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原来是表哥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33章 原来是表哥

任国富说:“蒋老板,也不是我吹牛,就任我的实力,秦俊鸟根本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蒋新龙说:“任老板,我知道你实力雄厚,你就是拔根汗毛都比秦俊鸟的腰粗,他那两个小酒厂在你的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任国富说:“蒋老板,我看这个秦俊鸟也不过是个好色之徒,只要他有弱点,我就有办法对付他。” 将新龙说:“任老板,你花大价钱找菲菲和琪琪来,让她们白白陪秦俊鸟睡了一个晚上,你这么做也太便宜秦俊鸟那小子了吧。” 任国富说:“我找菲菲和琪琪来,一是想试探一下这个秦俊鸟,二是想让她接接进秦俊鸟,好取得秦俊鸟的信任,她们可是我手里的两枚非常重要的棋子。” 蒋新龙恍然说:“我知道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你是想用美人计来对付这个秦俊鸟,看来还是任老板你足智多谋啊。” 任国富笑了笑,说:“蒋老板,美人计不是对所有男人都有用的,这个秦俊鸟虽然好色,不过我看美人计对他未必奏效。” 蒋新龙说:“任老板,秦俊鸟也是男人,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好色的男人,我看秦俊鸟这小子是过不了菲菲和琪琪这一关的。” 任国富说:“但愿菲菲和琪琪能让那个秦俊鸟着迷,要是那样的话我们就省事儿多了。” 蒋新龙说:“任老板,你就放心好了,就凭菲菲和琪琪的模样,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大美人,那个秦俊鸟整天在这个山沟沟里打转,他见过的女人都是一些村里的土包子,他哪里见过像菲菲和琪琪这样的女人啊,我看他的魂儿早就让菲菲和琪琪给勾走了。” 任国富说:“蒋老板,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蒋新龙说:“我去过乡政府了,也找过乡里的主要领导了,麻乡长和吕副乡长都答应来酒店吃饭,就是那个杨书记不肯来,我好话说了一箩筐,可他就是不给面子,我看这个杨书记和麻乡长不是一路人,咱们想跟他搭上关系可不那么容易。” 任国富不以为然地说:“这年月就没有不爱钱的官,哪天我亲自去请这个杨书记,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个啥样的人。” 蒋新龙说:“要是你任老板亲自出马的话,杨书记肯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任国富说:“蒋老板,其实我这次来不仅是为了帮你夺回酒厂,我还想帮我表弟周建涛出一口气,这个秦俊鸟也太不知好歹了,竟然掺和我表弟和他媳妇之间的事情,他自哪根葱啊。” 蒋新龙说:“任老板,你表弟周建涛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我听说那个秦俊鸟把你表弟的媳妇安排到他的酒厂去上班,你表弟去酒厂去找他媳妇的时候,那个秦俊鸟不仅阻拦你表弟,还把你表弟给打了,他可是把你表弟给欺负惨了。” 任国富咬牙切齿地说:“这个秦俊鸟,他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我表弟的媳妇,我这次要不把他弄得倾家荡产,我就不姓任。” 秦俊鸟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任国富竟然是周建涛的表哥,他全都明白了,这个任国富就是冲着他来的。 蒋新龙说:“任老板,没想到你跟你表弟的关系这么好,你放着南方的大生意不做,大老远跑到我们这个山沟沟里来收拾那个秦俊鸟,周建涛有你这样的好表哥是他的福分啊。” 任国富说:“蒋老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妈和建涛的妈是好亲姐妹,我爸妈死得早,是建涛他爸他妈把我养大的,我跟建涛就像亲兄弟一样,这些年我一直在南方做生意,很少回来,要不是前一阵子建涛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欠他们家的人情,如今建涛被人欺负了,我当然要管了。” 秦俊鸟听到这里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这个任国富完会是颠倒黑白,周建涛和麻素格都已经离婚了,两个人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了,是周建涛一直死缠着麻素格,受委屈的人是麻素格,任国富竟然把周建涛说成了受害者,他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蒋新龙说:“任老板,你放下了南方的生意,这些日子肯定损失了不少钱吧。” 任国富说:“对于我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骑在我表弟的头上拉屎,我要让那个秦俊鸟付出惨重的代价。” 蒋新龙说:“任老板,你的表弟就是我的表弟,咱们这次三个人拧成一股绳,联手把秦俊鸟那小子的酒厂给搞垮了,让他变成穷光蛋。” 任国富说:“蒋老板,听说那个麻乡长的儿子麻铁杆也跟那个秦俊鸟有过节,这是真的吗?” 蒋新龙说:“是真的,麻铁杆和秦俊鸟是死对头,两个人都恨不得把对方给弄死。” 任国富笑了笑说:“太好了,这个麻铁杆咱们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他是秦俊鸟的死对头,那就是我们的朋友,哪天你把他找来,我想会会他。” 蒋新龙说:“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跟麻铁杆是老熟人了,我给他打一个电话,他就会来的。” 任国富说:“蒋老板,这几天就让菲菲和琪琪住在这里好了,你帮多照顾一下她们。” 蒋新龙说:“任老板,这个菲菲和琪琪真是招人喜欢啊,我看着就心痒痒,你看今天晚上能不能让她们陪我一个晚上。” 任国富说:“蒋老板,这不太好吧,菲菲和琪琪是我花钱请来的,她们可不是那种做皮肉生意的女人,我当初答应过她们,只让他们陪秦俊鸟一个人,我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蒋新龙说:“那好吧,任老板你都这么说了,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 任国富说:蒋老板,不过就是两个女人罢了,你要是真喜欢的话,过些日子我让人在南方给你找两个比她们更好的,到时候你想咋样玩都成。 蒋新龙说:“任老板,还是算了,这种事情咋好让你费心呢。” 任国富说:“蒋老板,你就别跟我那么客气了,咱们是老朋友,只要你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