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这样不合适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4章 这样不合适

大甜梨得意地说:“那好牛主任我们们就这么说定了,十五万块钱的贷款一分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 牛红旗皱起眉头说:“你手里拿着我写的字据,这贷款我是不会赖账的。” 大甜梨穿好衣服后把丁七巧叫了进来,大甜梨笑着对她说:“七巧,牛主任已经同意给你贷款了,你还不赶快谢谢牛主任。” 丁七巧喜出望外地看着牛红旗,笑着说:“真是太好了,谢谢你,牛主任。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牛红旗看了大甜梨一眼,眼神有些复杂,他说:“七巧,你不用谢我,你还是好好谢谢你的表姐吧。” 牛红旗说完这句话,一脸无奈地走出了大甜梨家,丁七巧急忙追上去,说:“牛主任,要不你留下来跟我们们一起吃顿便饭吧。” 牛红旗说:“我还有事情要处li,吃饭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丁七巧说:“也好,等哪天你有时间了,我请你到县城里去吃。” 送走牛红旗后,丁七巧好奇地问:“梨子,你到底用了啥好办法让牛主任把贷款给批了。” 大甜梨笑着说:“我能有啥好办法,我不过就是让牛红旗吃了一点儿甜头罢了。” 丁七巧愣了一下,在大甜梨的全身上下打量了几眼,说:“咋,梨子,你让牛红旗沾你的身子了?” 大甜梨说:“想沾我的身子,他牛红旗还没那个本事,我就是让他摸了几下。” 丁七巧有些不相信地说:“你让牛红旗摸了你几下,牛红旗就把贷款给批了?你不是拿假话来哄我玩呢吧。” 大甜梨说:“我哄你干啥呀。我早就说过,对付牛红旗这种男人,我有的是办法,他敢不乖乖地听我的话。” 丁七巧还是有些不相信牛红旗会这么快就同意给她贷款了,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又不得不信。 到了晚上,大甜梨和丁七巧吃过了晚饭,两个人正商量着开酒厂的事情,丁七巧的孩子忽然哭了起来,丁七巧以为孩子是饿了,就把孩子抱起来,解开衣扣给孩子喂奶吃,可是孩子根本不吃,依然不停地哭闹着。 丁七巧有些无奈地看着孩子,自言自语地说:“这孩子今天是咋了,给你奶你不吃,咋还哭起来没完了。” 大甜梨看孩子的情况跟往常有些不对,她走过去摸了摸孩子的额头,脸色一变,说:“七巧,你快摸摸,这孩子的额头咋这么烫啊,是不是发烧了?” 丁七巧急忙伸手在孩子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然后她又在自己的额头上摸了一下,果然孩子的额头要比她的额头烫手。 丁七巧有些心急地说:“孩子可能是发烧了。” 大甜梨说:“你白天不是带着孩子去乡里的卫生院看过了吗,那卫生院的大夫咋给孩子看的病啊。” 丁七巧说:“我带孩子去乡里的时候,孩子就是有些咳嗽,大夫给他量过体温,说他不发烧。” 大甜梨说:“孩子发烧可不是小事儿,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们马上去乡里给孩子看病。” 丁七巧说:“这大晚上的,连个车都没有,我们们可咋去啊?” 大甜梨想了一下,说:“我去找俊鸟,让他给想想办法。” 丁七巧说:“那你快去快回。” 大甜梨急忙向秦俊鸟家跑去。秦俊鸟在家里正脱衣服准备睡觉,这时大甜梨来敲门说:“俊鸟,快把门打开,我找你有急事儿。” 秦俊鸟急忙又把衣服穿上,跑到大门口把门打开,说:“梨子姐,出啥事儿了?” 大甜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七巧的孩子发烧了。” 秦俊鸟说:“七巧姐的孩子发烧了,找我干啥呀,我又不是大夫,赶紧找大夫去啊。” 大甜梨说:“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帮忙往乡里送,最好是能找个车。” 秦俊鸟想了想,说:“你马上回去告诉七巧姐,让她带着孩子去村口等着,我这就去找庆生哥,让他开着拖拉机送孩子去乡里看病。” 大甜梨说:“那你快些,我这就回去。” 大甜梨走了以后,秦俊鸟特意嘱咐了苏秋月和石凤凰几句,让她们把门锁好,睡觉时一定要睁一只眼,不能睡的太死了。 嘱咐完苏秋月和石凤凰后,秦俊鸟急忙出了家门去找孟庆生,孟庆生正在家里看电视剧,秦俊鸟把送孩子去乡里看病的事情跟他说了,孟庆生开上拖拉机拉着秦俊鸟向村口驶去。 到了村口,丁七巧抱着孩子和大甜梨已经等在那里了,秦俊鸟把两个人拉上拖拉机,孟庆生让几个人坐稳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向乡里开去。 