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626章 一群蒙面人 - 山村如此多娇

178.第626章 一群蒙面人

[第2章正文] 第626节第626章一群蒙面人 秦俊鸟让食堂的厨师做了一桌子很丰盛的饭菜,他和孟庆森一边喝酒一边闲聊,两个人有些日子不在一起喝酒了,所以两个人难免多喝了几杯。 喝到最后,两个人都有些喝醉了,秦俊鸟还好一些,孟庆森比秦俊鸟多喝了一些酒,有了七八分的醉意,连路都有些走不稳了。 秦俊鸟好不容易把孟庆森搀扶到了他的宿舍里,孟庆森一头倒在床上,脑袋一沾到枕头上就睡着了。 到了天黑的时候,孟庆森醒了过来,这时他的酒劲也过去了。 秦俊鸟想让孟庆森留下来,在他的宿舍里住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再走。可孟庆森说家里还有事情,他今天晚上必须得回家去。 既然孟庆森家里有事情,秦俊鸟也不好挽留孟庆森,他跟孟庆森一起出了酒厂,想到麻家村里去找辆车把孟庆森送回家去。 两个人出了酒厂的大门没走多久,在经过一片桃树林时,十几个人忽然从桃树林里窜了了出来。 这些人的手里都拿着手电筒,手电筒的光束照在秦俊鸟和孟庆森的脸上,把两个人的眼睛刺得都睁不开了,两个人急忙用手遮挡住手电筒的光束。 这些人趁着这个时候把秦俊鸟和孟庆森包围了起来。 秦俊鸟和孟庆森这时才看清楚这些人的手里不仅拿着手电筒还拿着凶器,有的人手里拿着砍刀,有的人手里拿着铁棍,还有几个人的手里拿着猎枪,而且猎枪的枪口全都对着两个人,不过这些人的脸上都蒙着黑布,根本看不到这些人的模样。 秦俊鸟知道这些人来者不善,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向后退了半步,硬着头皮说:“你们想干啥?” 这些人中一个手里拿着双管猎枪的人走到了秦俊鸟的面前,看样子这个人应该是领头的。 领头的人冷笑了几声,晃了晃手里的猎枪,说:“你说我们想干啥?” 秦俊鸟说:“你们要是想抢劫的话可找错人了,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没有多少钱。” 领头的人说:“我们不要你们的臭钱。” 秦俊鸟说:“你们不要钱,那你想要啥啊?” 其实秦俊鸟早就知道这十几个人不是来抢劫的,棋盘乡这个地方虽然是穷乡僻壤,村民的家里不富裕,不过这里民风比较淳朴,很少有人干抢劫这种事情,而且这片桃树林离酒厂不远,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选在这种地方抢劫的。 领头的人嘿嘿笑了几声,说:“我们想要你们的命。” 一直冷眼旁观的孟庆森这时接话说:“我的命只有一条,我还没活够呢,你想要我的命门儿都没有。” 领头的人恶狠狠地说:“他妈的,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今天你们两个人落到了我的手里,是生还是死可就由不得你们了。” 孟庆森微微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看来我们现在说啥也没用了,你们是铁了心要想我们两个人的命。” 领头的人说:“你说的没错,老子今天带人来就是要送你们两个狗东西去见阎王的,你们两个人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地给我跪下,喊我几声爷爷,这样我也能让你们两个人死的痛快一些,不然的话看我咋样折磨你们两个人。” 孟庆森冷哼了一声,说:“就你们这几块料,还想让我给你们跪下,你们做梦去吧,老子这辈子除了我爸和我妈就没给别人下跪过。” 孟庆森没有说大话,虽然对方有十几个人,不过这些人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要是这些人都赤手空拳的话,孟庆森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都收拾了,可是这些人的手里都拿着凶器,有的人的手里还拿着猎枪,孟庆森就算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对方只要用手指轻轻地勾动扳机,就能在他的身上打出一个洞来,更何况这些的手里有好几把猎枪,要是这些猎枪一起开火的话,非得把他和孟庆森打成筛子不可。 秦俊鸟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他和孟庆森落到了这些人的手里,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领头的人这时把双管猎枪的枪口对准了孟庆森,说:“妈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小子还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孟庆森看了一眼领头的人手里的猎枪,毫不畏惧地说:“就你这个德行也配玩枪,老子在部队玩枪的时候,你这个狗杂碎还在你娘肚子里没生出来呢。” 孟庆森的话把领头的人激怒了,他把猎枪的保险打开,子弹上了膛,把枪口对准了孟庆森的胸口,怒声说:“妈的,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敢跟老子这么说话,我今天非毙了你不可。” 秦俊鸟听着领头的人的说话声,觉得这个人的声音非常耳熟,他跟这个人应该认识,不过这个人的脸上蒙着黑布,说话的声音跟他本来的声音有些差异,所以他一时又想不起来这个到底是谁。 孟庆森这时挺起了胸膛,用手在自己的胸膛上拍了几下,说:“有种的,你开枪啊,你往这里打。” 领头的人说:“他妈的,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要让你求生不得……” 就在领头的人说话的时候,孟庆森动手了。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孟庆森趁着领头的人的说话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猛地伸手抓住了领头的人扣着猎枪扳机的那只手的手腕,孟庆森在部队当兵多年,手上的力道比普通人要大很多,他的手抓在领头的人的手腕上,就跟铁钳夹在手腕上一样。领头的人手腕疼痛难忍,只好松开了扣着扳机的手。 孟庆森这时顺势把猎枪夺了过来,把猎枪的枪口对准了领头的人。 孟庆森厉声说:“别动,谁要敢动一下,我就一枪打死他。” 那些人看到领头的人的猎枪被孟庆森夺了过去,都有些慌了神,不知道该咋办好。 孟庆森抓住这个机会,快步欺身上前,用胳膊夹住了领头的人的脖子,把猎枪的枪口对准了领头的人的脖子。 领头的人没想到孟庆森的身手这么厉害,他根本没看清楚孟庆森是咋样出手的,自己就落到了孟庆森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