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还差一万八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56章 还差一万八

秦俊鸟说:“海棠姐,我看还是算了,我去炕上睡吧。,:。” 曾海棠看到秦俊鸟坚持要去炕上睡,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说:“俊鸟,咱们两个人还是在这‘床’上凑合一晚上吧,我睡这边,你睡那边,咱们的中间用被子隔开,这样咱们两个人就谁也影响不到谁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我听你的。” 曾海棠把一条被子放在了双人‘床’的中间,秦俊鸟和曾海棠分别睡在被子的两侧,两个人都没有脱衣服,就这样睡了一个晚上。 到了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秦俊鸟和曾海棠就起来了。 曾海棠先把被子叠好,然后开始扫地收拾屋子。曾海棠手脚麻利,干起活来更是不惜力气,一看就知道是个过日子的好手,可惜的是她遇到了钱怀龙那个骗子,落到有家不能回的地步,这个钱怀龙真是害人不浅。 在曾海棠收拾屋子的时候,秦俊鸟打来了洗脸水,他说:“海棠姐,你先别忙了,等洗完脸再干吧。” 曾海棠笑了笑,说:“俊鸟,还是你先洗吧,等我把屋子收拾完了再洗脸。” “那好,我先洗了。”秦俊鸟弯下腰去,把衣袖挽起来,把手伸到脸盆里正要洗脸。 就在这时,黄青河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脸得意地看了曾海棠一眼,说:“海棠,那个钱怀龙找到了。” 曾海棠放下手里的活计,情绪非常‘激’动地说:“钱怀龙那个狗东西在啥地方?” 黄青河这时转身冲‘门’外大声地喊了一句:“把那个钱怀龙带进来。” 黄青河的话音刚落,两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押着钱怀龙走了进来,钱怀龙的双手被绳子反绑在身后,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衣服都是尘土,模样非常狼狈。 曾海棠看到钱怀龙就跟看到仇人一眼,她怒不可遏地冲到了钱怀龙的面前,狠狠地‘抽’了钱怀龙几个耳光,气愤地说:“钱怀龙,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你把我害得好苦啊,我当初真是鬼‘迷’心窍了,竟然会相信你说的那些骗人的鬼话。” 钱怀龙没想到曾海棠会在屋子里,顿时慌了神,他装出一副很后悔的样子,低声下气地说:“海棠,都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我不该扔下你一个人自己走了,我对不起你。” 曾海棠说:“钱怀龙,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这个天杀的骗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钱怀龙说:“海棠,我知道我现在说啥都没用了,只要你能解气,你打我骂我都成,我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的。” 曾海棠瞪了钱怀龙一眼,冷冷地说:“钱怀龙,你现在跟我说啥都没用,你快把那六万块钱还给我。” 钱怀龙苦着脸说:“海棠,我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你那六万块钱我一时恐怕还不上。” 曾海棠强压着‘胸’中的怒火,指着钱怀龙的鼻子说:“姓钱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你把钱还给我了,咱们两个人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然的话我跟你拼了,今天我豁出去了,我非宰了你这个狗东西不可。” 钱怀龙吓得浑身一哆嗦,哀求说:“海棠,念在过去的情分上,你可不能那么干啊,我又没说不还你钱,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们两个人毕竟好过一场,你再宽限我几天,等我把钱凑够了,我一定一分不少地把钱还给你。” 曾海棠冷哼一声,说:“钱怀龙,你嘴上说的好听,你拿啥来还我的钱,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比那要饭的叫‘花’子强不了多少。” 钱怀龙说:“海棠,我这身上还有四万多块钱,要不你先拿去,剩下的那两万块钱我再想办法还你,你放心好了,我说话算话。” “呸!”曾海棠啐了钱怀龙一口,“你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啥时候说话算话过,你这个该死的骗子,就应该一枪把你毙了,省得你以后再去骗别人。” 秦俊鸟这时走到曾海棠的身边,说:“海棠姐,他不是说他身上有四万多块钱吗,你先把钱拿着,这有四万块钱总比一分没有强。” 曾海玲点了点头,说:“俊鸟,你说的有道理,我刚才都让这个狗东西给气糊涂了。” 秦俊鸟走到钱怀龙的面前,抬手重重地扇了钱怀龙一个耳光,怒声说:“你的钱在啥地方,快把钱‘交’出来。” 钱怀龙被秦俊鸟打得惨叫了一声,说:“钱就放在我贴身的衣服口袋里。” 秦俊鸟把手伸进钱怀龙的衣服里,在他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果然掏出了四万多块钱。 秦俊鸟把钱‘交’给了曾海棠,说:“海棠姐,你把钱收好了。” 曾海棠从秦俊鸟的手里借过钱,然后仔细地数了一下,这些钱正好是四万二千块。 曾海棠把钱收好,然后对钱怀龙说:“钱怀龙,你给我听好了,这些钱一共是四万二,你再还我一万八,咱们之间的账就两清了,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要是你在一个月之内你拿不出剩下的那一万八的话,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钱怀龙哭丧着脸说:“海棠,这个一个月的时间有些太短了,这一万八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让去啥地方给你‘弄’这这么多钱啊。” 曾海棠怒冲冲地说:“钱怀龙,你别蹬鼻子上脸,我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一个月后我要是拿不到剩下的那一万八的话,到时候有你好瞧的。” 钱怀龙不敢说话了,他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曾海棠,那意思是希望曾海棠能多给他一些时间。 其实曾海棠也知道钱怀龙在一个月之内根本就拿不出一万八千块钱来,他半年前让一个南方‘女’人给骗了,身上的钱被那个南方‘女’人骗得一干二净,他这身上这四万多块钱还是陈金娜给他的,不过陈金娜给他的是五万,他这一晚上就给挥霍掉了八千。 黄青河这时说:“海棠,你打算咋处置这个姓钱的骗子啊?” “你看着办吧。”曾海棠虽然在心里恨透了钱怀龙,可不知道该咋样处置钱怀龙。

下一篇   第657章 很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