到了乡卫生院后,大夫给孩子做了全面仔细的检查,幸亏送的及时,要是再晚送几个小时的话,孩子很可能会烧成肺炎。大夫给孩子打了一针,孩子很快就退烧了,不过因为孩子太小,抵抗力弱,所以要留在卫生院里观察几天,防止孩子再发烧。 秦俊鸟和大甜梨、丁七巧在卫生院里陪了孩子一个晚上。孟庆生把他们送到卫生院后就回村里了,他明天起早要去县城里卖猪,所以不能留下来。 等到了天亮的时候,丁七巧让秦俊鸟和大甜梨去找个小旅店好好地休息一下,等到了晚上再来帮她照看孩子。 秦俊鸟和大甜梨一晚上没合眼的确都有些困了,两个人强打精神找了一家小旅店,可是不巧的小旅店只剩下一间房了,两个人只想好好地睡一觉,有一间房也就凑合着住了。 两个人进了房间之后倒头就睡,连衣服都没有脱。 等到秦俊鸟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秦俊鸟从床上爬起来上了趟厕所,又洗了一把脸。 洗漱完了之后,秦俊鸟看了一眼大甜梨,她还在睡着,这时他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从昨晚到现在他一口水没喝一粒米没吃,现在肚子早就饿得前腔贴后腔了,他出了小旅馆想去买吃的。 离小旅馆不远的地方有一家面馆,秦俊鸟进去吃了两大碗面条,又要了一碗打包带回去给大甜梨吃。 秦俊鸟吃饭面条后,拎着给大甜梨打包的面条回到了小旅馆,他怕吵醒大甜梨,轻轻地打开房间的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秦俊鸟一进房间就顿时愣住了,脸“腾”的一红。 房间里,大甜梨正光着身子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毛巾在擦湿漉漉的头发,她那一对丰满雪白的肉峰随着她的动作而颤悠着,看得人心荡目眩。看大甜梨的样子好像是刚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衣服。 大甜梨一看秦俊鸟走了进来,一点儿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她说:“俊鸟,你干啥去了?” 秦俊鸟低下头去,把给大甜梨买的面条放在门口的桌子上,说:“梨子姐,这是给你买的面条,我先出去,等你穿好衣服我再进来。” 秦俊鸟转身就要出去,这时大甜梨快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拦住他说:“你怕啥,我的身子你又不是没看过,有啥不好意思的。” 大甜梨说话时,她那一对淘气的肉峰就在秦俊鸟的眼前晃悠着,看着秦俊鸟心里“砰”“砰”地乱跳。 秦俊鸟把目光从大甜梨的胸口移开,说:“梨子姐,男女有别,你这个样子,我在屋子里不合适,你还是让我出去吧。” 秦俊鸟说完向门口走去,大甜梨连忙跑到门口,把身子靠在门上,眼睛盯着着秦俊鸟,笑着说:“咋了,嫌弃我了?嫌我没有你媳妇年轻,没有你媳妇长得好看。” 秦俊鸟又把头低下去,小声说:“梨子姐,你咋能这么想呢,我们们两个这个样子真不合适。我还是出去的好。” 大甜梨挺起高高的胸脯,用毛巾轻轻地擦着发梢滴在肩膀上的水珠,笑着说:“我觉得我们们两个这个样子没啥不合适的,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门。”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别逼我,我真不能留在屋子里。” 大甜梨冷笑着说:“你想出这个门也可以,除非你有本事从我的身上踩过去。” 秦俊鸟说:“梨子姐,你要是这样我可要来硬的了。” 大甜梨说:“你来软的我也不怕。” 秦俊鸟无可奈何地看着大甜梨,忽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两条胳膊,将她的身子向一边拉去,大甜梨当然不会任由他摆布,身子用力地向后挣去,想把门挡住不让秦俊鸟出去。 大甜梨刚刚洗完澡,所以胳膊上滑溜溜的,秦俊鸟的两只手一个没抓牢就先后被大甜梨给甩开了,大甜梨趁着这个机会死死地抱住了秦俊鸟的腰,她那一对富有弹性的肉峰正好顶在秦俊鸟的胸膛上,把秦俊鸟弄得下身的那个东西都立了起来。 秦俊鸟慌忙地向大甜梨的胸脯推了一下,想把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可是这一推没想到恰好推在了大甜梨那两个颤悠悠的肉峰上,大甜梨被他推得发出了一声叫声,有些像哭又不是在哭,秦俊鸟听了大甜梨的叫声,心里有些痒痒的,他忽然想起来当初在大甜梨的录像厅里看那种录像时,那些外国女人就是像大甜梨这么叫的。去分享

上一篇   第63章 摸一下五万

下一篇   第65章 卖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