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摸一下五万 - 山村如此多娇

第63章 摸一下五万

丁七巧接过话茬说:“是啊,梨子,牛主任来看你也是一片好心,你咋能对牛主任这种态度呢。” 大甜梨说:“谁知道他是好心还是坏心。” 牛红旗说:“梨子,你在我家里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咋翻脸就不认人了呢。” 大甜梨说:“我问你,七巧的贷款你到底打算咋办?” 牛红旗说:“七巧贷款的事情我一直在给她办着,她要贷的款不是一个小数目,你得给我点时间。” 大甜梨说:“那你给我一个痛快话,这贷款究竟啥时候能办下来。” 牛红旗假装有些为难地说:“这个事情可不好说,信用社又不是我家开的,有些事情我说了也不算。” 大甜梨知道牛红旗是在故意敷衍她,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引大甜梨上钩,他不在大甜梨的身上尝到一些甜头,他不是会给丁七巧批贷款的。 大甜梨冲着丁七巧眨了眨眼,说:“七巧,你带着孩子去外边走走,我有话要跟牛主任单独说。” 丁七巧会意地说:“那好,你们谈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丁七巧抱着孩子出了屋子,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然回过头来表情复杂地看了大甜梨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其实丁七巧想说什么,大甜梨心里很清楚,她冲着丁七巧微微地点了点头,意思是告诉丁七巧,她有办法对付牛红旗。 牛红旗看丁七巧走远了,笑着说:“梨子,你刚才火气咋那么大啊?我又没做啥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对我咋像对仇人一样呢。” 大甜梨板起脸说:“我问你,你和七巧是怎么回事儿?” 牛红旗愣了一下,说:“我和七巧咋了?” 大甜梨瞪了他一眼,说:“你说咋了,你“七巧”“七巧”的叫着,叫得多亲热啊。” 牛红旗这个明白过来,大甜梨是吃醋了,他走到大甜梨的身边坐下,盯着她那高耸挺拔的肉峰,说:“我和七巧真没啥事儿,她不是你的表妹吗,我叫她七巧不是显得亲近吗?” 大甜梨说:“我警告你,七巧可是我的表妹,你打谁的主意都不准打她的主意。” 牛红旗说:“梨子,你放心,我不会打七巧的主意的,再说了她都生了孩子了,我对生过孩子的女人不感兴趣。” 大甜梨说:“你对生过孩子的女人不感兴趣,那你对啥样的女人感兴趣啊?” 牛红旗眯起眼睛看着大甜梨,舔了舔嘴唇,笑嘻嘻地说:“我当然是对你这种女人感兴趣了。自从那天你去了我家里之后,我就一直忘不了你,连夜里睡觉做梦都能梦到你。” 大甜梨撇了撇嘴说:“谁信你的鬼话,谁知道你梦里梦到了啥见不得人的事情。” 牛红旗说:“梨子,我说的都是真话,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你。” 大甜梨说:“你想我干啥,我又不是你的啥人。” 牛红旗把身子向大甜梨的身边靠了靠,说:“你想当我的啥人都行,就是看你愿不愿意了。” 大甜梨把身子挪了挪,说:“我想当你妈,你也愿意啊。” 牛红旗嘿嘿笑了几声,说:“你要真想当我妈,我当然愿意了,就怕你不敢要我这个儿子。” 大甜梨说:“我有啥不敢的,有人愿意给我当儿子,我乐不得呢。” 牛红旗说:“那我叫你一声妈,你敢答应吗?” 大甜梨笑着说:“我有啥不敢答应的,你敢叫,我就答应。” 牛红旗看着大甜梨的那两个圆滚滚的肉峰,说:“那我这个儿子想吃你这个当妈的奶,你愿不愿意让我吃啊?” 大甜梨瞪了牛红旗一眼,说:“我说你咋想给我当儿子呢,原来是想占我的便宜啊。” 牛红旗说:“你要是不愿意让我吃,让我摸一摸咋样?” 大甜梨说:“你想摸也没啥,我们们来谈个条件咋样?” 牛红旗说:“你想谈啥条件?” 大甜梨说:“我让你摸一下,你就给七巧贷五万,你让你摸两下,你就给七巧贷十万,我要是让你摸三下,你就给七巧贷十五万……” 牛红旗想了想,笑着说:“看来你这两个东西还挺值钱的吗?摸一下就值五万,你这东西是金的还是银的啊?” 大甜梨站起身来说:“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牛红旗一把拉住大甜梨,说:“谁说我不愿意了,有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大甜梨说:“那我们们说好了,我让你摸一下,你就给七巧贷五万,多摸一下就多多贷五万,到时候摸完了你可不准反悔。” 