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好事做到底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58章 好事做到底

秦俊鸟说:“那好,等一会儿到了那户人家,我在‘门’口等你。:。” 秦俊鸟跟着曾海棠来到了乡政fu大院后面的一户人家的‘门’口,这户人家的院子很大,房子更是宽敞亮堂,一看就知道这户人家是个富裕家庭。要是普通人家的话,根本就没钱请人照看孩子。 院子的大‘门’开着,曾海棠走进了院子里,秦俊鸟站在大‘门’口等着她出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曾海棠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包裹,包裹鼓鼓囊囊的,看样子里边装了不少东西。 曾海棠说:“俊鸟,我已经跟这户人家说清楚了,他们把这个月的工钱也给我结了。” 秦俊鸟说:“海棠姐,我带你去找住的地方吧。” 曾海棠说:“俊鸟,你也知道我是个外地人,对这乡里的情况不太熟悉,这住的地方可就全都指望你帮我找了。”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海棠姐,那些小旅馆不太安全,我还是给你找一个大一点儿的宾馆吧。” 曾海棠说:“只要住的地方安全就成,多‘花’几个钱无所谓,反正我也只是住一个晚上。” 秦俊鸟说:“那好,我这就带你去宾馆。” 曾海棠跟着秦俊鸟来到了棋盘乡大酒店后边陈金娜住那个的宾馆,这个宾馆是全棋盘乡最好的宾馆了,虽然房钱要比一般的小旅馆贵不少,不过这里环境不错,比那些小旅馆也安全的多。 秦俊鸟让服务员给曾海棠开了一个房间,巧合的是曾海棠的房间就在陈金娜住的房间的对‘门’。 秦俊鸟把曾海棠安顿好了,就出了她的房间来找陈金娜了。 进到陈金娜的房间后,陈金娜拉住秦俊鸟的手,说:“俊鸟,这一晚上你都干啥去了,你快跟我说说,昨晚我一晚上都没睡安稳了。” 秦俊鸟说:“我走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去安顺旅馆找钱怀龙了。” 陈金娜说:“就算你去找钱怀龙,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啊,我又不是没去过安顺旅馆,这里离安顺旅馆没多远。” 秦俊鸟说:“你听我慢慢说,我从你这里出去后就直接去了安顺旅馆,可是没想到钱怀龙这小子退房了。” 陈金娜的脸‘色’一变,说:“你说啥,钱怀龙退房了,这个王八蛋肯定是躲起来了。” 秦俊鸟说:“金娜,你不用担心,钱怀龙那小子再狡猾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已经把钱怀龙找到了。” 陈金娜说:“钱怀龙现在在啥地方?” 秦俊鸟说:“钱怀龙现在被关在了我的一个朋友的家里,他这次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陈金娜皱着眉头说:“俊鸟,那咱们现在该咋办啊?这个钱怀龙就是我的噩梦,有他在我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秦俊鸟说:“钱怀龙现在已经落到了咱们的手里,以后的事情就由不得他了,我有办法堵住他的嘴,让他把以前的事情烂在肚子里。” 陈金娜说:“俊鸟,我想今天就离开棋盘乡,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钱怀龙了,我这几天过得胆战心惊的,这种日子我受够了,我想离钱怀龙远远的。” 秦俊鸟想了想,说:“这样也好,为了以防万一,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在外边抛头‘露’面,钱怀龙可能已经知道你住的地方了,你还是换一个地方住吧。” 陈金娜说:“那好,我现在就收拾东西,我想去一趟海南岛,我有几个朋友在海南岛做生意,其中有一个朋友在那里开发了一个度假村,我想去那个朋友的度假村住一段时间。” 秦俊鸟说:“这样也好,这几天你吃不香睡不好的,正好去海南岛散散心放松一下。” 陈金娜说:“俊鸟,等我到了海南岛,我会跟你联系的。” 陈金娜不敢耽搁,她穿好衣服,跟秦俊鸟一起出了房间。 陈金娜是开着小轿车来的,秦俊鸟把陈金娜送到了停车场,目送着陈金娜开着小轿车走远了。 陈金娜走后,秦俊鸟去了一趟信用社,在信用社取了两万块钱,他打算帮曾海棠凑够那六万块钱。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秦俊鸟来到了曾海棠的房间的‘门’前。 秦俊鸟抬手敲了几下‘门’,很快‘门’就开了,只见曾海棠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头发有些湿漉漉的,看样子应该是刚洗完澡。 曾海棠满脸含笑地说:“俊鸟,你来的正好,就快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了,一会儿咱们去前边的棋盘乡大酒店吃点儿东西吧。” 秦俊鸟说:“现在时候还早,等天黑了以后再说吧。” 曾海棠把秦俊鸟让进了房间里,说:“现在时候不早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了。” 秦俊鸟这时把钱掏出来放到‘床’上,说:“海棠姐,这是两万块钱,你拿着。” 曾海棠急忙摇了摇头,说:“俊鸟,我咋能拿你的钱呢,这可不成,你快把钱收起来吧。” 秦俊鸟说:“海棠姐,你快把钱收下吧,有了这两万你就能凑够那六万块钱了。” 曾海棠有些‘激’动地说:“俊鸟,你可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我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 秦俊鸟说:“海棠姐,你啥都不用说,你一个‘女’人在外边飘‘荡’了这么长时间,吃了不少苦头,等回了家以后好好地过日子,把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吧。” 曾海棠点了点头,说:“俊鸟,我只要一万八就够了,你钱这还多出来两千呢,你快把这两千拿回去吧。” 秦俊鸟说:“海棠姐,多出的这两千块钱你也拿着,你回家还得需要路费呢,这钱就给你当路费好了。” 曾海棠说:“你一下子借给我这么多钱,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能还上,我还是给你打一个欠条吧。” 秦俊鸟说:“海棠姐,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钱不用你还的,我会把这笔账算在钱怀龙的头上,这个狗东西骗了你,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 曾海棠的眼圈一红,流着眼泪说:“俊鸟,你可真是大好人啊,我这辈子能遇到你是我的福分,我这辈子就是进了棺材,都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的。”

上一篇   第657章 很想回家

下一篇   第659章 万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