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狮子大开口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40章 狮子大开口

秦俊鸟伸手搂住了陈金娜的腰,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说:“当然想了,我有时候晚上睡觉做梦都能梦到你。,:。” 陈金娜抿嘴说:“你嘴上说的好听,谁知道你梦里边梦到的人是谁。” 秦俊鸟说:“金娜,我说的都是真的,前天我还梦到你了呢。” 陈金娜知道秦俊鸟是为了哄她高兴才这么说的,她说:“俊鸟,你现在咋变得油嘴滑舌的,这可不太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个秦俊鸟。” 秦俊鸟说:“这很正常,人都是会变的吗。” 陈金娜说:“人的确是会变的,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变坏了。” 秦俊鸟说:“不是有那句话吗,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们‘女’人不就是喜欢坏男人吗。” 陈金娜这时有些诧异地看着秦俊鸟,就好像她根本不认识秦俊鸟一样,她说:“俊鸟,我没想到能从你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我得从新认识你了。” 秦俊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不知道陈金娜为啥会这样说,他有些不解地说:“金娜,我说的话有啥不对的吗?” 陈金娜说:“俊鸟,我听说你又开了一个酒厂,看来你现在日子过得不错啊。” 秦俊鸟说:“没想到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我是又开了一个酒厂。” 陈金娜说:“全棋盘乡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我咋会不知道呢。” 秦俊鸟说:“金娜,这棋盘乡是不是有你的眼线啊?不然的话你咋会对我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陈金娜轻咬着红润的嘴‘唇’,娇声说:“我在棋盘乡的确有眼线,不管你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我都能知道,你以后可得小心一点儿哦。” 秦俊鸟哈哈一笑,说:“我这个人做事情一向光明正大,从来不干那些见的人的事情,就算你在棋盘乡有眼线我也不怕。” 陈金娜这时把右手移到秦俊鸟的脸上,在他脸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轻声细语地说:“俊鸟,你今晚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吧。” 秦俊鸟有些为难地说:“今晚可不行,我还有事情,天黑之前我得赶回村里去。” 陈金娜‘阴’沉着脸,有些不太高兴地说:“咱们都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你为啥不能留下来陪我一晚上呢,反正今晚我不让你走。” 秦俊鸟解释说:“金娜,我今天的确有重要的事情,明天我再来陪你,到时候我在这里多住几天,你想咋样我都依你。” 陈金娜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那好吧,明天晚上你可一定要来,你要是敢不来的话,我就到你家里找你,到时候我就住在你家里不走了。” 秦俊鸟说:“金娜,你放心吧,我说话算话,明天晚上我一定来。” 陈金娜这时放开了秦俊鸟,她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说:“俊鸟,其实我这次来棋盘乡,一来是见一个朋友,二来是为了煤矿的事情。” 秦俊鸟说:“你该不会是还想劝我,让我跟你一起开煤矿吧?” 陈金娜说:“当然不是了,我知道你对开煤矿不感兴趣,你只对你的酒厂感兴趣。” 秦俊鸟说:“是不是你的酒厂遇到啥麻烦了?” 陈金娜说:“山里的煤矿的确遇到了点儿麻烦。” 秦俊鸟笑了一下,说:“没想到还真让我说中了。” 陈金娜说:“俊鸟,你知道吕建平这个人吗?” 秦俊鸟说:“当然知道了,他现在可是棋盘乡的副乡长,也是麻乡长的‘女’婿,更是我的死对头。” 陈金娜说:“这个吕建平要在煤矿入股,而且还是干股,你知道啥是干股吗?”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说:“知道。” 陈金娜说:“这个吕建平想一分钱不掏,还想在煤矿分红利,而且一张嘴就要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真是狮子大开口。” 秦俊鸟说:“你答应吕建平的条件了吗?” 陈金娜叹了口气,说:“我还没有答应,这个煤矿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得和几个股东在一起商量一下才能做决定,不过吕建平已经放出话来了,要是不答应他的条件,煤矿就得关‘门’停产。” 秦俊鸟说:“其实你们商量不商量都是一个样,如果你们的煤矿还想继续开下去的话,就得答应吕建平的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他的确有办法让煤矿关‘门’停产。” 陈金娜有些不快地说:“这个吕建平也贪心了,他一下子就要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他这跟抢钱有啥两样。” 秦俊鸟说:“吕建平有麻乡长给他撑腰,所以乡里没有几个人敢他过不去,他在棋盘乡可以说是为所‘欲’为。” 陈金娜说:“听你这么说,这个吕建平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了。” 秦俊鸟说:“吕建平可不是啥老虎,他就是一条仗着麻乡长的势力到处‘乱’咬人的疯狗,你可得小心一点儿,别让他咬到了。” 陈金娜说:“看来我得去好好会会这个吕建平了。” 秦俊鸟说:“金娜,你跟这个吕建平打‘交’道可得保护好自己,他可是一个大‘色’鬼,可别让他占你的便宜。” 陈金娜冷笑了几声,不以为然地说:“我管他是大‘色’鬼还是小‘色’鬼,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吕建平要是敢打我的主意,我非让他尝尝我的厉害不可,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秦俊鸟说:“金娜,我知道你对付男人很有办法,也认识很多县城里的领导,可这里是棋盘乡,有麻乡长在,吕建平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陈金娜说:“你不是说吕建平也是你的死对头吗?不如咱们两个人联起手来对付他,你觉得咋样?” 秦俊鸟说:“你真的打算要对付那个吕建平吗?” 陈金娜说:“没错,他一张嘴就想要煤矿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我可不想把自己辛苦挣来的钱白白分给别人,别说他吕建平只是一个小小的副乡长,就是副县长来了,也别想从煤矿白拿走一分钱。” 秦俊鸟说:“金娜,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这个吕建平可是一个‘阴’险狠毒的小人,他可是啥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推荐一本好书《强索欢,总裁生猛》 /book/15985htm

上一篇   第639章 摔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