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帮倒忙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6章 帮倒忙

秦俊鸟又添油加醋地说:“金宝叔,那蹲大狱的滋味而可不是人受的,你都这把年纪了,咋能遭得了那个罪啊。” 廖金宝哭丧着脸说:“我也不想让小珠嫁给赵德旺,可是赵德旺天天来催着我还钱,我也是被逼到绝路了。我要是有一点儿办法,我也不会这么做的。” 秦俊鸟说:“金宝叔,你就是再没有办法,也不能把小珠往火坑里推啊,那个赵德旺是个啥东西,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小珠要是跟了他,那小珠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廖金宝说:“俊鸟,你说的没错,可是我欠赵德旺的债,赵德旺我又不敢得罪,你让我咋办?”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金宝叔,我看这样吧,你先出去躲几天,那个赵德旺你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廖金宝一脸为难地说:“我就算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赵德旺迟早会找到我的。” 秦俊鸟说:“你欠赵德旺的债我会替你想办法的,但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让小珠嫁给赵德旺。” 廖金宝说:“你能想啥办法,我知道你家里的日子过得也不宽裕,我欠那赵德旺连本带利两万多块钱呢,你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吗?” 秦俊鸟说:“这就不用你管了,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有我的办法,你还是找个地方把自己藏好吧,千万别让那个赵德旺找到你。” 廖金宝点头说:“我听你的,我这就找地方去躲一躲。” 廖金宝说完垂头丧气地走了,秦俊鸟其实也没有啥好办法,正如廖金宝所说的,他的确拿不出那两万多块钱,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廖金宝躲是躲不掉的。 到了正月十五这一天晚上,秦俊鸟把苏秋月和石凤凰扎的灯笼全都挂了起来,有的挂在门上,有的挂在树上,还有的挂在屋檐上,大红的灯笼把他家的院子照得火红一片。 苏秋月拿着一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着一盏盏的灯笼,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意,秦俊鸟看着苏秋月的笑容,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他心想苏秋月要是天天能对着他这么笑该多好啊,可惜的是苏秋月从来就没对他这么笑过,即便是对他笑也是冷笑。 虽然天气很冷,可是苏秋月看灯笼的兴致却很高。秦俊鸟也在外边陪着她,直到她看够了,才跟她一起进了屋子。 进屋之后,苏秋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样子好像很痒,她扯过一绺头发在鼻子下边闻了一下,皱着眉头说:“俊鸟,家里有热水没有,我的头发有些痒,我想洗洗头。” 秦俊鸟急忙走到厨房拎起暖壶晃了几下,暖壶里是空的,秦俊鸟说:“家里没热水了,我马上给你烧,等一下就好。” 秦俊鸟走到灶台前生了火,然后向锅里添了水,很快锅里的水就冒起了热气,再过一会儿,锅里的水就沸腾了。 秦俊鸟说:“秋月,水热了,你可以洗头了。” “嗯。”苏秋月应了一声,手里端着一个洗脸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洗脸盆里放着洗发精和毛巾。 这时苏秋月已经把外衣脱掉了,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毛衣,毛衣紧紧地裹在她的身上,一对丰满的肉峰高高地撑起毛衣,差点就要把毛衣撑破了。看着苏秋月那呼之欲出的肉峰,秦俊鸟的心“砰”“砰”直跳。 苏秋月把洗脸盆放在一个木头凳子上,把锅里的热水用瓢舀到洗脸盆里,然后又向洗脸盆里加了一些凉水。苏秋月把手伸到洗脸盆里试了一下水温,觉得水温差不多了,这才弯下腰去洗头发。 苏秋月弯腰时,因为毛衣比较短,所以她的后腰便露了出来,站在他身后的秦俊鸟正好看得清清楚楚。秦俊鸟看着那一片白得有些炫目的皮肤,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 苏秋月对此毫无察觉,她的头发很长,所以洗起来要慢一些,她把头发浸在水里,用手轻轻地搓着,身子会不经意地动几下,她的屁股也随着身子扭动了几下。 秦俊鸟看着她那丰满紧绷的屁股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真想好好地摸几下,不过他没有那个胆子,经过上次的教训之后,他再也不敢碰苏秋月一下了。 