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第628章 任国富 - 山村如此多娇

180.第628章 任国富

[第2章正文] 第628节第628章任国富 虽然赵德旺躲到南方去了,可经过公安局的调查,他不仅倒卖文物,还涉嫌组织容留妇女卖淫,拐卖妇女,非法开设赌场,可以说是罪大恶极,县公安局的领导对他的案子非常重视,为此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派人专门赶赴南方去抓他。 赵德旺这次可是麻烦大了,要是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估计他得老死在监狱里。 这天上午,秦俊鸟来到乡里找杨景昆,他想跟杨景昆打听一下赵德旺抓到没有,可不巧的是杨景昆不在办公室,他去县里开会了。 秦俊鸟出了乡政府大院,这时已经到了晌午,他沿着大街向东走去,他的肚子有些饿了,想找个饭馆把肚子填饱了。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迎面走了过来,她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冲着他甜甜地一笑,细声细气地说:“请问你是秦俊鸟秦老板吗?” 秦俊鸟点了一下头,说:“没错,我就是秦俊鸟。” 秦俊鸟打量了姑娘几眼,这个姑娘长得挺好看的,而且个子高挑,身段苗条,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的鼻子上有几粒淡淡的雀斑,他看这个姑娘非常眼熟,可是忘了到底在哪里见过她。 年轻姑娘说:“是这样的,秦老板,我是棋盘乡大酒店的服务员,咱们酒店里有位姓任的客人想请你吃顿饭。” 秦俊鸟这时想了起来,这个姑娘的确是棋盘乡大酒店的服务员,他以前去棋盘乡大酒店吃饭的时候见过她,因为她的鼻子上有雀斑,所以秦俊鸟对她的印象比较深。不过秦俊鸟根本不认识这个姓任的人,他本来不打算去,不过他的肚子有些饿了,既然有人请他吃饭,他何乐而不为呢。 秦俊鸟说:“好吧,你在前边带路吧。” 秦俊鸟跟姑娘的身后走进了棋盘乡大酒店,姑娘把他让进了一个豪华的包间里,说:“秦老板,你稍等一下,任先生一会儿就来。” 姑娘说完就转身出了包间。 秦俊鸟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他很好奇这个任先生到底是谁。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包间的门开了,一个男人满脸含笑地走了进来。 秦俊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男人,只见这个男人三十五六岁的模样,脸皮白净,身上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梳得油光锃亮,看样子头发上抹了不少发蜡。男人走起路来四平八稳的,看他的样子像是个生意人。 男人很有礼貌地冲着秦俊鸟点了一下头,然后非常客气地说:“秦老板,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任,名国富,是我让酒店的服务员把你请来的。” 原来这个任国富就是请秦俊鸟吃饭的人,不过秦俊鸟知道这个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就请他吃饭的。 秦俊鸟说:“任老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以前好像没见过面吧。” 任国富微笑着点了点头,说:“秦老板,你说的没错,咱们以前是不认识,不过俗话说一回生两回熟,咱们今天是初次见面,等咱们以后再见面就算是朋友了。” 秦俊鸟直截了当地问:“任老板,你把我找来有啥事情啊?” 任国富这时走到秦俊鸟的面前坐了下来,说:“我今天冒昧地把秦老板请来,是想跟秦老板谈一笔生意。” 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任国富,说:“任老板,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做大生意的人,我只是开了两个小酒厂,咱们两个人之间应该没啥生意可谈吧。” 任国富说:“秦老板,我要跟你谈的这笔生意就跟你的酒厂有关,我听说你这两个酒厂可是两棵大大的摇钱树啊。” 秦俊鸟这时心里有了底,原来这个任国富是冲着他的两个酒厂来的。 秦俊鸟说:“任老板也对酒厂感兴趣吗?” 任国富说:“秦老板,我是个生意人,凡是挣钱的生意我都感兴趣。” 秦俊鸟说:“任老板,看来你请我吃饭是假,跟我谈生意才是真啊。” 任国富说:“我听说秦老板在棋盘乡可是一个风云人物,在这里没有人不知道你的名字,我一到棋盘乡就听说了你的大名,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今天我把你请来是想跟你认识一下,顺便再跟你谈谈生意上的事情。” 秦俊鸟说:“任老板,咱们这个山沟沟是个穷地方,而且像我这样的山里人都没见过啥世面,跟你这样的大老板交朋友,我怕高攀不起啊。” 任国富说:“秦老板,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可不是啥大老板,咱们其实都一样,没啥高低贵贱之分。” 秦俊鸟这时单刀直入地问:“任老板,你到底想跟我谈啥生意啊?” 任国富说:“秦老板,我想收购你手里的两个酒厂,不知道秦老板愿不愿意把这两个酒厂转让给我,你要是愿意的话,价钱咱们好商量。” 秦俊鸟说:“任老板,实在不好意思,这两个酒厂可是我的心血所在,我是不会把这两个酒厂转让给别人的。” 任国富说:“那好,既然秦老板如此看重这两个酒厂,那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秦俊鸟说:“任老板,其实以你的实力,你完全可以自己开一个比我的酒厂还要大的酒厂,你又何必花高价买我这两个小酒厂呢。” 任国富说:“秦老板,不知道你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要说开一个比你的两个酒厂更大的酒厂,我还是有这个能力的,不过那有些太耗费时间了,等酒厂建好了,也错过了最好的商机,做生意讲究的就是商机,要是错过了商机,就算酒厂再大也挣不到钱。” 秦俊鸟说:“任老板,其实建一个酒厂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要是资金充足的话,不到一年就能建成投产。” 任国富说:“秦老板,算了,咱们不说酒厂的事情了,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跟你一起吃个饭,咱们还是点菜吧。” 这时那个鼻子上长着雀斑的姑娘走了进来,她把两份菜谱放到了秦俊鸟和任国富面前的桌子上,说:“两位老板,请点菜吧。”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