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穷疯了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47章 穷疯了

‘女’人说:“我就再相信你一次,不过你的那些东西得押在我这里,万一你跑了,我就把你的那些东西卖了抵我的房钱。” 男人笑了几声,说:“老板娘,你不愧是生意人,一点儿亏都不肯吃。” ‘女’人说:“我开这个小旅馆一年到头也整不了几个钱,你欠了我那么多房钱,我当然得小心一点儿了。” 男人说:“老板娘,你好人做到底,我都两顿没吃饭了,你能不能给我‘弄’点儿吃的东西来。” ‘女’人说:“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间,我让厨房给你煮一碗面条吧。” 男人说:“老板娘,你让厨房多煮几碗,我这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一碗根本不够吃。” ‘女’人说:“要不你自己去厨房煮,你想吃多少就煮多少。” 男人说:“老板娘,你放心,我不白吃你的,到时候我会给你饭钱的。” 秦俊鸟觉得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很耳熟,听他说话的内容,秦俊鸟已经猜出来这个男人是谁了,他就是钱怀龙。原来钱怀龙就住在安顺旅馆里,怪不得他约陈金娜在安顺旅馆的‘门’口见面。不过秦俊鸟没想到钱怀龙会落到这个地步,连房钱都付不起了,难怪他一张嘴就跟陈金娜要二百万,原来他是穷疯了。 秦俊鸟推‘门’进到旅馆里,旅馆的‘门’口有一个收银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站在收银台后,她就是那个跟钱怀龙说话的‘女’人。 钱怀龙只顾着跟‘女’人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走进来的秦俊鸟。 ‘女’人这时说:“那好,这顿饭钱我先给你记下,等你给我房钱的时候咱们一起算。” 钱怀龙说:“老板娘,那我去厨房了。” 钱怀龙说完转身向厨房走去。 秦俊鸟没有看到钱怀龙的正脸,他只看到了钱怀龙的侧脸,钱怀龙比以前瘦了不少,走起路来也是蔫头耷脑的,看样子他这些天过得不咋样。 ‘女’人这时满脸笑容地对秦俊鸟说:“大兄弟,你是要住店吗?” “我是想住店。”秦俊鸟把目光从钱怀龙的身上收了回来。 ‘女’人说:“大兄弟,你想住多长时间啊?” 秦俊鸟说:“这可不好说,我是来见朋友的,不知道我这个朋友在不在家,他要是在家的话,我住一晚上就走,他要是不在家的话,我可能要在这里多住几天了。” 秦俊鸟在说话的时候打量了‘女’人几眼,‘女’人长得还算标致,个子不高,身子很丰满,鸭蛋脸,脸皮白皙,说起话来笑眯眯的。 ‘女’人说:“那好,你把身份证给我,我给你登一下记。” 秦俊鸟把身份证掏出来‘交’给了‘女’人,说:“老板娘,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啊?” ‘女’人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身份证,说:“一个穷鬼,他在我这里住了有三个多月,欠了我一个多月的房钱,这种人没钱还住店,真是没脸没皮。” 秦俊鸟说:“老爸娘,他住在哪个房间啊?” ‘女’人说:“他就住在109房间。” 秦俊鸟说:“他房间的旁边有空房间吗?给我开一间。” ‘女’人低头看了一下收银台上的账本,说:“有,108房间昨天刚刚空下来,你就住108房间吧。” ‘女’人登完记后把身份证还给了秦俊鸟,秦俊鸟把身份证收好,然后说:“老板娘,这房钱咋算啊?” ‘女’人说:“这样吧,你先‘交’一百块钱押金,房钱等你退房的时候一起算。” 秦俊鸟说:“好。” 秦俊鸟‘交’了一百块钱的押金,‘女’人带着他来到了108房间的‘门’口,‘女’人把房‘门’打开,说:“这个房间的客人是昨天退的房,屋子还没来得及收拾,一会儿我让人来收拾。” 秦俊鸟向房间里看了几眼,说:“老板娘,我看这屋子‘挺’干净的,你不用找人收拾了。” ‘女’人说:“也好,你要是有啥需要就到‘门’口的收银台找我。” 秦俊鸟说:“老板娘,你去忙吧,我要是有啥事情会去找你的。” ‘女’人走后,秦俊鸟进到了房间里,其实他并不打算在这里过夜,他开这个房间就是为了监视钱怀龙,他想知道钱怀龙的一举一动。 秦俊鸟没有把房‘门’关严,而是开了一个两指宽的缝隙,他站在‘门’口,透过‘门’缝看着‘门’外的光景。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从厨房的方向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俊鸟知道是钱怀龙从厨房回来了,很快钱怀龙就走到了秦俊鸟房间的‘门’口,只见他的手里端着一个饭盆,饭盆还在冒着热气,饭盆里装着慢慢的一盆面条。 钱怀龙这时走到109房间的‘门’口,他用肩膀把房‘门’撞开,端着饭盆进到了房间里。 钱怀龙刚进到房间里没多久,秦俊鸟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从他的房间的‘门’前经过,来到了钱怀龙的房间的‘门’口。 ‘女’人抬手敲了几下钱怀龙的房‘门’。 很快房‘门’就开了,钱怀龙从房间里探出头来,他看到来人是‘女’人,一把抓住‘女’人的胳膊,眉开眼笑地说:“红敏,你咋才来啊?你这些天都干啥去了?” 叫“红敏”的‘女’人板着脸,冷冰冰地说:“我爸病了,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医院照看我爸来着。” 钱怀龙说:“红敏,我让你去借钱,你借到没有啊?” 叫“红敏”的‘女’人没好气地说:“没借到,你一下子让我去借那么多钱,我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让我去哪儿借那么多钱啊。” 钱怀龙说:“红敏,我现在遇到难处了,你咋说也得帮我一把啊,你不知道我都欠人家一个月的房钱了,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叫“红敏”的‘女’人说:“怀龙,我今天来有句话想跟你说清楚了,咱们还是分开吧,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就当从来没见过,从今往后咱们一刀两断。” 钱怀龙愣了一下,说:“红敏,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我以前对你可不薄啊。” 叫“红敏”的‘女’人说:“正是因为你以前对我不错,所以我才拖到今天跟你说这句话。” 钱怀龙说:“红敏,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跟我说,你外边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