苏秋月把洗发精打在头发上,用手指不停地梳着,很快洗发精就变成了白沫子,苏秋月又把头发浸到水里,洗脸盆里的水上马上就飘起了一层白沫子。 苏秋月这时说:“俊鸟,求你件事儿,你帮我把水倒了,再给我打一盆热水。” 苏秋月的头发湿着,不方便倒水,所以只能让秦俊鸟帮忙,秦俊鸟也巴不得帮她倒水,正好可以讨好她。 秦俊鸟笑着说:“啥求不求的,跟我你还客气啥。” 秦俊鸟端起水盆走到外边把水倒了,然后又给苏秋月打了一盆热水。 苏秋月再次把头发浸到水盆里,想把头发上的白沫子洗掉,秦俊鸟见状说:“秋月,我帮你洗。” 苏秋月说:“不用了,我自己能洗。” 秦俊鸟看了一眼苏秋月脑后的头发,苏秋月脑后的头发还有没洗掉的白沫子,说:“你脑袋后边的头发没有洗干净,还是我帮你吧。我用水帮你冲一冲,把有白沫子的地方冲干净。” 苏秋月觉得秦俊鸟说的办法不错,说:“那好,你用水帮我冲一下,不过水别太热了。” 秦俊鸟说:“你放心,不会烫到你的。” 秦俊鸟把锅里的热水倒进水壶里,又向水壶里加了一些凉水,他拎起水壶走到苏秋月的身边,说:“你把头低下去,我要倒水了。” 苏秋月按照秦俊鸟说的,把压得低低的,秦俊鸟把水壶里的水缓缓地向苏秋月的头发上有白沫子的地方浇了下去,这时苏秋月忽然尖叫了一声,急忙把头抬了起来,皱着眉头,有些恼火地说:“俊鸟,水这么热,你想烫死我啊。” 苏秋月这一抬头不要紧,水壶的热水全都倒在了苏秋月毛衣上,苏秋月被烫得又叫了一声。 秦俊鸟一看热水都倒在了苏秋月的毛衣上,急忙把水壶拿到一边去,脸色一变说:“我都在水壶里加了凉水了,咋还热呢。” 苏秋月用手摸了摸后背被热水烫过的地方,面目扭曲地说:“算了,不用你帮我洗了,真是越帮越忙。” 秦俊鸟有些过意不去地说:“秋月,没把你烫坏吧。” 苏秋月气呼呼地说:“水要是再热一些,我的皮都得被你烫掉了。” 秦俊鸟说:“我把你的毛衣给弄湿了,你还是换一件吧。” 经过秦俊鸟这么一提醒,苏秋月才感觉到背后的毛衣湿乎乎地粘在她的衬衣上,把她里面的衬衣也给浸湿了。苏秋月走到屋子里,先用毛巾把头发擦了擦,然后把毛衣脱掉,穿着衬衣走到衣柜前找衣服。 秦俊鸟这时也走进了屋子,当他看到苏秋月正穿着衬衣后,急忙把头低了下去。 苏秋月看到秦俊鸟走进来,拿着找到的衣服进到了里间的屋子里,秦俊鸟走到炕边坐下,向里间屋子看了一眼,他发现里间屋子的门没有关严实,想到苏秋月正在屋子里换衣服,秦俊鸟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悄悄地走过去趴在门缝上向里面偷看起来。 房间里,苏秋月正站在镜子前,此时她已经把衬衣脱掉了,上身只穿着一个白色的胸罩,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镜子,回头看了一下镜子,伸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摸了摸,似乎对自己的身材不太满yi。 秦俊鸟在门外屏气凝神地看着,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苏秋月的身体了,可是苏秋月的身体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一种无可替代的吸引力。 苏秋月把手伸到背后,把胸罩的卡扣解开,将胸罩脱掉,她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随即弹了出来,颤悠悠白花花的,看得秦俊鸟目眩神迷的。 苏秋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个肉峰,伸手在肉峰上按了几下,肉峰微微地颤动着,看得秦俊鸟直咽口水。 苏秋月用手端着两个肉峰,在镜子前侧身照了照,又用手指在肉峰上轻弹了几下,看样子她对自己的肉峰的形状和大小很满yi。 秦俊鸟看着苏秋月那两个浑圆的肉峰,还有肉峰尖端的两点如花生粒大小的肉疙瘩,他下身的东西就本能地顶了起来。 苏秋月这时看也看够了,摸也摸够了,又重新把胸罩穿上,接着又穿上衬衣毛衣,秦俊鸟一看苏秋月开始穿衣服了,急忙又坐回炕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他下身的东西可能是受的刺激太大了,一直不肯低下头去,害得他只能猫着腰,怕露出破绽被苏秋月看到。 苏秋月从里间屋子里走出来,白了秦俊鸟一眼,板着脸走进了厨房,秦俊鸟有些无奈地看着苏秋月出了屋子,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刚才苏秋月换衣服时的情景。 苏秋月在厨房里重新倒了一盆热水,把头发又洗了一遍,这次她把头发彻底地洗干净了,用毛巾擦干后,走到里间屋子里上了炕。 秦俊鸟一看苏秋月走进了屋子,知道没什么可看的了,就上炕睡觉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65章 卖女儿

下一篇   第67章 掉井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