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摔下山去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39章 摔下山去

赵德旺拼命地向大‘门’口跑去,秦俊鸟在他的身后紧追不舍。秦俊鸟在追赵德旺的时候又开了两枪,不过这两枪都没有打中赵德旺,子弹都贴着他的衣服飞了过去,打在了大‘门’旁边的墙垛上,溅起一溜子闪亮的火‘花’。 赵德旺跑出秦俊鸟家的大‘门’后,整个人很快就淹没在了浓浓的夜‘色’中。 秦俊鸟追出大‘门’后发现赵德旺不见了踪影,心里一阵着急,这次要是让赵德旺跑了,他肯定不会死心,还会回来找秦俊鸟报仇的,秦俊鸟可不想留后患,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秦俊鸟这时蹲下身来,把耳朵贴在地上仔细听了听,他很快就分辨出赵德旺是向他家东边的一条小路跑了过去。看来赵德旺早就‘摸’清楚了他家附近的道路情况,这条小路能直通到大山里,赵德旺要是跑进了山里,就如同鱼儿游进了大海,根本别想把他抓到。 秦俊鸟沿着小路向山里追去,他追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就停了下来,开始的时候他还能听见赵德旺的脚步声,现在连赵德旺的脚步声都听不见了,他知道再追下去也是白费功夫,他肯定追不上赵德旺了。 秦俊鸟虽然有些不甘心,可又不得不放弃,前边的山路崎岖不平,而且山高坡陡,何况天又这么黑,要是一不小心摔到下山去,到时候非得摔个粉身碎骨不可,秦俊鸟还没有活够呢,他可不想找死。 秦俊鸟转身沿着原路返回,可他还没走出去十米,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听声音非常像赵德旺,秦俊鸟急忙转过身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看,可是他啥都没有看到,他只是隐隐听到有东西往山下滚落的声音,想起刚才的惨叫声,秦俊鸟马上意识到赵德旺很可能是摔下了山坡,可是很快就没有了动静,山里边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只是偶尔有山风吹过,把漫山遍野的树枝吹得“哗”“哗”作响。 秦俊鸟转回身加快脚步向家里走去,他一分钟都不想在山里多待,想起刚才那声惨叫声,他就背脊发凉,头皮发麻。 秦俊鸟走到他家大‘门’口的时候,看到他家里的院子里站着好几个人,孟庆森也在其中,孟庆森他们看到秦俊鸟回来了,都急忙围拢上来。 秦俊鸟在追赵德旺的时候一连开了三枪,枪声惊动了在村口巡逻的孟庆森,他带着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很快就赶到了秦俊鸟家,不过这个时候秦俊鸟已经追进了山里,家里只有廖大珠在,孟庆森从廖大珠的口中得知了发生的事情,他赶紧带人追了出去。 可现在是黑天,廖大珠又不知道秦俊鸟向哪个方向跑去了,孟庆森带着人在秦俊鸟家附近转悠了一大圈儿也没有看到秦俊鸟和赵德旺踪影,他只好带着人又回到了秦俊鸟家里等着秦俊鸟回来。 孟庆森快步走到秦俊鸟的面前,晃动着手里的手电筒在秦俊鸟的身上照了照,说:“俊鸟,你追上那个坏人没有?” 秦俊鸟摇了摇头,说:“没追上,不过他摔下山去了,估计早已经摔死了。” 孟庆森说:“那个坏人是谁啊?” 秦俊鸟说:“还能是谁,是赵德旺那条老狗。” 孟庆森说:“原始是赵德旺这个老东西啊,活该他摔死,谁让他平时不干好事儿了。” 秦俊鸟说:“庆森,明天你跟我去趟山里吧,不管他是活着还是死了,咱们都要把他找到。” 孟庆森说:“那好,明天早晨咱们吃饭早饭就进山。” 到了第二天早晨,秦俊鸟和孟庆森带着十个人村里的年轻人进了山,他们此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赵德旺找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秦俊鸟和孟庆森是在一个陡峭的山崖下找到赵德旺的尸体的,他已经摔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死状非常惨,看情形他是从山崖上摔下来的。赵德旺以前干了那么多坏事儿,可以说是恶贯满盈,现在落得这个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 秦俊鸟和孟庆森带人把赵德旺的尸体抬回了村里,孟庆森把赵德旺摔死的事情通知了乡里派出所的人,派出所来人把赵德旺的尸体拉走了,同时也把秦俊鸟带走了。 派出所的人没有为难秦俊鸟,这件事情秦俊鸟没有任何责任,派出所的人只给他做了一个笔录,了解一下赵德旺的死因,就让秦俊鸟走了。 秦俊鸟出了派出所后径直来到了信用社,他答应要借给大甜梨三十万块钱,他当然要说话算话了。 秦俊鸟在信用社取了钱,他拿出钱出了信用社,这时一辆小轿车正好从信用社的‘门’口经过。 秦俊鸟看了小轿车一眼,谁知小轿车在秦俊鸟的面前停了下来,车‘门’一开,陈金娜满脸含笑地从车里走了下来。 陈金娜说:“俊鸟,真巧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陈金娜,说:“金娜,你咋会在这里呢?” 陈金娜说:“我来看一个朋友。” 秦俊鸟说:“你在棋盘乡有朋友,我咋不知道呢?” 陈金娜说:“这有啥好奇怪的,我的朋友多着呢,遍地都有我的朋友。” 秦俊鸟说:“金娜,你啥时候来的?” 陈金娜说:“我昨天就来了,我本来打算今天下午去你家里看你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咱们到我住的地方去坐一坐吧。”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说:“还去别去你住的地方了,咱们还是找个小饭馆边吃边聊吧。” 陈金娜说:“我就住在棋盘乡大酒店后边的宾馆里,那里的环境比小饭馆可好多了,咱们还是去我的房间吧,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秦俊鸟说“那好吧。” 秦俊鸟跟着陈金娜来到了她住的宾馆,她住在棋盘乡大酒店后边的一栋三层小楼里,这栋三层小楼是蒋新龙今年新开的宾馆。 陈金娜的房间在二楼。两个人进到房间里后,陈金娜忽然一把抱住了秦俊鸟,把脸蛋贴在秦俊鸟的‘胸’口,说:“俊鸟,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你想我了没有?” 推荐一本好书《强索欢,总裁生猛》 /book/15985htm

上一篇   第638章 猎枪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