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很想回家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57章 很想回家

黄青河说:“海棠,这小子把你害得这么惨,可不能轻饶了他,我看先把他关起来,以后再慢慢跟他算账。” 曾海棠说:“我现在跟这个钱怀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想咋样对付他那是你的事情。” 黄青河点了点头,说:“你们两个先把小子押到仓房里去,等到了晚上我再收拾他。” 钱怀龙吓得脸‘色’惨白如纸,他扯着嗓子大声地叫喊起来:“海棠,你不能这样对我,念在过去的情分,你就把我放了吧,我一辈子都会念你的好的。” 曾海棠这时把脸扭到了一边,不再看钱怀龙一眼,就好像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黄青河冷哼了一声,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现在说啥都晚了,落到老子的手里,算你小子倒霉,你就等着遭罪吧。” 钱怀龙带着哭腔说:“大哥,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就把我放了吧,我求求你了。” 黄青河一瞪眼,在钱怀龙的身上踢了一脚,没好气地说:“少他妈废话,我这辈子最恨像你这种骗子,你这是自作自受。” 钱怀龙苦苦哀求说:“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骗人了,我要是再骗人让我不得好死。” “你跟我保证这些没用,谁让你骗了海棠呢,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海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小命的,因为你这条命根本就不值钱,过几天我就会把你放了。”黄青河说完冲着那两个年轻男人使了一个眼‘色’。 那两个年轻男人会意地点了点头,连推带搡地把钱怀龙带出了屋子。 黄青河笑着说:“海棠,你们还没吃饭吧,咱们到食杂店去吃点儿东西吧。” 曾海棠说:“我现在一点儿都不饿,让俊鸟跟你去吃吧,我就不吃了。” 黄青河说:“海棠,你多少也吃一点儿,现在钱怀龙抓到了,你把钱追回来了,也算是去了你的一块心病,那剩下的一万八你不用愁,我会想办法让钱怀龙那小子把钱凑够还给你的。” 曾海棠说:“黄青河,谢谢你帮我找到了钱怀龙,你帮了我那么多次,我会记一辈子的。” 黄青河说:“海棠,这不过是小事儿一桩,你不用放在心上,我这个人虽然不是啥好人,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个‘女’人被人欺负不管。” 秦俊鸟这时‘插’话说:“海棠姐,你现在住在啥地方啊?” 曾海棠说:“我就住在乡政fu大院的后面。” 秦俊鸟说:“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你现在身上带着这么多钱不安全,你还是把钱放在安全稳妥的地方吧。” 曾海棠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我得把钱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这些钱可是我的命根子,不能有一点儿闪失。” 黄青河说:“海棠,正好现在时候还早,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曾海棠说:“不用了,有俊鸟兄弟一个人陪我去就够了,就不麻烦你了。” “那好吧。”遭到了曾海棠的拒绝,黄青河的情绪有些低落,虽然他竭尽全力想讨好曾海棠,可曾海棠根本不买他的账。 秦俊鸟和曾海棠出了院子,两个人向通往乡政fu的大路走去。 在走到一个拐弯处的时候,曾海棠忽然停下来说:“俊鸟,我现在把钱找回来了一部分,我想明天就回家去,我都好长时间没回家了,也不知道我爸和我妈现在过得咋样。” 秦俊鸟说:“海棠姐,你现在只要回来了四万二,还差一万八呢,剩下那些钱你不打算要了啊?” 曾海棠说:“钱怀龙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他身上只有这么多钱,那一万八我看是没戏了,算我倒霉吧,那一万八就当是我‘花’钱买教训了。” 秦俊鸟说:“可是你拿这些钱回去,咋向你父母‘交’代啊?” 曾海棠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说:“我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些天我是度日如年,我天天都盼着能回家去。” 秦俊鸟想了一下,说:“海棠姐,我看不如这样吧,那一万八我借给你,这样你就凑够了六万,你回家对家里人也有‘交’代了不是。” 曾海棠说:“俊鸟,这可不成,咱们才刚刚认识了一天,我咋能拿你的钱呢。”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海棠姐,咱们虽然认识的时间短,可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都是那个钱怀龙把你给害了,你也‘挺’可怜的,一万八千块钱我还是能拿得出的,再说了咱们能认识那是咱们的缘分,我不帮你谁帮你啊。” 曾海棠说:“俊鸟,这可使不得,你把钱借给我,我说不上啥年月才能还上,我一个‘女’人没啥本事没有,想攒够这一万八,得个三年五载的。” 秦俊鸟说:“海棠姐,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个,这钱你不用还,我让那个钱怀龙替你还。” 曾海棠不解地说:“那个钱怀龙的身上现在分文没有,他咋替我还这个钱啊?” 秦俊鸟说:“海棠姐,这个你就不用管了,钱怀龙现在被黄青河关起来了,我有办法从钱怀龙的身上‘弄’到钱。” 听到秦俊鸟这么说,曾海棠也不好再说别的了,她话锋一转,说:“俊鸟,今晚你能帮我找个住的地方吗?”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海棠姐,你不是说你住在乡政fu大院的后面吗,咋还让我给你找住的地方啊?” 曾海棠解释说:“其实我也是临时住在那个地方的,当初我被黄青河从人贩子的手里救出来以后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帮人照看孩子的工作,这样一来可以住在那户有孩子的人家家里,二来也可以挣几个钱养活我自己,现在我把钱找回来了,那个照看孩子的工作我也不想干了,我想今晚就从那户人家搬出来。” 秦俊鸟说:“住的地方好说,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来帮你找。” 曾海棠说:“俊鸟,等到了地方,你在‘门’口等我,我进去跟那户人家好好解释一下,我在人家家里又是吃又是住的,他们待我不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