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第623章 坦诚以对 - 山村如此多娇

175.第623章 坦诚以对

[第2章正文] 第623节第623章坦诚以对 秦俊鸟本来不想在苏秋林家吃饭的,可是苏秋林非要留他吃饭,秦俊鸟也不好拒绝,毕竟他和苏秋月还没有离婚,所以这个面子还是要给苏秋林的。 秦俊鸟回到家里时天色已经快要黑了,他在苏秋林家喝了点儿酒,脑袋有些昏沉沉的,上下眼皮直打架,吃饭的时候他没打算喝酒,可是苏秋林和苏显奎一个劲地劝他喝,他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陪着苏家这爷俩喝了几杯。 秦俊鸟推门进到自己的屋子里,他走到床边坐下,刚要脱鞋上床睡觉,就在这时陆雪霏推门走了进来。 陆雪霏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厂里的职工宿舍,平时很少回来,除非是有啥事情。 秦俊鸟把脱下来的鞋扔到了墙角,说:“雪霏,你咋回来了?” 陆雪霏笑了一下,说:“我想你了,回来看看你。” 秦俊鸟说:“咱们不是昨天上午才见过面吗,这才一天没见面,你咋就想上我了。” 陆雪霏这时闻到秦俊鸟的身上有酒气,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俊鸟,你喝酒了?” 秦俊鸟点头说:“是喝了点儿。” 陆雪霏走到秦俊鸟的身边坐了下来,说:“你平时很少喝酒的,今天咋喝上酒了,是不是有啥喜事儿啊。” 秦俊鸟虽然开了两个酒厂,不过他平时很少喝酒,除非是有啥应酬,或是有啥喜庆的事情。 秦俊鸟苦笑着说:“我能有啥喜事儿,我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光棍汉,就是有好事儿也不会落到我的头上的。” 陆雪霏抿嘴一笑,说:“你说这话可就是没良心了,我难道不疼你吗?再说了你也不是光棍汉,我不是还有我呢吗。” 秦俊鸟笑笑,说:“是啊,我说这话是有些欠妥,我咋把你给忘了,有你一个人疼我就够了。” 陆雪霏这时话锋一转,说:“俊鸟,昨天苏副厂长来找你有啥事情啊?看他那个样子鬼鬼祟祟的,肯定没啥好事儿。” 秦俊鸟犹豫了一下,他不想把苏秋月的事情告诉陆雪霏,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件事情没必要瞒着陆雪霏,既然他都说要娶陆雪霏了,那就应该跟她说实话。 秦俊鸟说:“雪霏,秋林哥来找我是为了秋月的事情。” 陆雪霏听到“秋月”这两个字后,她脸上的表情忽然一下子变得很不自然,苏秋月不仅是秦俊鸟心中的隐痛,也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陆雪霏勉强笑了一下,说:“是不是秋月嫂子有啥消息了?” 秦俊鸟说:“秋林哥在他家的附近看到一个人很像秋月,可是等他追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陆雪霏说:“那人到底是不是秋月啊?” 秦俊鸟的脸上闪过一抹伤感的神色,说:“那个人应该就是秋月。” “俊鸟,要是有一天秋月嫂子忽然回来了,到时候咱们可咋咋办啊?”陆雪霏忽然抓住了秦俊鸟的手,脸上带着忧虑看着秦俊鸟。 秦俊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就算秋月回来了,我也不会跟她过下去了,等她回来,我就跟她办离婚手续,到时候我就娶你过门。” 陆雪霏说:“俊鸟,你真想跟我结婚吗?” 秦俊鸟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了,我这辈子除了你,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了。” 陆雪霏说:“俊鸟,你跟我说句实话,你真能彻彻底底地把秋月嫂子忘掉,然后一心一意地跟我在一起过日子吗?” 秦俊鸟不说话了,他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把苏秋月彻底忘掉,他又不想说假话骗陆雪霏,况且陆雪霏何等聪明,不是他想骗就能骗的。 过了几分钟,秦俊鸟开口说:“不管咋样我都要把她忘了,我不能辜负了你对我的一片真心。” 陆雪霏说:“俊鸟,感情这种事情不是你说忘就能忘得了的,咱们结婚的事情不着急,我这个人比较相信缘分,如果咱们两个人有缘分的话,就是有秋月嫂子横在咱们两人中间,咱们也会走到一起的,如果咱们两个人没缘分的话,就算没有秋月嫂子,咱们两个人也不会走到一起去的。” 秦俊鸟有些愧疚地说:“雪霏,你把啥都给了我,可我却啥都给不了你,我觉得我太对不住你了。” 陆雪霏淡淡一笑,说:“俊鸟,你可千万别这么想,感情本来就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没有谁对不起谁。” 秦俊鸟说:“雪霏,你越这么说我这心里越不好受。” 陆雪霏这时在秦俊鸟的脸上亲了一口,说:“俊鸟,你别这样,我可不想看到你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以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好,你别想那么多了,咱们两个人既然在一起了,那就要开开心心的。” 秦俊鸟伸手在陆雪霏的大腿上摸了几下,笑着说:“你说的没错,咱们两个人既然在一起了,那就要高高兴兴的。” 陆雪霏说:“这就对了吗,咱们两个人可好长时间没在一起了,今晚你得好好地陪陪我。” 秦俊鸟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雪霏,刚才你进门的时候大珠看到了没有?” 陆雪霏摇了摇头,说:“她没看到我,她可能在楼上给孩子喂奶吧。” 秦俊鸟说:“这我就放心了。” 秦俊鸟走到门口把房门关好,然后走到床边开始脱衣服,他边脱衣服边说:“雪霏,最近那个范学成还老实吧,他没干啥过分的事情吧?” 陆雪霏这时也开始动手脱衣服,她把脱下来的衣服扔到地上,说:“俊鸟,你以后别处处都针对范学成,我觉得范学成这个人挺好的,他不像你想的那么坏。” 秦俊鸟说:“我没说他坏,我就是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不正常,这小子可是一肚子花花肠子,你可要小心了。” 陆雪霏笑了笑,说:“就算他喜欢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男人喜欢女人是自然规律,他要是喜欢男人,那才不正常呢,咱们还是别说他了,这个时候说他多扫兴啊。” 两个人很快就脱光了衣服,然后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了起来。