳‘妇’吗,早晚有一天你能找到一个好媳‘妇’的。”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海棠姐,我知道找媳‘妇’这种事情得看缘分,着急是没有用的。” 曾海棠说:“俊鸟,找媳‘妇’这种事情是急不得,不过你趁着现在年轻可得抓点紧,这年月好‘女’人可不多。” 秦俊鸟之所以没跟曾海棠说实话,是因为他不想让曾海棠知道他和苏秋月的事情,他和苏秋月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了,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再说这种事情也不是啥光彩的事情,他没必要到处宣扬,更何况他跟曾海棠认识才两天。 秦俊鸟这时走到电视机前把电视关掉,然后走到沙发前躺了下来,说:“海棠姐,我有些困了,我先睡觉了。” 曾海棠看到秦俊鸟躺下了,她在‘床’上拿起一条‘毛’巾被盖在了秦俊鸟的身上,说:“俊鸟,这条‘毛’巾被给你盖,你在沙发上睡别着凉了。” 秦俊鸟说:“海棠姐,你也早点儿睡吧,明天你还要早起赶路呢。” 曾海棠这时把灯关了,屋子里顿时黑了下来。 秦俊鸟把眼睛闭上,约‘摸’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在他将睡未睡,神智处在模模糊糊的状态的时候,一个柔软的身体忽然压在了他的身上,秦俊鸟心里顿时一惊,他随即反应过来这个压在他身上的身体不是别人,是曾海棠。 秦俊鸟马上清醒过来,睁开眼睛说:“海棠姐,你这是干啥?” 曾海棠喘着气说:“俊鸟,你不是说你没有媳‘妇’吗,我今天让你尝尝‘女’人是啥滋味。” 曾海棠说完,把手伸进‘毛’巾被里,在秦俊鸟的身上撩拨起来。 秦俊鸟急忙抓住曾海棠的手,说:“海棠姐,你快停手,咱们不能这样。”

上一篇   第661章 能生就好

下一篇   第663章 暗生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