牛红旗咽了几口唾沫,兴奋地说:“你放心,我牛红旗一向说话算话,不会反悔的。” 大甜梨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牛红旗说:“男人说的话我一句不信,我们们太了解你们这些男人了,哄起女人来甜言蜜语的,恨不得把好话都说尽了,等把女人睡完了,一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牛红旗说:“梨子,我向你保证,我说话一定算数。” 大甜梨走到写字台前拿起一支笔和一个本子扔给牛红旗,说:“你空口白牙这么一说,到时候你万一要是真不认账了,我的亏可就吃大了,我看我们们还是立个字据比较保险一些。” 牛红旗看着大甜梨叹了口气,说:“你难道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大甜梨说:“我被男人骗过的次数太多了,所以这种事情我还是慎重一些的好。” 牛红旗点头说:“好,我写,我写还不行吗。你让我写什么,我就写什么。” 牛红旗拿起笔按照大甜梨所说的一字不差地写了下来,写完后,他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甜梨拿过牛红旗写的字据,仔细看了看,跟她所说的没有什么出入,她把字据叠好,然后放到写字台的抽屉里保存了起来。 牛红旗这时走到大甜梨的面前,说:“你让我写的东西我写了,这回该让我好好地摸摸你了吧。” 大甜梨点头说:“你可以摸了。” 牛红旗说:“那你把衣服脱了,隔着衣服摸不舒服。” 大甜梨解开外衣的衣扣,把外衣脱了,然后又把毛衣和衬衣都脱掉了,身上只剩下了一个黑色的胸罩。 牛红旗看着大甜梨那两个被胸罩紧紧包裹着的雪白肉峰,还有那一条深窄的肉沟,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几下,呼吸也变粗了。 大甜梨伸手要去解开胸罩的卡扣,牛红旗走到她的身后说:“等一下,我来帮你解。” 大甜梨的手停下来,笑着说:“好吧,你来帮我解。” 牛红旗伸手捏住胸罩横着勒在大甜梨后背上的那跟带子,并趁机用手背在大甜梨白皙光滑的脊背上轻轻地蹭了几下,大甜梨被他刺激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几下。 牛红旗目光贪婪地看着大甜梨雪白的身子,用手轻轻地解开了胸罩的带子,然后向上一拉,大甜梨那两个白花花的肉峰就跳了出来。 牛红旗在大甜梨的背后将她拦腰抱住,把脸贴在她的脸上,喘着气说:“梨子,你的身子可真白。” 牛红旗的脸上有胡子茬子,扎在大甜梨的脸上有些疼,大甜梨皱了一下眉头,把脸扭到一边,说:“这么冷的天,我脱光了衣服,冷着呢,你要摸就快点摸。” 牛红旗在大甜梨的身后居高临下看着大甜梨那两个浑圆丰满的肉峰,嘴里咕噜咕噜地咽了几大口唾沫,然后缓缓地移动着有些微微颤抖的右手轻轻地按在了大甜梨的一个肉峰上,大甜梨的身子微微地一颤,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牛红旗在大甜梨的肉峰上揉捏了几下,觉得不过瘾,用两根手指夹住肉峰尖端的肉疙瘩拉了几下,大甜梨被他弄得有些痛了,她伸手拦住牛红旗的手,说:“行了,你已经摸了一下了,要是再摸的话就算第二下了。” 牛红旗极不情愿地把手从大甜梨的肉峰上拿开,不满地说:“你这人咋这样嘛,我这才刚摸上,还没啥感觉呢,这一下就完了。” 大甜梨没好气地说:“你还想要啥感觉,你快些摸,我冷着呢。” 牛红旗的双手又攀上了大甜梨的两个肉峰,他握住两个肉峰的下缘用力地晃了几下,大甜梨的肉峰颤悠悠地抖动着,看得牛红旗神迷目眩的。 没等牛红旗看够,大甜梨在牛红旗的手上打了一下,说:“好了,把手松开,这一回你用两个手的摸的,所以算两下,加上前边的摸的那一下,一共是三下,按照我们们事先讲好的,你得给七巧贷十五万块钱。” 牛红旗一听大甜梨说这一次双手摸算两下,觉得自己有些亏了,说:“你事先又没有说双手摸算两下,这次只能算一次,我还得再摸一次。” 大甜梨这时走到一边开始穿衣服,她边穿衣服边说:“你要是想再摸一次也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一万块钱,不然的话,你想都别想。” 牛红旗有些恼火地说:“你这不是耍赖嘛,我明明摸了两下,你却硬说是三下,我不干。” 大甜梨说:“你要是不干的话,我也没啥可说的,明天我就把你写的那个东西给你的上级领导看,我让他给我一个说法。” 牛红旗一听大甜梨这么说,只好服软说:“好吧,就听你的,你说三下就三下,我认了。”去分享

上一篇   第62章 牛红旗来了

下一篇   第64章 这样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